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花魁大会 (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335字

    不过虽说那红袖跳的舞确实好看,但并没有领略到里面的精髓,只是虚有其表。看来这场比试红袖怕是要输了......

    继红袖之后又有几个女子陆续的上台表演琴技,舞技;都各有千秋,但却并不出众,这也是情理之中的,因为都说好戏在后头,压轴的还没出场。

    正当看的无精打采昏昏欲睡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梦烟!”玲珑连忙打起精神看着台上的女子。

    那梦烟长的确实出众,一副精致小巧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黑溜溜的眼珠,一张樱红的小嘴,虽是倾国倾城但眉眼之间却是透露着一股子柔媚,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假,就像是带了一副面具而在面具之下则隐藏着另外一副真实的面孔。

    “你有没有觉得那个梦烟怪怪的?”玲珑不屑的撇撇嘴,浑身不舒服。

    “嗯.。”木烈淡淡的应了一声,低头的思考着。

    看着梦烟在台上跳舞,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带着异样的魅惑,玲珑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便没有什么心思再去观赏了,给木烈讲了一声往天香楼内院走去...

    走在天香楼的内院之中,看着天香楼内的花花草草,主人的品味的确不错,各种各样的花卉竞相盛开,争奇斗 艳,就和天香楼内的女子一样,各自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彩。玲珑的手一路顺着走过的路拂过这些花儿,当快走到尽头时,玲珑在花朵下面发现了一块手帕,她拾起手帕摊开来看,只见上面绣了两个字“雨烟”。

    “雨烟?”玲珑低声的念了出来 ,眉头皱了皱:雨烟不是天香楼的花魁吗?她的手帕怎么会掉在这儿?难道……抬起头,看见前面有一排脚印,而在脚印后还有长长的拖痕,虽然很淡,但还是可以看出来。玲珑一路顺着拖痕走过去,走到了一个僻静的院子里,院子里的房间有点儿破败,想必是很久没有住人了。

    她又顺着痕迹走过一间又一间门,走到第三间门口痕迹没了。

    推开门,发现有一个女子被绑在房间里的柱子上嘴里还塞着布;似是被人打昏了,玲珑小心地走过去试着叫唤她:“姑娘?...姑娘,你醒醒。”

    那女子听到声音转醒了,看到了玲珑嘴里马上发出“呜呜...”的声音,还不停地挣扎想要摆脱身上的绳子。赵玲玲懂她的意思马上解开她嘴上的布,又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姑娘,你是谁?怎么会被人绑在这里呢?”玲珑问道,有些奇怪,这姑娘很漂亮啊,谁和她有这么大仇?

    “多谢小姐相救,实不相瞒,小女子雨烟。”那女子答道。

    雨烟的绳子一解开就软在玲珑怀里,她还在惊讶:“你怎知我是女子?”

    雨烟笑笑:“小姐何必如此惊讶,雨烟在青楼里打滚了这么久怎么会连小姐是男是女都分不出?况且男人哪有小姐你这么好,今天若是换做了任何一个男人,只怕我现在已经被欺负了,能够遇到小姐你已经是雨烟的福气了。”

    “雨烟,你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玲珑就好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不是天香楼的花魁吗?怎么会被人绑在这里?要不是我在花园里拾到了这块手帕,还不会留意这么多。”说着,掏出刚才在花园了捡到的手帕。

    “看来是这手帕救了我,雨烟一时不慎被奸人所算计打昏在花园,还是小姐你叫醒的我。要不是小姐,雨烟今天可能参加不了花魁大会了。对了,小姐您应该知道大会进行到何处了吧?”雨烟想起了大会,急忙问。

    “现在台上的是梦烟。”玲珑实话实说。

    “梦烟!……小姐,请恕雨烟无礼,劳请小姐可不可以为雨烟上妆?现在花魁大会已经进行到此处了,再找人来上妆也不易,况且雨烟又没有信任的人,只能麻烦小姐了。”雨烟恳求道。

    “没问题,交给我。能够为一代花魁上妆是我的荣幸。”玲珑立马就答应了雨烟,因为直觉她也看不惯梦烟。

    “多谢小姐,雨烟感激不尽。”

    “谢就不必了,我只是想帮你拿下花魁而已。我不喜欢那个梦烟,看起来虚伪。”

    “梦烟么?的确虚伪。小姐可知道雨烟就是被梦烟所害,差点失去争夺花魁的机会。”雨烟恨恨的道。

    平日里对她尊敬有加,可是到了这紧要关头,竟然……

    “我就知道那个梦烟不是好东西,她肯定有所图谋,不然怎么会设计你呢?要知道只有你对她的威胁才大;好了,咱不多说,赶紧带我去你的房间,我给你上妆,咱们马上去前院,不能让梦烟在那里嚣张。”玲珑扶起雨烟一路小跑到她的房间,比雨烟还激动。

    回到雨烟的房间,玲珑突然想起了现代的妆容,给她画起了现代的妆容。雨烟长得丝毫不比梦烟逊色,甚至还犹有过之,再加上雨烟独有的气质更是比梦烟优秀不少;难怪以梦烟的姿色还要用这种卑鄙手段,她们之间的对比外人一看就出来了。而且雨烟比梦烟和蔼多了,给人得感觉也真实些。心机也没有梦烟那么深,否则就不会着了梦烟的道了。

    给雨烟上好了妆,来到前院,把她安排好了之后又回到木烈的身边,刚好木烈也朝这边看了过来,玲珑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你去干什么了,那么久,我怎么都找不到你?”木烈冷着一张脸问,像打了霜似的。

    “没干什么,遇到个人,你就好好的坐在这儿看好戏吧!”玲珑什么也没解释,神秘的朝木烈笑道。

    “好戏?”木烈疑惑,但脸上的冰冷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玲珑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台上的表演。

    过了一会儿,梦烟表演完了,又向台下行了个礼:“各位爷,不好意思。今天雨烟姐姐身体不适,不能参加这花魁大会,梦烟代姐姐向各位爷赔罪,今天让各位爷失望了。所以今天这花魁大会的花魁……”

    “我何时说过让你给我代劳向各位爷赔罪,不参加这花魁大会了?”梦烟的话还没落,雨烟就走上了台,带着质问的语气问梦烟。

    “姐姐?你不是身体不适么?”梦烟还在装。

    “我何时身体不适?还请各位爷看看雨烟到底有没有事?”雨烟向台下众人问道。

    “这不好好的站在这儿吗?”

    “不像身体不适啊!”

    “身体不适还能站在这里?”

    ……

    一时间议论声纷纷响起。

    “真不好意思,让各位爷见笑了!”老鸨忙走上来打圆场,“今天是花魁大会,咱们还是先进行比试吧?呵呵……”

    “来来,雨烟就剩你没有比试了,还不赶紧?”老鸨不高兴了。

    “是,雨烟在这里给各位爷赔罪了,雨烟愿为各位爷舞一曲。”说着雨烟对着台下,扬起一抹笑容,向众人行了个礼,朝玲珑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