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答不答应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3本章字数:2102字

    “没想到碧涯宫眼下出了这等岔子,这下可如何是好?”陆沉风眉头紧锁,一副苦难的样子。

    玲珑与木烈回到王府之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将给了大家听,果然不出意料的,大家都感到很棘手。

    “到了这重要的时刻却出了这样的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放过他们?”玲珑气愤的说道,暗夜阁不辨是非,应该人人得而诛之。

    “不这样,还能怎样?我看呐,现在只有等那边的回复了,这天涯令怎么一到你手里就不好用了呢?”刘浪在一旁几里咕哝的数叨,时不时的瞟一眼木烈,仿佛很没用丢人现眼似的。

    这也难怪,天涯令出,屡试不爽,威风八面,哪一个见了不是又羡慕又惧怕,但一在木烈手中却演变成眼下这番模样,不得不说其中有着运气的缘故,但更多的却是不合时宜,若是稍早或稍晚一点决计不是现在这番状况,可事实就是这样的出人意料,也唯有等待碧涯宫能够有好消息传过来了。

    若是没有碧涯宫的支持,单单就这几个人,可还不够那两个玉阶高手杀的,去了也是送死,何苦要白白浪费了这一番精心布置,打草惊蛇呢?

    “唉!若是此事不成,又得等很久才有布置的机会了。怎好死不死的在这等紧要关头出了这等变故,可真是要急死人呐!但愿雨烟姑娘能够撑住吧!”陆沉风祈祷的说。

    一群人真真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躁不已,虽明知有阻力,但却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真是苦不堪言。奈何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那低微的实力,反倒需庇护,不是徒添麻烦吗?

    不过他们不知的是雨烟根本就用不上他们担心,她现在的处境可比他们好多了,不仅每天有吃的喝的等着送上来,还有一个片刻都不离身“保镖”飞鹰守着,那日子过的叫一个幸福啊!

    雨烟自被飞鹰捉回暗夜阁后,不仅没有收到酷刑,反而每天优哉游哉的呆在暗夜阁的小院,每天独自面对着飞鹰从原本的气愤,厌恶慢慢的到习以为常,有时在偷偷看望飞鹰是还会脸红,时不时的笑出声。弄的飞鹰莫名其妙的。

    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呐!你永远都猜不透女人心里想着什么,真是难伺候,等我惩罚结束我飞鹰必定从此远离女人,太可怕了!这还是个一点儿本事都没有的弱女子,若是遇上了难缠的,不用想也明白,必定会一个头两个大。还好自己只是几天而已,不知道那宫里的太监是怎么忍受下来的,是在是佩服之极啊!怪不得一个个都是厉害的主。

    这是一个充满自然气息的地方,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在林海之上时不时的有各种鸟儿飞过来,盘旋而去,好一个宁静的去处。

    远远俯瞰下去,依稀可以见到朦朦胧胧的屋影,一间间房屋一字排开,一步一步往上延伸,最上面是一座清晰可见的宫殿,远远看去,辉煌大气,庄严而肃穆。

    宫殿下的护卫笔直的站立在门前,脸上带着神圣,恭敬,在他们心里那座宫殿就是他们的信仰,似乎只要这座宫殿一直存在,那么世上所有的事都难不倒他们。

    不错,此处正是碧涯宫的总部所在!

    此时,在一处僻静的房间里,一位老者正在平心静气的修炼,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老者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锋芒:“进来。”

    一人推门而进,然后迅速关上门,回过头来仔细一瞧却原来是依云,老者见到来人是依云后,似乎松了一口气,站起来。

    “依云,你不是在玄城负责碧涯宫资金的收取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老者不解地问,现在的碧涯宫处在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左右护法分庭抗衡一个野心勃勃想要坐上宫主的位置,而另一个则是尽心尽力的想要追随宫主,虽然这个宫主并不存在。

    但是不管怎样,现在的碧涯宫都经不起动荡了,尤其是在那件事面前,若是此时大陆起了内讧,那么大陆从此必将生灵涂炭呐!大家都是一家人,何苦愿见到这等惨剧?而且他们也担当不起大陆的罪人这样一个大的帽子。

    “卢长老,依云深知在此等状况下,不应该擅自出入宫中,但此事事关重大,依云不敢妄自下决定,特回来请示长老!”依云简单说明了缘由,脸上的神色甚是郑重。

    卢长老知道依云是一个聪慧,可以担当一面的女子,若不是有事是断绝不会打扰自己的,不然她也坐不到使者的位置上,可是现下依云不仅来了,而且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不由得心里一沉:终于要发生点事了吗?

    “什么事?说来听听?”卢长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唯恐耽误了任何地方。

    “天涯令又出现了,持有者是有江湖人称‘冷面公子“的木烈,欲借我们之手消灭暗夜阁,若是原来哪里需要如此,直接答应就是,但是现在却不能随便做决定,不然那左护法定会按捺不住。”依云面色无奈,从依云的话中不难看出这卢长老和依云都是右护法一脉的人。

    “五年呐!才五年天涯令竟然又出现了,看来这江湖从此以后只怕是平静不了喽。”卢长老摇头叹息,一脸的无奈之色。

    “是啊,天涯令出现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据那位能人所说的大陆的浩劫可是越来越近了啊!真快!”依云也感慨的说着,可说完之后脸上却又是一片充满担心的神色。

    “卢长老,对于木烈的这枚天涯令您老怎么看?这个时候对我们来说,可真是……”依云苦笑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若是帮,那么碧涯宫自己内部可就岌岌可危了啊,若是不帮那这天涯令在他们眼中又怎能算的上是无上的存在呢?而且碧涯宫的信誉也会大不如从前,以后谁还敢轻易的依仗天涯令呢?”依云颇为头痛的分析着,不得不说现在碧涯宫的决定很重要啊!外面的人急,却不知者里面的人却比他们还要焦急万分。

    这枚天涯令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