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你管我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191字

    翌日,不等陆沉风的带领,玲珑便经不住好奇心,独自走在王府中,四处观赏这王府的风景。

    王府不傀是王府,面积大得有一个公园那样,楼阁林立,古朴大方。

    她走在王府的花园之中,看着竞相开放的花卉,千姿百态,一时思绪万千,就像这江湖一样。江湖之中也有竞争,适者生存,否则被淘汰出局,成为后来者的垫脚石。

    她思索着自己,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似乎越来越不像自己了。以前的她曾有爱心,处处留着同情,但现在却越来越冷漠,无视人命,骨子里透露着无尽的冷血,是看得太多了,还是……她本就是如此。

    “嘶”!思绪万千,手指上突然传达室来一阵刺痛,却是她太过出神,连什么时候抚上了一株玫瑰也不知道。一下子,不知觉的就被刺伤了。手指上渗出一滴晶莹的血珠,和那鲜红的玫瑰相映。

    看着那滴鲜红的血珠,她笑了,果然啊!终究是她骨子里原本就很冷血,不然也不会如此无动于衷。玲珑将那血珠轻轻擦试掉,再看了那一眼玫瑰,毫不犹豫地继续往前走。

    她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的走,一边走一边思索,不知不觉走到了王府最南边,抬头望去,竟是一片郁郁郁葱葱的竹林,难怪感觉温度越来越低,原来如此!

    想不到王府竟然有这么一片竹林,正好可以进去走走,想到此,便马上一脚踏进了竹林。

    走到竹林里面才知道,这片竹林居然是有人打理的,想来应该是陆沉风的吩咐不错了,竹林里面不见丝毫的落叶和杂草。

    继续深入往里面走,恍惚间听到一阵阵“刷刷”的声音,是有人在这里练功吗?她带着好奇心和疑问往发声处靠去。

    临近了,果真如此!却发现正是陆沉风,只见他手持剑凌空飞舞,挥动之时,由于用力的缘故,还能看见一阵阵气流,手起剑落之时,不见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快,狠,准,完美的在他手中演绎出来,玲珑不禁出口叫了声好!

    “谁”!许是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陆沉风神色凛冽,口气严厉地问到,然后手中的剑飞速成射来。

    玲珑侧身一躲,身后的竹子应声劈成两半,轰然倒塌,扬起一地的灰尘。那把剑就不偏不倚地插在她刚才所站的地方。

    玲珑大惊,没想到这一剑竟然如此的恐怖,还好躲了过去,否则倒在地上的就不会是竹子了,而是她了。

    “玲珑姑娘,怎么是你?没事吧!”陆沉风走过来之后才反映过来的她,收起地上的剑,忙问道。

    “没事,原来陆王爷的功夫这么好,那天还没发现啊!”玲珑笑着问他,没有丝毫的介意但心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心惊。

    “呵呵,人在江湖走,身不由己嘛,若是没这身本事,我可没有今天!去坐一坐?”

    “好。”她跟着陆沉风往竹林里走去。

    走到里面发现,竹林之中开辟了一大片空地,空地的最边上有一座小竹屋,她想这应该是陆沉风闲时住的地方吧,竹屋前有一张小桌子还放有两把竹椅。

    “请坐”,陆沉风提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水,开口说。

    “嗯”!这里蛮好的,空气好,挺幽静的,玲珑毫不吝啬自己对这里的看法。

    “呵呵,玲珑姑娘谬赞了,沉风只是觉得这里很安静,很适合练武,不会被人打扰罢了。”

    一听此言,玲珑有点脸红,人家本来是想着不被打扰,但自己的无意之间却还是打扰了,“陆王爷,不好意思,我还是打扰到你了。”她很尴尬地对陆沉风道歉。

    “不碍事,反正也是练武的,玲珑姑娘也是习武之人,到时候也可以到这里来练练。”陆沉风很好心的建议。

    玲珑刚想拒绝,却忽然想到‘倾舞决’的下半部分还没来得及修习,这倒正是一个修习的好地方。在王府之中是肯定不好修习的,而且在王府之中人口众多,难免会有些不好。而在这里很幽静,不会突然被人打扰,还会大大降低木烈所说的危险性。

    想了想,便也不多做拒绝,正好顺这陆沉风的话接下来。

    “好,既然王爷如此说,等玲珑的手好了,一定会来的。”玲珑端起茶杯,浅啜了一口,轻轻放下。

    正和陆沉风谈的高兴之余,管家来了,脸上带着高兴的神色。

    陆沉风见到管家这副样子,不禁问道:“管家,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呵呵,王爷你也会高兴的,若琳小姐来了。”管家对陆沉风打趣到。

    “若琳来了?”果然,管家的话音落下后,陆沉风满脸高兴的神色,很激动的样子,看来他定是喜欢这个若琳了。

    “王爷要不要去看看?”玲珑也笑着问他,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很想去见若琳了。

    “嗯,对!对,去看看。”陆沉风高兴得都有点儿语无伦次了。片刻后,玲珑和陆沉风到了大厅。

    只见大厅椅子上坐着一位穿着淡蓝色纱裙的女子,从侧面看去,此女子不施粉黛,肤如凝霜,更难得的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若琳!你来了!”陆沉风惊喜的声音,突然响起。

    “沉风哥哥!”椅子上的女子听到这声音,忙起身回头看着来人,看到若琳的正面,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却属于那种看一眼就让人舍不得离开目光的那种。

    若琳听到陆沉风的声音,很是开心的站起来,但却一下子看到陆沉风背后的赵玲玲,目光不觉有些黯然,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吗?那个就是吗?但是很快若琳又恢复如常,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又重新挂起了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带一些不易察觉的苦涩。

    玲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若琳的眼中的失落,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她和陆沉风的关系,看来,不只是陆沉风一个人喜欢,若琳也是喜欢陆沉风的。

    为了不让若琳继续误会下去,也不忍心让这一位美人心伤,玲珑决定帮这对有情人一把,主动笑着开口问道:“这位,就是若琳小姐了吧?长得真漂亮!”她由心而发。

    可是不等若琳回答,她身后就响起一道尖锐的带着蛮横的声音“大胆,你是谁?我家小姐的名讳也是你能问的吗?”

    玲珑一听,不禁有些气了,她好心好意的打招呼,干你这小丫头什么事啊!真是管教不严。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你管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