• 第一章 炎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3077字

    “砰!”,龙吟山脉,帝峰之巅,两道身影,虚空而踏,相对而立。

    一人身高七尺,淡蓝色的短发,柳叶般的眉毛下猎豹般的眼眸隐隐闪烁,一身白色衣袍,上衣更似长袖马甲,自胸口而敞,健硕的肌肉显露无疑。

    另外一人身材高挑,不过却是显得偏瘦一些,触及脚边的白色长袍,邪异的双眼,尖尖的下巴,给人一种妖异的错觉。

    “那就一击定胜负吧。”

    话音刚落,明凯随手一招,手中凭空出现一把火蓝战刃,整个天空都压抑着一股灼热的气息,高挺的额头处几缕蓝发徐徐而动。

    “来吧!”

    柳白嘴角微扬,白长袍迎风而舞,手中悄然多了一把银色长剑,在烈日下灿灿发亮。

    两人同时而动,刀剑相触,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旋即猛然爆裂开来,整片天空充斥着灼热的气流,四散而窜。

    “你们两个,给我滚下来!”一道清脆的女声突兀响起,怎么听来都跟这片惨烈的空间格格不入。

    “噗通!”

    “噗通!”

    是的,不是一声,是两声,刚刚还战意泠然的两人顿时从空中摔落下来。

    “靠!音大小姐,没看见我们正在切磋吗?吓我一跳。”明凯一边揉着疼痛的屁 股,一边抱怨道。

    “才闭关三年,就打成这样,如果十年,那岂不是要把整座帝山都拆了?”音梦书柳眉微蹙,冷冷的说道。

    “。。。”明凯自知理亏,也不好再说什么。

    “院长叫我通知你们,前往潭龙镇招收学员,接至学院。”音梦书依旧冷言相对,杏仁眼,殷桃嘴,瓜子脸,扎着一条小尾辫,一身白色衣袍,高挑的身材显露无疑。

    “什么?”两人同时惊呼,好歹自己也是学院的天才一代,怎么这种小事还要劳烦他们。

    神炼学院,乃境天州龙吟山脉西边一处练神学院,西绕魂天河,北至云山天堑,学院自成立以来便闻名于世,不知多少天才妖孽自学院走出。

    潭龙镇则是龙吟山脉南边的一座古朴老镇,距离神炼学院不过一山之隔。

    此刻,潭龙镇西边山腰处,少年席地而坐,口中念道:“风欲随我动,静而不止,暝而不前,以力为引,臼为术,自魂兰而出,泄灵而归元,举气而入定,臼道之二十七,出!”

    旋即,一道电龙自少年指尖直窜身前枯树,伴随着“呲呲”声,枯树上隐隐出现一处小洞,青烟自洞口徐徐而冒。

    “虽然我已习会三十以下所有臼道,但是神力却是太弱,发出的臼道自然威力大减。”少年自语道,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下山而去。

    臼之道,共计九九八十一道,越高则越强,臼道好比俗称的道法,其实也是以神力操纵空间而成,轻则隔空取物,以气伤人,重则引电控雷,气吞山河。

    然臼之道则比练神更为繁琐,不但需要口诀,而且还需神力为引,倘若神力不够强大,臼道威力自然大减。

    所谓练神,便是整个神炼大陆的人们所练之法的一种统称。

    练神由低到高依次为炼神期,凝神期,空神期,虚神期,弃神期,破神期,劫神期,天神期,以及那传说中的帝神期。

    炼神期,顾名思义,绪炼神力,引力入体,又名九转之炼。

    凝神期,乃是九转炼神之后,神力凝体,这个时候身体素质则会拥有质的改变,同样需要九转之练。

    空神期可神力外泄,以力敌人。

    虚神期即可形成神压,也就是所谓的初步掌控空间,虚神巅峰便可化神为兵,以兵制敌。

    弃神期便可虚空而踏,足以成为一方强者。

    炎家,潭龙镇四大家族之首,族长炎震乃是弃神期强者,臼道更是触及四十三道。

    之前在西山练习臼道的少年便是炎震之子,名为炎辰,自小便习臼之道,神之力,然已习七年有余,臼道已至三十一道,可谓天才,但不知为何,神之力仅仅达至炼神三转便再未有所长进,任是如何修练亦或服食丹药,仍是不见任何效果。

    炎家大厅,此刻炎震坐于厅内首座,颇显威严,炎雷,炎青位于下首,炎雷乃是长兄,其次炎震,炎青最小,另外还有六位族中长老依次而坐。

    “看来你们是商议好了?”炎震的语气略显阴沉。

    原来如今炎辰已经年满十五,按族内规矩,年满十五仍未达至炼神五转者需放弃修练,安排进入家族的日常产业,好为家族出一份力。

    见众人并未回答,炎震的语气这才稍微好了点,继续缓缓的说道:“辰儿虽然未达炼神五转,但是臼道却是已及二十二道,试问族中后生二十岁之下,谁人达到?”在炎震心中,辰儿一直是他最为宝贵的儿子,自然不愿其被派至家族前线。

