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接连陨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1:50本章字数:3055字

    “不、不要!”王振的脸色瞬间惨白,惶恐的看着那名身材无比妖娆,声音胜似鬼魅一般的女子,一步步往后退却,最后蜷缩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他还不想死,他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去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

    “没有办法呢,你只能死了呀!”那女子漫步而来,猛然甩出长鞭,鞭子只在虚空中一闪而过,一道闪电一般的光亮在虚空中画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紧接着就穿刺在王振的身上。

    砰!

    惊愕之中的王振,连神情都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就砰的一声直接化成了齑粉,消散在空气中。

    “咯咯……”那女子轻轻捂住嘴唇,动人的声音在林冲耳边回荡,“哎呀,他太脆啦啦,你可要好玩一点哦!”

    “不要!不要!”林冲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眼神里尽是绝望,摇着头身体剧烈的摇晃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不要!”

    傻了。

    林冲已经完完全全被吓傻了!

    长这么大,在以往的年月中,都是他在欺负别人,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蹂躏过,头一次被人玩弄,就已经被傻了!

    “哎呀,姐姐……这家伙疯了啦,不好玩,我们还是直接结果了他吧!”女子看着林冲,娇声娇气的说道,再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只见女子手中的长鞭再一次挥出,闪电一般的长鞭,轰然一声撞击在林冲的身体上。

    砰!

    和王振一样,林冲还在低喃着“不要”,就一下子化成了飞灰,连渣子都不剩,死的非常干脆!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月青城三大家族中的两名家主,就已经身死道消。

    “走吧,看来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我们还得尽快找到神弓才行!”另一名女子轻挪脚步,走向别处,连声呼唤了一下。

    “知不知道不重要了,他们已经化成灰了都!”动手的那名女子轻轻吹了一下长鞭,紧跟着就跟了上去。她们的任务是神弓,是必须要尽快完成的,神弓绝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噗!

    砰!

    另一处,那半截虚浮在虚空中的断崖上,黄袍干瘦老头和紫袍男子再一次双双往后倒飞,彼此都喷口鲜血,撞在身后的石壁上。

    “死!”紫袍男子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甚至连头发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脸色非常苍白,口吐浊气。

    “杀!”黄袍干瘦老头同样愤怒的举着狂刀,此时此刻他的一条胳膊已经被紫袍男子斩断,浑身染血,披头散发。

    黄袍干瘦老头和紫袍男子的战斗已经毁了整座山峰,时不时的黄袍干瘦老头就被紫袍男子击飞,狠狠的撞进山崖里,原本白色的山崖,现在已经变成了血色。

    又或者是紫袍男子被狂刀斩飞一条手臂,不过当紫袍男子再次出现在黄袍干瘦老头眼前的时候,那已经断掉的手臂又长了出来。

    就这样,紫袍男子和黄袍干瘦老头一次次对撞击打,每一次倒飞撞在山崖上,都会留下一个血洞,原本厚实的山崖,此时此刻已经被撞的如履薄冰。

    “灭神决!”彼此对撞了数十次之后,紫袍男子从地面一跃而起,双手紧紧抓着血剑,身体瞬间变大了好几倍,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山峰。

    一股灭绝的洪荒气息从紫袍男子的身上传来,与此同时,血剑剑尖上,一道道猩红的雷光剧烈闪动着,伴着狂风飞沙,紫袍男子宛如绝世的皇者,主宰天下,灭绝一切。

    他是灭世的皇者,是绝世的屠神,此一刻他是天下的主宰。

    “衍生术!”黄袍干瘦老头脸色苍白,在紫袍男子施展出‘灭神决’之后,黄袍干瘦老头也动了,原本狂舞的血刀,此时此刻竟然安静了。

    一道道绿色的星光从血刀中流出,星光所过之处,万花横生千树尽绿,一股无比强大的生气在黄袍干瘦老头的身上滋生。仿佛万古不灭的弘仙,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斩!”紫袍男子已经杀红了眼,此时他手持血剑,重重往前一塌。顿时泥土崩塌,山河破碎,在紫袍男子的操纵之下,血剑犹如天雷,一击而至。

    砰!砰!砰!砰!

    血剑和绿树瞬间就撞在一起,接触的刹那,绿树从中,一把把尖锐的血刀从树根飞出,透过枝叶,如同蚂蚁一般狠狠的劈砍在血剑上。

    咻!

    一道毫不起眼的血光从树林的另一段飞出,转眼之间就飞到紫袍男子的身侧。

    锵!

