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刘浪拜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319字

    玲珑看着这样的雨烟,感到心痛,原来她也不是不迫切的离开这个地方的,只是表面上不说也不能说而已。她牵起雨烟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天香楼的大门。

    “我就这样彻底的解脱了?”雨烟回头看了一眼天香楼,她觉得自己今天的一切简直就像做梦一样,直到现在还不确定的低语,她很怕,怕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梦醒,什么都没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步步为营,处处小心,努力地去讨好每一个人来换自己想要的一切。

    玲珑和木烈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在街上,也不打断雨烟的沉思,总得给她个空间好好的想一想,有些事是要自己想通的。突如而来的喜悦总得有时间来接受不是?不能一直沉寂在来得那一刻啊!

    就这样,她们一路走回了福来客栈,刚进门就有一个人又惊喜又急不可耐的迎面冲过来,要一把抱住木烈,可木烈的身手何其高,警觉性又多强?只轻轻一个闪身,来人扑了个空一下扑到了地上,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哟喂!木公子,你干嘛躲呀?可摔死我了!”那趴在地下的人一落地就叫喊起来。

    “我为什么不躲?等着被你抱在怀里?我可没有在大庭广众中之下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习惯。刘少你要是喜欢那种的话...那你可找错人了,我很正常的!”木烈不留情的说着,而那趴在地下的人居然是那只见过一面的纨绔刘少,这下可稀奇了。

    “额?...呵呵...木公子误会了,小弟很正常的绝对没有那种癖好!”刘浪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赶紧解释。

    “哦?没有?我与你不熟只见过一次面,你用不着这么热情一来就往我身上扑吧?而且我记得我好像得罪过你啊?你难道真记住我了是来找麻烦的?!”木烈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浪,他早看出来刘浪不是来找他麻烦,而是另有其事,所以一个劲儿的忽悠他。

    “我...我哪里敢找您的麻烦呐,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来找木公子您的麻烦啊,我莫不是嫌命长了?”

    “那你来找我有何事?我可不记得我与你有任何关系。”木烈丝毫的面子都不给。

    “...呵呵,小弟没别的意思就是来拜访一下,还望木公子不介意小弟的唐突!”一听木烈说话的语气,刘浪马上一副老老实实,彬彬有礼的模样。一点儿也看不出他居然会是一个纨绔,还是一个大大的纨绔。

    “打住!我说过我和你不熟,你不要一口一个小弟,我木烈承受不起。”木烈懒得理他,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要是别人才不会这么低声下气呢。

    就冲他这个样子,别人一早还真看不出是个纨绔无赖,说不定这货的纨绔是装的,另有目的呢。想到这里木烈不由的深思起来……若是说这么久的纨绔都是装的?那么本人有多可怕呢?就单单是这份毅力就不是常人所能坚持的,就算别人再装再喜欢纨绔所带来的感觉,但装久了也会累,而且一些经不住诱惑的还会变成真正的纨绔。

    而像刘浪这样的,装了这么久一不腻二来能够和本身清晰的区分开来,倒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得不重新看待眼前的人了,要是能够与之结交必会……木烈没有想到刘浪与他想像中完全不符,事实上还真就是一个不折不扣没什么心计的纨跨,不过本性不坏,以至于后来被成功的改造成的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倒是帮了他不少忙,当然,这都是后话!

    木烈深思着,不知不觉看刘浪的眼神就慢慢变得犀利起来了。

    “木公子,你也不必这样子,江湖以实力为尊,我称一声小弟没什么不行的,就怕木公子看不起我这小弟……”刘浪死皮赖脸的说着说着,只感觉对面射到脸上的眼神感觉越来越犀利,些微的刺疼,不由的住了嘴,以为自己讲错了什么话。

    木烈也察觉到了刘浪的反映,忙收起了那样刺目的眼神,唯恐让这位纨绔察觉到什么。

    “刘少执意如此,那我木烈也就却之不恭了,只不过刘少今天所为何事而来?能否说与木烈听听?”木烈也就顺着刘浪给的台阶下,这样不知不觉的就把刘浪和自己绑在了一起。

    “木公子说哪儿的话,小弟就是小弟,不过小弟今天来还真是来找木公子有事的,这...你看,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要不我们换个地儿?”

    “也行,我们另外找个地儿,玲珑,你就先带雨烟先到房间里休息一下我等等就回来。”木烈应允,对赵玲玲交代,刘浪要求换地方肯定是有事,若是两个女子在肯定也不方便,况且雨烟也确实需要休息了。

    玲珑点头应允,拉着雨烟上楼回到房间门口,看了木烈一眼关上了门。

    见已关门,木烈也不做多说,直接出了客栈抬腿往对面的酒馆而去,刘浪紧紧跟上。

    “刘少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这里怎样?可否细说。”木烈找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问刘浪。

    “呵呵...其实没什么事,只不过我这人虽然脸皮厚,但也要面子,不好那么大厅庭广众之下讲出来,要是木公子拒绝那我人就丢大了。”刘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看着刘浪这副有点儿小媳妇儿的模样,一阵恶寒。但所幸他是个有头脑的人,肯定知道不会真的是如同刚才开玩笑所说,像是喜欢男人,不然就断打死他木烈也不会来这里跟他扯谈。想想都够起鸡皮疙瘩的了,更何况是亲身体会?

    所以木烈马上打断了他多余的话:“你小子要讲什么就痛痛快快的赶紧讲,少啰啰嗦嗦的,跟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像个什么样子!”

    “……额,既然木公子这样讲了,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来呢,是想拜木公子为师,您看能不能收下我这个......这个...徒弟?!”刘浪憋着终于讲出了徒弟这两个字,拜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做师父咋这么别扭呢!

    不过他还是讲了,不讲不行啊!遇见了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人,要是再不把握住机会那自己就真的再没有在陆沉风面前翻身的机会了,在玄城装装逼还可以,有陆沉风这个王爷给擦屁股,但在外面不行啊,而每次陆沉风给自己擦完屁股之后还会狠狠地训自己一顿,虽然是为了自己好,但总归是不爽的。况且陆沉风那货总是仗着自己有武功来欺负自己,迫于他的淫威压力山大啊,所以才那么纨绔到处给他抹黑,是在是让他太不爽了,才不得不过来厚着脸皮拜师。

    一是被逼的,二是想学会武功之后好好的揍他一顿,让他再到自己面前得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