    此言一出,厅内众人均是猛然一怔,的确,炎辰虽然炼神仅仅三转,但是其臼道却是犹如天才一般,十五岁便已触及二十二道。

    “辰儿臼道天赋确实泠然,然而这终究是一个练神为本的时代,臼道再强,没有足够的神力为引,也是枉然,再说我们也是舍不得,只是族规难违,到时给辰儿找个稍微好点的差事就是了。”炎青微微说道,随即叹息一声。

    “你们是不是都这么想的,如果是,那我也无话可说,一切按族内的规矩来吧。”炎震说完,便欲离去。

    “炎震,要不让辰儿与族中任意一位炼神五转的小辈比试一番,倘若辰儿能胜,便继续留在府中,倘若未能,那么再按族内规矩派往前线商铺,也不为迟。”炎雷下首处,一位老者徐徐站起,看着厅内的众人缓缓的说道,不过声音却是显得异常有力,不容回绝。

    “那就按二伯的意思办吧。”炎震说完,便大步离去,留下众人阵阵叹息,其实他们也都疼爱辰儿,只是族规不能违,不然还如何管理一个偌大的炎家。

    炎震刚刚出门,正好看见炎辰自门外进来,便招呼一声,把炎辰叫进了书房,“辰儿,你今年多大了?”炎震静静的看着炎辰,和蔼的说道,眼神中满是慈爱之色。

    “回父亲,今年已经年满十五。”炎辰静静的说道,只是平静的声音中似乎隐隐带有一些颤抖,因为他知道,以他目前的状态,用不了多久便会被遣至家族前线产业。

    望着炎辰那清秀却略带一丝倔强的脸庞,炎震低叹一声,柔和的问道:“如今你还是炼神三转吧?”

    “恩,孩儿无用。”炎辰好像觉得此刻父亲猛然间苍老了许多,低声说道。

    “不,这不怪你,或许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臼道如此高的天赋的同时,却也剥夺了你炼神的权利。”炎震缓缓说道,眼中隐然有了水雾,“辰儿,如今你可以触发几级臼道?”

    “回父亲,三十一道。”炎辰略显不安的回道,深怕炎震得觉得自己的臼道天赋也是不够。

    闻言,炎震猛然一怔,随即仰头笑道:“原来我辰儿臼道天赋如此之高,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稍显平静后的炎震双手紧握炎辰的手臂,“辰儿,族中不久将会安排你跟族内同龄之人进行一场比试,如果你能获胜,那么便不用离开府内,你有信心吗?”

    “恩!我会尽力的!”炎辰坚定的点了点头,只是内心依旧苦涩。

    “那你先去玩吧,父亲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炎震欣慰的点了点头,便自顾看起书册起来,只是在炎辰离去的瞬间,炎震看向那瘦小的背影,口中喃喃道:“静儿,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可知我有多么想你?”

    次日,炎家大院公告而出:炎辰,炎天于明日下午青石擂台比试,炎辰若输,将按族规遣至西峡镇处理家族产业。

    “炎辰才神炼三转,也敢与天哥比试?”

    “听说炎辰臼道可以触发二十多道呢。”

    “一个三转废物,天哥一只手都能搞定。”

    “或许炎辰能够上演奇迹吧,毕竟作为族长大人的儿子,多少应该有点手段的吧。”

    “臼道那么强,怎么还要比试?”

    “一句话,神力决定实力,所以就要比试咯!”

    自打公告出来,族内孩童各持己见,当然更多的看好炎天,毕竟炎天可是实打实的炼神五转,自然也有无条件支持炎辰的,炎境便是这其中之一。

    “炎辰,加油啊,我相信你!”炎境刚冲至炎辰屋内,便兴奋的叫道,炎境,十四岁,炼神五转,属于正常的修炼速度。

    坐在床上的炎辰却是置若罔闻,随即猛然睁开眼,一道剑气自指尖急速窜出,直接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浅痕。

    “哇,你居然这么厉害,如果打到我身上,岂不是要掉快肉下来,这就是臼道吧?”炎境也是第一次看见炎辰施放臼道,不免惊叹道。

    “现在几时了?”炎辰也不知道自己练了多久,随口问道。

    “差不多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了你们比试的时间了。”炎境兴奋依旧。

    “哦!”炎辰走至桌边,喝了口水,旋即看着窗外,目露坚定之色,心中道,“今日一战,我必须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