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危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045字

    “拜师?拜我为师?你确定?”木烈没有想到刘浪居然是来拜师的,这倒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是啊,拜师,木公子我知道你可能觉得很突然,不过没事,我给你时间考虑,你想好了告诉我。”刘浪一脸的坦诚。而且把木烈的后路堵死了,让他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拜师呢?难道就因为我和你在天香楼杠上了?”木烈有些不解,就他这样随便都能找个人拜师但惟独找上了自己,让他不解。

    “这个...其中有诸多原因不便多说,但我一定会好好习武不给木公子你丢脸的……”刘浪又说了许多的废话,一个劲儿的在那里承诺,全然忘记了对方有没有答应。

    暗夜阁,书房里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握着一张信纸,信纸上的内容就是梦烟所在的势力发的,梦烟一心想着报仇,当天就把木烈的行踪发给了暗夜阁,欲将木烈除之而后快。

    “呵呵,天剑门当真是好算计,竟然知道我暗夜阁与木烈的恩怨,想坐收渔翁之利?这一招用的可谓是一个高啊!高!真高!要不是木烈与我仇恨甚大,我们一门一阁之间没有什么间隙,我还真不愿意让你们做那个渔翁。既然这样的话,你们这份礼本阁主收下了。”听到这人的称呼原来他就是暗夜阁的阁主。

    “飞鹰!”暗夜阁主只朝前面叫了一声,马上有一个身影飞出来,单跪在那中年人身后,速度快到极致且无声息,不枉飞鹰之名。

    “属下在,阁主有何吩咐?”飞鹰双手抱拳,恭敬地对暗夜阁主道。

    “你带人去调查一下木烈的行踪是否属实,若是,调动暗夜阁的精英前去,这次我要木烈插翅难飞,一定要杀了他,不能有任何失误。”暗夜阁主给飞鹰发着命令,势要杀了木烈不罢休。

    “是,属下这就去办。”话音刚落,人就没了踪影。

    “木烈,这次我定要你栽到我手里……”暗夜阁主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雨烟,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明天说。”玲珑很贴心对雨烟说,看雨烟的样子想必是很累了。

    “恩恩,姐姐你也早点儿休息,我没事的。”雨烟对她微笑。

    “好,你先睡吧,我等木烈回来。”

    雨烟点点头,玲珑为她掖好被子看着她,其实雨烟也不过十五、六岁但却已经承受了那么多,真不知道她这小小的身板是怎么承受过来的。比孤儿院的孩子还可怜,至少孤儿院是护着他们的,而雨烟也是完全凭她自己。玲珑叹了一口气,想着这么好的女孩子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疼她,给她找个归宿。

    而在屋顶上,被暗夜阁主派来打探虚实的飞鹰一字不差的把话听到了耳中:等木烈回来?木烈果然在此啊!飞鹰心中想道。

    飞鹰挥挥手,马上有一黑衣人现身在飞鹰面前,快速的想周围打着手势,马上暗夜阁的精英一个个快速的包围了我和雨烟所在的这个房间,隐匿起来,等着木烈的归来。

    “听着,先下去几个弟兄把下面的两个女人抓起来,要是木烈敢不从,就拿她们来威胁,切记,此次一定要让那木烈插翅难逃。”飞鹰队旁边的人吩咐道。

    “是,飞鹰大人,小的这就去办。”身旁的黑衣人答道。

    玲珑正看着雨烟,感叹人生百态,突然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有危险,女人的直觉是很敏感的,可是木烈还没有回来,她有点儿不知所措,但还是马上定下心来叫醒雨烟。

    她用手势示意雨烟有麻烦了,雨烟很镇静,玲珑拉起雨烟想要快点的离开这房间,还没走到门口,就马上有几个黑衣人破门而入,拿着明晃晃的刀向她们砍来,玲珑拉起雨烟躲避,今天需要自己来独自面对了,她出手了,明晃晃的长剑出鞘,不寒而栗,开始主动杀伐……

    “好,我教你没问题,但是很苦,你要是坚持不住,随时走人!还有,不要叫我师父!”木烈答应了刘浪,不过却并没有答应要以师徒之礼相称。

    “真的?太好了,木公子您的大恩大德小弟我感激不尽呐,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您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您只要告诉小弟一声,小弟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刘浪神情严肃。

    “行,一定找你。”木烈也不客气,有个肯为自己做事的小弟也不错哈!

    两人详谈甚欢,全然不知对面客栈里的两个女孩子已经处在了危险之中。

    突然木烈有点儿心神不宁,感觉有什么的不好事要复生了,慢慢的变得烦躁起来了,木烈不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现象,顿时心中一阵抽痛,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般;与此同时,因为是第一次对敌,还要照顾雨烟,玲珑虽有上乘武功,但招架起来却有点力不从心,一不小心被一个黑衣人偷袭得手,肩上中了一剑。

    她咬咬牙,继续坚持,不管肩头所受的伤,她知道,不管怎样一定要坚持到木烈回来才能放松,不然她们必会被对方控制来威胁木烈,因为她没有任何仇家,雨烟也没有招惹任何人,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木烈的仇家,而且十有八九就是上次那些人。

    “玲珑!”木烈幡然醒悟,能够让他如此心神不宁的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人了,能够轻易扰乱他情绪的除了她也再没有人了,任何人!即使是自己也不行!

    想道这里,木烈马上起身,满脸煞气空气温度顿时下降,将对面的刘浪吓了一跳。

    “刘少,我还有事,今天就不奉陪了,改天再聊。”说完急冲冲的赶回客栈。

    越是临近客栈木烈越是心神不宁,这让木烈更加肯定了玲珑有危险,于是短短的几步路,居然运起了轻功。

    果然,木烈刚到客栈门口,就听到了打斗声,果然是从自己房间那边传来的,忙飞身上楼,一下子就看到了和黑衣人打斗的玲珑,更是看到了她鲜血直流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