    这一道血光猛然间光芒四射,一朵朵无比绝艳的血花在紫袍男子身侧绽放。血花的花蕊上,一只只金绿色的飞虫出现,伴随着嗡嗡的叫声,这些飞虫飞向紫袍男子。

    “给我杀!”黄袍干瘦老头站在万花丛中,遥遥伸出右手,邪笑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也只有死的份!你去死吧!”

    “魔刀老狗,你以为这些臭虫能奈我何?”紫袍男子依旧站在虚空中,冷眼盯着万花丛中的黄袍干瘦老头,朗声说道。

    紧接着,紫袍男子的身体就变了,变成了古铜色,连头发和眼角都变成了古铜色,同时一种酸臭味从古铜色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

    “什么?铜身?”黄袍干瘦老头的笑容凝固了,紧接着的就是不可置信和惶恐不安,因为这种铜身是专克他那些虫子的,一旦虫子被克制,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在紫袍男子的手中脱生!

    他就会死在这!

    “不!这不可能!”黄袍干瘦老头的身体开始颤抖抽搐,他是真的不愿意相信啊。

    “哈哈哈哈……魔刀老狗,你去死吧!”浑身包裹在古铜色和臭气之中的男子却狂笑了,猛地一下使出蛮力,血剑再一次刺入绿树丛中。

    咔嚓!

    咔嚓!

    咔嚓!

    在紫袍男子的攻击下,那些从绿树根部冒出的血刀仅仅坚持了三个呼吸,就轰然一声断裂成无数碎片。

    咻!咻!咻!咻!咻!咻!

    就在这些血刀断裂的同时,又有无数道血刀从树根处冒出,密密麻麻的血刀如同漫天的毒蜂,疯狂抵抗着血剑。

    “哈哈哈哈……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黄袍干瘦老头见状,不由扬起头颅,狂喜尖笑。

    嗖!

    突然,一道血光以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速度瞬间贯穿黄袍干瘦老头的头颅。

    黄袍干瘦老头还在张着大大的嘴巴,不知道要说什么,甚至手上还出现了一幅画,黄袍干瘦老头拿着画,邪邪的朝紫袍男子笑了笑。

    砰!

    就在那一个瞬间,当血光贯穿黄袍干瘦老头头颅的那一刹那,他的一切动作都停止了,笑容凝固画面定格,那一幅画从手中掉落。

    黄袍干瘦老头的头颅砰的一下炸开,直接化成了齑粉,紧接着黄袍干瘦老头的身体也爆炸开,尸骨无存。

    一代嗜血狂魔,生性舞刀弄枪自贯以魔刀道人的绝世强者,至此灭绝!

    轰!轰!轰!

    那些绿树和鲜花在黄袍干瘦老头的身体炸开的刹那,也凭空消散,整个虚空中,唯一存在的就是浑身染血,奄奄一息的紫袍男子。

    “父亲,母亲,孩儿终于把他杀了!”紫袍男子恢复到正常人的体形,瘫倒在悬崖上,无力的看着虚空,喃喃自语,而后便不省人事了。

    几乎在同一时刻,另一半悬浮的断崖上,一棵古树旁,三名男子正躲在一个树洞中。

    “大哥,现在怎么办,老大死了啊,老三也死了!”其中一个男子看向坐在最里面的,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男子,语气中尽是酸涩。

    都死了。

    那一道霸道的剑光直接把三弟劈成了两半,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在刚刚,老大的命简也断了,整个山里现在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连老大都死了,我们肯定也没有多久好过了!可是老大明明说过,他是不死的啊!”

    没有人敢相信,当初老大还信誓旦旦的说他是不会死的,可现在呢?他的命简都断了,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们哪里知道神魔炼体并非是真正的不死,一旦碰上能瞬间灭杀魂魄的对手,神魔炼体流照样会陨落。

    虽然紫袍男子不能灭杀魂魄,可他却一剑就贯穿了黄袍干瘦老头的头颅,一个人连头都没了,还想要怎么活?

    “哎呀,原来你们在这呢?”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非常动人的甜美女声在他们三人的耳边回荡,听得众人脸色巨变。

    “谁?”这三人都猛地站了起来,神情严峻到极致,同时他们的手中都出现了刀枪,“滚出来,别装神弄鬼!”

    咻!

    一道细小的血光突然出现在树洞中,血光以极快的速度,直接朝他们三人中,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子。

    噗!

    一瞬间!

    青色长袍男子的神情就黯淡了,紧接着青袍男子身体一软,扑通一声就倒在了树洞中,生机尽丧,死的非常干脆。

    “哎呀,你们两个也别躲着了嘛,快出来呀!”那诱人的甜美的女声再一次回响在其余二人的耳边,下一个刹那,他们只觉得眼前一亮,就出现在树洞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