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右护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3本章字数:2003字

    碧涯宫。

    面对着着天上突然砸下来的馅饼,左护法仿佛是被砸晕了头一般,这次的动静比以往都要大,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左护法是要干什么,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至少现在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局面,只要不打破两派之间的平衡和所涉及到的利益,他们是不会多说什么的,就连长老院也是如此。

    “碧青,既然这次的消息是你发现和禀报的,那么这次的计划就由你来全权负责吧!我只要结果,不要过程,你懂吗?”左护法对碧青吩咐。

    “是,属下定不负护法所望,一定达到护法满意。”碧青接下了命令,信誓旦旦的保证到,仿佛这是一件很简单的微不足道的小事。

    “恩恩,等你完成了任务,本护法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忠心耿耿,不愁没有荣华富贵,大好前途,知道吗?”左护法得意洋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却不知这个跟头栽的比他以往都要严重,纵然有想悔过的念头也没有了改过的机会。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先把这个机会从那边抢过来,等机会有了之后就是你发挥的时刻了,你必须要搞清楚天涯令的委托人是谁,还得跟人家碰面,记住不在拿出那副在宫里高高在上的模样,要尽量的平和跟人家好好协商,必须弄清楚地是,对方的高手有多少,不然那个损失时我们所承担不起的,我不希望在我等了这么久之后还要等很久很久……我等不及了,也等不起了,现在的右派虽然明面上还没有和我们摊牌,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是水火不容,所以若是没有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左护法说完之后久久的看着碧青,眼中闪烁着意味不名的光芒。

    碧青心底一沉,心情感到无比的沉重,因为左护法这段话的意思是,若是办不成就去死,提着头去见他。但是她不敢有过多的质疑,低声应诺,退身而去。

    “右护法啊右护法,你我争斗了这么多年也该有个结果了吧!究竟是我道高一丈呢,还是你棋差一招?若是你识相的话,我是可以不杀你但是你若是不识趣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碧青出去后,左护法一个人喃喃的低诉着。

    ……

    “右护法,老头子我来了。”在碧涯宫的另一处房子里,卢长老推门而进,很是随便,这就是两派之间的区别了,左护法为人心狠手辣,是以手下的人都谨言慎行唯恐一不小心就找来了杀身之祸,而右护法则大不相同,右护法和善,又乐善好施,更难得的是他有着一颗慈悲的心肠,所以他很受底下人的爱戴,人人既是爱戴却又尊敬。

    “呵呵,卢长老家庭这么有闲心到我这来了,不忙着你的进阶了?”右护法打趣卢长老道。

    “哎呀!我这都一把老骨头了,就算是进阶也进不了多大的空间,平时也就当做是静下心罢了。你就别寻我开心咯!”卢长老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开起了玩笑来。

    “说吧,什么事,若是没事你这糟老头子才不会往我这跑。”

    “呸!你以为你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啊,老头子我还不稀罕呢。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啊还是喜欢自己的狗窝。”卢长老撇撇嘴,不屑道。

    “瞧瞧你,谁踩着你尾巴了,一副臭脾气,又没人要赶你。”

    “哼!我说,你这护法当得也太不称职了些吧,什么事都要我来做,你自己倒好,整天悠闲。”卢长老不禁抱怨道。

    “呵呵,我的事不比你轻松,你就不要再抱怨了。”右护法无奈的对卢长老说。

    “你每次都说你不轻松,你到底在做些什么?每次问你都不说,神神秘秘的!真不够意思。”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只需要知道的是命中有的终须有,命中无的不强求就行了,该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么样也不是你的,须知贪心得不偿失啊!”右护法看着左护法所在的位置,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这个老头子也越来越神秘兮兮了,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听都听不懂,莫名其妙。唉!我说,这天涯令又出来了,你应该知道了吧?”卢长老试探着问。

    “你们故意放出的消息,我怎会不知?当我三岁小孩儿不成?”右护法瞧了一眼卢长老,好笑的说道。

    “原来你这老头早就知道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害我白跑一趟,知道也不提前说一声。不过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卢长老期待的看着右护法。

    “看法嘛……倒没有,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右护法笑笑,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唉!你啊你,真拿你没办法,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这个护法是怎么当上去的,一点儿都不负责任,全丢给我,可怜我一把老骨头哦!”

    “得了,敢这么说我的人啊,这个宫里上上下下就你一个,那个敢说我不管事?就你唧唧歪歪,废话最多,有时间废话还不如多想想怎么样才能进阶,你踏入地阶高级好多年了吧,怎么就不能突破呢,你要是不突破……岁月不饶人,以后少了个人在我耳边唧唧歪歪,我会很孤单的。”说到这里,右护法感慨的叹了口气,语气中既然显得些许的落寞。

    “孤单个屁啊!谁没个生老病死啊!就你最煽情,还讲我呢,自己糟老头子一个,这么大个人了还怕死,丢不丢人呐你!”卢长老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过去,可到了后来眼角也渐渐湿润了。

    他不是怕死,而是怕忘了这段珍贵的兄弟情,怕死了以后就不记得了,多年的好友,虽不似亲兄弟但却更胜亲兄弟,若是突然有一人出了意外,那么另外一个人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