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天涯令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3本章字数:2077字

    “这是?……碧涯宫的天涯令!”陆沉风感到不可思议。

    “天涯令?什么东西?”玲珑一头雾水,这‘天涯令’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哈哈,玲珑姑娘,你身边这位木公子可不简单呐!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他还有这能耐呢!啧啧……有了这天涯令所有的阻碍都不用管了,这下暗夜阁可遭殃咯!”陆沉风看了桌上的令牌,想到了什么顿时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陆沉风看了看木烈,又看了看书房中唯一的女子,只觉得木烈这小子当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这‘天涯令’也不知道这小子得了多久了,今天能够拿出这‘天涯令’很有可能是因为这女子的缘故,只因这女子说了:想要暗夜阁覆灭。居然就动了天涯令的心思。看来这小子是泥足深陷了啊,还好这姑娘没也有恶意。

    “这天涯令有何用处?”玲珑依然不解,不知道这小小的一块令牌能有什么用。

    “玲珑姑娘莫要小看了这样小小的一块令牌,要知道在江湖中这天涯令可是有着莫大的威严呐!江湖上流传有这样一段话:天涯令一出,海角与天涯;天涯令天涯,亡命海角天涯!这段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天涯令一出现,只要你被天涯令委托了,那么不管你在哪里,天涯也好海角也好,必定都逃不了天涯令的追杀,最终都逃不了必死二字!当然,这天涯令也可以用来救人。”陆沉风对这一枚令牌夸赞不已。

    “而且这天涯令在江湖上只有十枚,四大皇室各有一枚,眼下有一枚就去了五枚,但是天涯令的稀罕倒不是因为它少,而是因为只要天涯令一出,就从没有失过手!”陆沉风为她仔细的解释着。

    “那么江湖上还有五枚天涯令不知道下落?”玲珑问陆沉风。

    “不,还有三枚被收了回来。”木烈否认。

    “收回了三枚?”我有疑问。

    “不错。天涯令只可用一次,且用完后即时收回。”

    “三十年前,有两大门派因为一点旧日恩怨,而终日打打杀杀,互相看不顺眼,后来由于一门派触及到了另一门派的底线,另一门派在一怒之下发布了天涯令,三天之间,那一门派被血洗,男女老少鸡犬不留,曾轰动了整个江湖。后来那一枚天涯令被收回。二十年前,有两大世家,黄家和欧阳家,两大世家做着相同的买卖,彼此之间也是争斗不断,但是有一天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缘故,欧阳家在利益面前昏了头,被迷了心窍竟然发动了天涯令杀了黄家的高层人物,失去了领导的黄家慢慢的落没了,而黄家的家产逐渐被欧阳家蚕食,黄家的产业被欧阳家据为己有,欧阳家的做法虽然令人所不齿,但出动的是天涯令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但是事后碧涯宫觉得欧阳家太丧心病狂,但是碍于天涯令的威严不得不执行,就连宫主也不得干预。所以在欧阳家的天涯令被收回以后,碧涯宫开始暗中打压欧阳家,渐渐的欧阳家也没落了,而欧阳家和黄家的产业便落入了碧涯宫的手里。”木烈讲了讲以前天涯令的雄风。

    “这个欧阳家也太丧心病狂了点吧!不过说欧阳家太自私?这个借口也要牵强了点吧!谁知道碧涯宫是不是也被利益冲昏了头,欧阳与黄家两家的产业那么大,赚的不少吧!”玲珑对碧涯宫的做法嗤之以鼻。

    “玲珑姑娘,这你可就误会了。碧涯宫这么多年来欧阳与黄家的收益可没有私吞,你可知碧涯宫在天玄,天离,天漠还有天棋每个国家都设立了三个孤儿收容所,合共十二所之多,这些收容所的花销都是碧涯宫一力承担,纵然两家的收益虽高,但碧涯宫还是要倒贴一部分。”陆沉风解释完了之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玲珑大窘,人家碧涯宫虽说接受了人家的产业不错但也没有私吞,还做了好事,她居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骂了他们,真真是丢脸到家了……

    “那还有一枚天涯令呢?”赵玲玲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多做纠缠。

    “我来说吧,这最后一枚天涯令倒没有见血,是五年前天棋太子发出的,当年天棋皇帝身染不治之症,卧病在床,饱受病痛的折磨。皇帝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太子,因为皇帝只有一个儿子所以皇帝对这个唯一的继承人可是疼爱的紧,而太子也不负皇帝的期望,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所以皇家难得的亲情得以存在,皇帝病倒以后太子不忍皇上被病痛折磨,也不忍他的母后天天以泪洗面,于是发出了天涯令,请来了碧涯宫的能人为天棋皇帝治好了病。”第三枚天涯令的情况在座的没有谁比他这个王爷更了解了,就算是木烈也不能。

    “哦,那天棋的天涯令也被收了吧!”玲珑继续问道。

    “本来是收了,但是碧涯宫宫主念在太子一番真情,不仅没有趁势造反反而拿出了珍贵的天涯令来为皇帝治病,于是又将天棋的那枚天涯令送给了天棋太子。而且每个皇室都有天涯令,天棋若是没有了,会被其他国家虎视眈眈,打破这个大陆的平衡。”

    “哦,那也就是说碧涯宫只收回了两枚,现在江湖中还有八枚,有五枚知道下落了,还有三枚尚下落不明。”玲珑得意洋洋的计算剩下的天涯令。

    “那你想拿这枚天涯令做什么?”她问木烈。

    “还能做什么,肯定是消灭了暗夜阁呗!哼!叫他们敢算计我师傅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刘浪两眼放光,枚想到竟然能见到这等稀罕东西,大言不惭的说道。

    陆沉风不知从哪儿拿来一本书,一下敲在刘浪头上,貌似有点儿无语。“你就不能想的长远一点儿?”

    “这天香楼不是碧涯宫的产业么,而且那个自称是云使的女子也在那里,真是天助我等,此时不动更待何时?正好我那两千两银子还没还回去,明天我们就去天香楼借势,有了这天涯令碧涯宫也不会不管,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啊!”木烈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