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花魁大会 (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447字

    随着奏乐声响起,雨烟轻舞了起来,她真的很不错,跳得比梦烟好多了,很专注也很用心,赋予了整支舞蹈灵魂一样。

    台下众人也拍手叫好:“好...雨烟!雨烟!”

    “花魁……花魁,雨烟……跳得好!”

    玲珑很满意众人的反映,反观那梦烟被气得整个脸都变绿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本来唾手可得的宝座又跑到别人手中去了,自己精心布置的一切怎么会出现了纰漏。

    “这就是你所说的好戏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是不是你和雨烟串通好了的?让那梦烟故意难看?”木烈把头偏过来在赵玲玲耳边小声的问。赵玲玲一笑,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木烈。

    “想不到这梦烟心思居然会这么狠吧?为了当花魁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嗯,倒是真看不出。”木烈深有同感。

    “不过今天被我这一搅和,梦烟是拿不到花魁了。嘻嘻……”玲珑偷笑,她真的很讨厌梦烟。“你看,这雨烟多好啊,比梦烟好多了,你觉得呢?”

    “你说好那当然好了。”木烈随意说道。

    玲珑见木烈敷衍她,也不再多问了。

    雨烟跳完了舞向台下行了个礼:“雨烟多谢各位爷抬爱。”

    老鸨适的走上台,开口道:“呵呵,今天的比试结束了,今年的花魁是谁想必各位爷心里都有个人选了吧?”老鸨笑眯眯的问台下众人。

    “雨烟!雨烟!”

    “雨烟!……”

    “花魁,雨烟!...”

    下面乱糟糟的一团,但都喊着一个名字:雨烟!

    看着台下众人那么统一的意见,老鸨越发的高兴了:“呵呵……既然各位爷都想让雨烟继续做花魁,那么我宣布今年的花魁是雨烟!”

    “雨烟,还不快过来谢谢各位爷?”

    雨烟走上来微笑的看着众人,最后落在玲珑所在的地方,朝她点了点头,她也微笑点头示意。

    “既然今天花魁已经选出来了,那么我们的雨烟会和谁共度良宵就看各位爷的意思了!”老鸨果然奸诈,大会还没结束就想着赚银子了。

    “我出一百两!”一会大汉先带头站起来出价。

    “一百两?有没有搞错,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就值一百两?我出五百两!”一个大胖子站起来说道。

    “就是,一百两有没有搞错?”有人起哄。

    “哼!”那位大汉哼了一声又讪讪的坐了下去。

    “这位爷出五百两,还有没有人出?”老鸨插话。

    “两千两!”一位满口黄牙的秃子站起来。

    “我出五千两!有没有人加?”一个拿着扇子的少爷站起来,还挺英俊的就是有点痞,直接加了三千两,说完还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秃子脸上。

    “呵呵!是刘少啊,您也喜欢啊,那我就不加价了,成人之美,哈哈……”刚刚的那个秃子看到加价的是玄城有名的纨绔公子--刘浪,顿时气焰就熄了,讨好的说着。

    “嗯,你做得不错,我会记住你的!”那个叫刘浪的纨绔公子说道。

    “额...不敢,刘少言重了。”那个秃子奉承道。

    “我刘浪出五千两,在做的各位可还有要竞价的?”刘浪扫了一眼众人,略带威胁的讲出声,都没有人敢出来加价。在玄城谁敢得罪他刘少?谁不知道他是天玄国首富刘家的独苗?而且还是唯一一个平民王爷陆沉风的好友,单不说有王府的支持,就连他本人也是招惹不得的,只怕得罪了第二天就见不到太阳了。

    “妈妈,没有人加价的话那今晚?”刘浪问着的老鸨。

    “呵呵……既然没人竞价的话……”那老鸨不甘的陪着笑脸,五千两,这只怕是天香楼花魁大会举办以来最低的价了,可是老鸨也无奈,正要宣布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妈妈,谁说没有人竞价?”正是木烈,玲珑不忍雨烟就这样廉价的被人糟蹋了,而且也想要杀杀刘浪的威风,便要木烈出面。

    “我出一万两!”木烈挑衅的看着刘浪。

    “五万!”刘浪不服输。

    “十万两!”仍是木烈淡淡的声音。

    “二十万两!”刘浪有点儿火了。

    “五十万两!”木烈依然往上加,我不知道木烈到底有多少钱,但看他那不慌不忙的表情,我也不着急。

    “一百万!”那刘浪又往上加,不过看他的脸色已经绿了,应该是想不到在玄城居然还有人不给他刘浪面子。

    “三百万两!”木烈还是不着急,只是远远地看着刘浪。

    见此,刘浪被气急了:“五百万两!”

    “一千万!”

    “哼!小子,算你狠,叫什么?报上名来,这笔账我刘浪记住了,你可是第一个敢在玄城得罪我的人。”刘浪恶狠狠地说。

    “怎么?还不能得罪你了?这世上还没有我木烈得罪不了的人,你要是不服气可以随时来找我木烈,我等着你。”木烈冷冷的对刘浪说道,想必也是看不惯他这种作风。

    “木烈是吧,我记住……什么?!木烈!江湖上排名第三,人称冷面公子的木烈?你是冷面公子?”刘浪惊呼,不确定的。

    “还有其他人敢叫木烈吗?”木烈放出浑身的冷气。

    “原来是冷面公子,小弟刘浪,刚才有眼无珠不,识泰山,让木公子见笑了还请木公子不要放在心上。”刘浪马上换了一副嘴脸,讨好的对木烈奉承。

    “切!脸变的真快,马上就跟孙子似的了。”玲珑一副不耻的样子看着刘浪,果然是遇见强者就卑躬屈膝,一点儿男子气概都没有。

    刘浪一下就看到站在木烈身后的玲珑,脸色又变了:“你小子管的太宽了点儿吧?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想挨揍啊!”刘浪把从木烈那儿受到的气全撒在赵玲玲身上。

    “怎么?你要朝我朋友动手不成?”木烈又冷冷的开口。

    “啊,误会!误会!”刘浪忙又点头哈腰。

    “哼,要动手也成,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玲珑颇为口气不善的看着刘浪,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纨绔子弟。

    “这……这是个误会,木公子不要往心里去。”刘浪厚脸皮的说。

    “既然木公子您要竞价,那我就给您这个面子;妈妈,听见没有?公子与如烟有缘还不去准备?”刘浪朝台上的老鸨说。

    “根据大会规则花魁可以问价高者一个问题,雨烟你看?”

    “不用问了,既是有缘那妈妈你去准备吧。”雨烟有些欣喜还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被掩饰下去了,看来雨烟也是个聪慧的女子喜怒不形于色。

    不过还是有人看到了那一瞬,雨烟应该是没想到就她的女子居然会出价而且还和木烈关系不浅。

    “来人,带木公子木夫人到紫竹阁,二位稍等,雨烟就来。”

    有人欢喜有人恨,看着高兴的雨烟他们,梦烟似是看出了什么,恨恨的道:“哼!雨烟?算个什么东西?也敢骑在我的头上,木烈是吧,我梦烟记住了,听说和暗夜阁渊源不浅呐,想必那些人会对你的行踪感兴趣的。居然敢坏本姑娘的好事,就当给你们个教训,不要老是多管闲事。这次事情办砸了主上肯定会生气又免不了一番责罚了,哼,一群多事的家伙!真令人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