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危机关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252字

    木烈见到眼前的景象,脸色立时阴沉的吓人,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沉寂在谷底。

    木烈二话不说,直接抽出随身携带的剑招架起来,分担玲珑的压力。

    木烈的到来让玲珑轻松了很多,吊着的一口气也立时松了下来。

    “玲珑,你没事吧?”木烈来到她身边,看了看伤口沉声问道。

    “一点小伤我没事,你小心,我去照顾雨烟。”尽管伤口很疼但她不想讲出来,她怕木烈因为她而被分心,从而身处险境。

    木烈点点头,随即满脸杀气的对那些黑衣人招呼过去,龙之逆鳞,触之即伤。很显然,玲珑就是木烈的逆鳞,他们已经触犯。

    而触犯者唯有一死!

    木烈从来不会对自己的敌人有所手软,更何况对方还是他的生死仇家--暗夜阁!不是他死就是暗夜阁等待覆灭,而且暗夜阁还屡屡挑战他的底线,所以木烈的下手越来越狠厉了,招招凌厉!一下子就把黑衣人解决了大半。

    屋顶上的飞鹰见到情势不妙,也飞身而下对木烈招呼过去。

    “木烈交给我来,你们务必要抓到那两个女人!至少一个!”飞鹰对余下的人吩咐。

    有了飞鹰的支援,黑衣人们也一个个松下身来,与木烈打斗实在是太累了,无时无刻要注意着可能有的漏洞还要对付木烈,不过有了飞鹰的牵制,木烈暂时也抽不开身,黑衣人遵照着飞鹰的吩咐,又全都朝玲珑和雨烟围攻而去。

    “哼!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对付两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木烈气急,想不到对方居然如此下作。

    “呵呵,木公子严重了!我从不认为我是英雄好汉,我只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有了结果就够了!”飞鹰丝毫没有对木烈的话语有所动容。

    “想不到阁下竟然是这样的人,那好,我木烈今天就陪阁下玩一玩。”木烈对飞鹰的话感到愤怒,想不到此人竟是这样的不择手段。

    “呵呵,既然木公子都这样讲了,那飞鹰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飞鹰竟然笑了。

    木烈听到飞鹰的话,脸上的神色更加冷咧了,对飞鹰也越来越不留后路,飞鹰也是丝毫不让,一时间两人竟打的难舍难分,只能见到一阵阵闪烁的刀光剑影。

    而这边玲珑因刚负了伤刚开始招架时还能抵挡一阵,但后来地招架起一堆黑衣人有点儿力不从心,渐渐地落了下风。

    雨烟见此,犹如干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姐姐,你不要顾及我了,雨烟能够出天香楼已经很感激姐姐了,要是姐姐现在这样在再了点什么事,雨烟会很愧疚的。雨烟出了事不要紧,反正除了姐姐也没什么牵挂,但姐姐不同,姐姐还有木公子,若是姐姐除了事木公子一定会疯掉的,所以姐姐你不要再管我了,照顾好自己就行了。”雨烟说完就欲挣脱玲珑的手。

    可是玲珑哪能让雨烟松开?在雨烟想要挣脱的那一刻马上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傻丫头!你怎么能这样讲?你要是出了事拿到我不会心疼吗?你这样子我又怎么能安心对敌?不许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以后不再理你!就算我们再不敌也不能让你处于危险之中。这本就与你无关要是你因为我们除了任何事我们难道不会感到愧疚吗?”玲珑为之气结,这个傻丫头居然能够讲出这样的话!

    “可是姐姐,我……”雨烟还想再讲,但被打断了。

    “好了,不要再可是了,你现在只要紧紧抓住我的手就好了,其余的交给我,记住,我不会放开你的手你自己也不能放!”玲珑对雨烟厉声说道,从未有过的严肃。

    雨烟不再说话,但眼睛已经被泪水所弥漫。第一次有人这样对待她,把她放在心上,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姐姐但更甚亲姐姐。

    雨烟永远都记得这一刻,相识不过一天而已对方就这样将自己放在心上,她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无论何时都要记得自己的这位好姐姐,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即使是木烈也不行!

    或许是被雨烟说的话气到了,玲珑手中的剑势也越来越凌厉了,而每当这时总会有人中招。劣势又渐渐地被拉平,黑衣人不太耐烦起来了,没想到两个女子而已竟然能够扛这么久。

    “弟兄们,不要再磨磨蹭蹭了赶紧速战速决,我们好给阁主交差!”其中一个黑衣人说。

    黑衣人各自扫了一眼吧,齐齐的点了点头,竟然齐刷刷的一起举起刀剑对玲珑杀过去,见此,玲珑弃剑从腰间拉出一条白绸挥了起来,使出浑身解数,而手中的白绸就好像那催命的白绫一般,向黑衣人们飞舞而去,遇谁杀谁,在这一刻她好像有点明白了倾舞决的意义。

    倾舞决真正的意义不就是倾尽所有尽情的舞吗?或许说‘武’要好一些,因为它本身是一种武功。只有倾了,才能够真正尽情的舞!

    这一刻,她的身体内好像拥有了用之不尽的力量,所有的疲累一扫而光,浑身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清爽的气息。

    黑衣人不明白为什么本已快是强弩之末的玲珑,为何又突然充满了力量,这给了他们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一个个拼了命似的冲上来,玲珑沉寂在倾舞决里,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在他们眼里她就像夺命的修罗般,但本身却又充满了神圣!

    黑衣人不太想与她交手了,把目标放到了雨烟身上。他们看得出来,在整个战斗过程中,玲珑一直保护着雨烟,很显然雨烟不会武功,一定比玲珑要好对付。

    很快,他们的默契在此时体现了出来,马上分成了两组,一组正面对付,而另一组则想办法偷袭。

    不得不说他们这个方法很可靠,玲珑在招架他们的同时既要提防着偷袭,又要保证雨烟不受伤,心分两用的她很快又落了下风,而黑衣人则是越来越勇。

    终于,玲珑露出了一个破绽,他们趁此一把抓走了雨烟,玲珑着急的伸手去拉她,却被砍了一刀,这让本就受伤的她,更加雪上加霜。

    “姐姐!”雨烟看到又受伤了的玲珑着急的喊。

    “我没事,暗夜阁!有本事放了雨烟,否则我不客气!”玲珑怒极!对黑衣人威胁道。

    手中的绸子却不停,但奈何对方默契之大对他们而言伤不到几分,反倒是玲珑身上再度添了许多伤。终于,她手流血太多,渐渐不支,可她侧面却刚好横刺来一把剑,直抵她的肩头,这一剑要是刺在玲珑肩头,她的手定会被废!但现在的她已经来不及抵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