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赎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367字

    “妈妈,你们这里赎身的话是你来处理吧?”来到前厅,找到老鸨说明来意,当然,为了更加的顺利自然是木烈出面,相信冷面公子的名头世人不会不知道,而且震慑力也一定会比她这个所谓的朋友要更加的强。

    “是,二位是想替某个丫头赎身吧?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只要交了赎金那么那个丫头的卖身契就归二位处理了,但不知二位要赎的是何人?”老鸨也很聪明,一下子就把赎身要做的交代清楚了,问要赎何人。

    “雨烟!”木烈看着老鸨轻轻的吐出两个字。

    “雨烟?!二位这是要赎雨烟?”老鸨被震惊到了,不确定的问。

    “对,就是雨烟。”木烈肯定的说。

    “这...木公子,你赎任何人都可以但是雨烟可是我们天香楼的花魁,她可不能走啊,不然我这天香楼可开不下去了。您行行好,莫要为难老身呐!”老鸨一听要赎的人是雨烟,立时变了脸色。

    “我只赎雨烟!”木烈双眼一瞪,冷冷的告诉老鸨只要雨烟。

    “只要雨烟?这可难为老身了,您今天要赎这天香楼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问题,只是……雨烟不行。”老鸨硬着头皮拒绝,要知道冷面公子的压力不是谁随随便便都能承受的起的。

    雨烟听到这话,眼眶一下就红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愿意为自己赎身的人,对方还不嫌弃自己坚持要自己做妹妹,不贪图自己的美貌而且名气更是不小;本以为就此得以柳暗花明,可以永远的离开这个自己不喜欢的地方,满心欢喜的跟随过来却没想到老鸨根本不同意自己赎身,不惜得罪来人。

    “为何雨烟就不行?!”玲珑听到了这话,马上急了,回头看了一眼雨烟,眼眶早已红了,只是死咬着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看到雨烟这副可怜的模样赵玲玲一下来火了,不禁厉声问道。

    “老...老身不能做主。”许是被玲珑那句话中的气势震慑到了,竟然结巴了一下。

    “不能做主?这好办,叫你们的幕后老板出来吧!我早已看出来了,你只是天香楼一个掌事的,这事儿做不了主也在情理之中。一个青楼的品味居然这么高,若是背后没有人,那才叫一个稀奇。”玲珑盯着老鸨说道,以她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是绝对会发现其中缘故的。

    “呵呵...姑娘的眼力当真毒辣,的确这天香楼的老板不是花姨,有什么事和我谈吧!花姨,这里交给我了,你去忙你的去吧。”从楼上走下来一个天姿国色的女子,一身英气逼人,与雨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木烈和玲珑就那么看着她慢慢的从楼上走下来。

    “在下依云,是碧涯宫的云使,这天香楼其实是碧涯宫的一处产业。二位是要给雨烟赎身吧?刚才花姨说的不错,雨烟是我们天香楼的花魁,缺了这个顶梁柱天香楼生意可是会大打折扣,这点我想二位不会不知道吧?”自称是依云的女子直接道明缘由。

    “原来是碧涯宫的产业,虽然猜测天香楼的后台不小,但是没想到居然会是碧涯宫,云使,我木烈也知道花魁对于青楼有多重要,可是今天却不得不要让云使割爱了,所有赎金木烈定当一分不少的奉上。还请云使给个面子,行个方便。”木烈不卑不亢的的回敬。

    “木公子好胆识,即使是面对我碧涯宫也依旧是面不改色,本使者欣赏。不过要想就这样简单的赎走雨烟可没有这么容易,还没有人胆敢在天香楼强硬的赎走花魁,你是第一个,若是传了出去,木公子这样的做法置碧涯宫的脸面何在?”依云前一刻还巧笑嫣然下一刻就话锋一转略带凌厉的问道木烈。

    “云使何必动怒,相信就算雨烟走了之后,天香楼也会立马重新立一个新花魁,那梦烟不是一个极好的上上人选吗?况且她为了做花魁不惜绑架雨烟,云使又会怎么处理呢?反倒雨烟被我们赎走之后,你也不用给个交代,也不必为此而伤脑经何乐而不为呢?云使,你看我说的是不是?”木烈也不恼怒,反而为云使出了个难题,让她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呵呵……木公子当真是能说会道啊,从来没有人胆敢在我天香楼强硬的要求赎人,而且这人还是花魁呢。”云使有些讶然。

    “云使,我也不做多说,今天为了我这妹子,这雨烟我是一定要赎的,多少您请开价吧!”

    “我天香楼的花魁可没有那么好赎,也罢,看在你这份胆识的份上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你多少银两拍下的花魁就多少银两赎身。况且花魁被你赎走了我天香楼也有所损失,花魁的身价也是不低的,木公子,你说是也不是?”依云笑吟吟的看着木烈,似乎要狠狠地宰木烈一顿才能解了心中的闷气。这还是第一次胆敢有人在听说碧涯宫的名头之后还不松口的,想赎人?还是花魁?哪有那么简单!

    “依云姑娘痛快!明日此时我木烈定当将两千万两银子双手给云使奉上。”木烈抱了抱拳,算是感谢。他知道今天依云还是看了他的面子,虽说是费了那么多的口舌但是也还算顺利,他也知道任何一家青楼的花魁都不好赎,更何况还是碧涯宫的花魁!

    别人不知道碧涯宫,可他木烈在江湖上行走了这么多年,对碧涯宫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但仅仅是一点点也是在他有了名气之后才能够接触到那么一点点秘辛,江湖上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碧涯宫的存在,可以说这个门派完全是隐世存在的,一般能够隐世存在的门派无一不是底蕴深厚,历史悠久,势力高深的存在。所以对于碧涯宫这个庞然大物连他木烈也不敢有所造次。

    “木公子也痛快,这是雨烟的卖身契,从现在开始雨烟就不再是我天香楼的人了。”依云拿出一张卖身契,递给木烈。

    “多谢云使成全。”木烈再度拱手做了一个揖,然后接过那张卖身契递给玲珑。

    雨烟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被解决了,仿佛还在梦里一样,激动地喜极而泣:“姐姐,我不是在做梦吧?我自由了?不再是天香楼的花魁了?”雨烟一连问了三句话,自己梦寐以求的自由就这么摆在了眼前,任谁也会以为是做梦的。

    “不是做梦,你自由了,以后你想去哪儿就可以去哪儿。不用整天呆在天香楼了。”玲珑连忙肯定的告诉雨烟她不是在做梦,雨烟激动玲珑又何尝不是为她感到高兴?

    “……既然如此那这卖身契就此撕了吧!”雨烟轻声的道,她恢复的比想象中要快很多,果然非池中之物啊!

    “还是你自己亲手撕吧!痛快些!”玲珑把卖身契递给雨烟。

    自己动手还是比较真实些,而且心境会很不一样。

    雨烟手有些颤抖的接过,看了看然后一下一下撕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