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诡异的消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2本章字数:2037字

    “属下和铁卫军的兄弟们这几天仔细的调查发现,暗夜阁居然就在玄城之外向西大约七百里的山谷之中,其中不乏众多的高手和精英,而且暗夜阁明面上的哨位有不下三百人,暗中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料想应该不会少于五十人。另外,暗夜阁之中好像还有两名传说中的玉阶高手坐镇,其中不包括暗夜阁主,这是我们费尽心思所查出来的他们的大概力量。”铁风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还有两名玉阶?这下情况可倒有些出人意料了,有些棘手啊!”木烈听了之后皱了皱眉,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玉阶高手?什么人?很厉害吗?”玲珑一脸疑问,不明白这所谓的‘玉阶高手’有何厉害之处。

    “对啊,玉阶高手很厉害吗?”刘浪也凑过来,显然他对此也感兴趣。

    “其实要说起来,江湖之中的实力是有等级划分的。我们这些只能算是学徒,不能算是高手,江湖之中所给的排名最低等阶是玉阶,其次是王阶,再是地阶,最后是天玄。或许天玄之上还有,但是我就不得而知了,而我则连玉阶都不是,所以我才说棘手,估计只有那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林沐才有可能是玉阶实力。”木烈解释说。

    林沐?玲珑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她的直觉告诉她或许以后有碰到他的一天:“那怎样分辨出那个人是不是玉阶呢?”

    “这倒是很好辨别,要踏入玉阶必须修炼玄气,玉阶高手的玄气是如玉一般的颜色,不过玉阶有分为低阶、中阶、和高阶三种,玉阶等级越高玄气颜色越翠,王阶则是紫色,地阶是黄色而天玄则又返璞归真化为无色,所以天玄不叫天阶。”

    “哦,那木烈……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修炼玄气?玲珑大为不解,木烈这么厉害按道理说应该有修炼玄气吧!

    “我?你以为玄气那么容易修炼啊!就算这样吧,那也没有可供我修炼的功法啊!傻瓜,只有在一些门派之中才有可能有流传,像我们这些散修若不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连入门都很难,,而我离入门可还差的远呢!”木烈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他自己不争气,而笑的是赵玲玲的天真。

    “所以我才说玉阶高手很棘手!,玉阶高手目前对我们来说阻碍可谓是不大,但也不算小。你可知道踏入了玉阶以为着什么吗?玉阶是个很大的分水岭,踏足了玉阶才可一说是真正意义上的踏入了修炼一途。而且,随着玄气修为的提高,不仅可以延长自身的寿元,而且习武起来也是事半功倍啊!”木烈羡慕的说。

    “还有这样大的好处?那为什么在江湖之中很少见到玉阶或是玉阶之上的高手呢?”玲珑还是不解。

    “我刚才说了,修炼的功法只有再在一些门派之中才有可能流传,只有极个别的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刚刚入门,而这些人无一不是被那些隐世门派给吸收了。所以在江湖之中很难在见到,甚至是没有见到的可能。一般人很难知道这些秘辛,只有江湖排名前八才有资格知道。所以在那些普通人眼中江湖前十就是大陆上最顶尖的存在了。”木烈耐心的继续解释。

    “这样啊!那为什么江湖上玉阶高手那么少?”玲珑对此事感到疑惑,总感觉到诡异,就算少总不可能少到没有吧!

    “据我所知,其实在千年前是有一些玉阶、王阶高手甚至是地阶、天玄人物存在的,但是在八百年前,那些前辈高人们慢慢的不见了踪迹,直至现在江湖上很难再看到一些高手了,因为一旦有玉阶或是玉阶之上的高手出现马上就被各大门派招揽了,所以我想那些前辈们也应该是如此被招揽了。”木烈猜测。

    “嘶!”玲珑倒吸了一口气。

    “若是事实真的如此,那那些门派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而且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想到了这些之后直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一个门派中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岂不是太强大了?

    “阴谋的话倒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是在是太诡异了,所以我在江湖行走的这么多年也打探了一下事情背后的大概。但是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各位前辈消失是在暗中做一件大事!若是那事成了江湖上肯定还会再现玉阶或是玉阶之上的高手,若是失败了,那么整个大陆将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好了话题扯远了,这些以后你们会有机会知道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处理暗夜阁那两个玉阶高手?”木烈话题一转,又绕了回来。

    “暗夜阁的那些小喽啰们倒不用担心,我王府的铁卫军精锐可乔装打扮一番,化整为零潜出玄城,前去助阵。不过因为去的只能是我的心腹,所以不会有太多的人去,不然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定会多疑,但是我的铁卫军个个都是能够以一敌十的好手。至于那些高手们,除了我们三个以外你在江湖行走那么多年应该可以叫几个高手来帮忙吧!说起来最棘手的还是那两个玉阶高手。”陆沉风眉头紧锁,已经做出了他所能够尽的最大帮助。

    “不只两名吧!你难道忘了暗夜阁主?暗夜阁有两个玉阶高手坐镇他这个阁主要是没有玉阶实力怎能压的住那两位大神,所以那位暗夜阁主的实力应该比那两位的实力还要高!”木烈冷静分析出了可能存在的隐患。

    “那就是说至少三名玉阶了?两名已经够棘手了,现在有多了一名,这下可如何是好?”陆沉风听到木烈给出的分析之后眉头皱的越深了。

    “三名玉阶高手?……也不是没有办法!”木烈后面那句小声的嘀咕。

    木烈在说玩这句话之后,面色十分的古怪,有纠结,有狠心,还有不甘!但随即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终于,他吐了一口气,像是做了莫大的决定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灿灿的令牌,放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