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3本章字数:2086字

    “算了,你慢慢忙吧!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一切,那我也不多做解释了,先走了。”卢长老摆摆手,起身就要走。

    “怎么,这次不打算喝杯茶再走?”右护法不解的问卢长老,不明白为何今日这么急着要走。

    “不了,我还有事。”说着往外走去。

    右护法叹了一口气,他不是不知道卢长老这是在找借口,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借口找的很好好到他必须放他离开。他相信他的老伙计这会儿绝对不会是在做事,而是在独自一人偷偷伤感呢。只是不想拆穿他,让他更加难过罢了。

    “老伙计,但愿我们能够再携手久一点吧,失去了你,生活有什么精彩可言?祝你早日突破成功!”

    左护法那边的计划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酝酿着的一场腥风血雨即将上演。

    平日里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大护法竟然互相约了见面,当然是左护法约的右护法,因为左护法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和右护法协商把天涯令的委托给争取过来,人人都知道右护法好说话相信他只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愁右护法不给他这个机会。到时候一切就都好办了。

    “右护法最近身体可好?”见了面免不了要客套一番哪怕是虚情假意也好,这点功夫左护法还是要做到的,不能一上来就一副要大动干戈的架势吧!那样的话后面的事情只会谈的很糟糕。

    “托你的福,老朽好得很。”对于这个宫里的即将篡位者,右护法没多大的好感,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道。

    对于右护法的这点反应,左护法还是在意料之中的,若是太过热情难免不会觉得里面有猫腻。看到了右护法的态度左护法心里最大的疑团也慢慢的烟消云散,这事儿看起来不像是在作假,而且那天涯令也的的确确是真的。

    “哈哈,右护法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这样说的话可就太疏远了些,大家都是碧涯宫的老弟兄了,又同为护法何必这么客气?”左护法虚伪的说着。

    “行了,别客套了,说吧。今天来有什么事?”右护法不耐烦的说,他一刻都不想再与这个伪君子多待了。

    面对着右护法的这般脸色,左护法不禁怒火中烧:老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不要给你脸不要脸,老子亲自过来是看的起你,摆什么臭架子!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猎物。

    纵然他心里已经气得不行但是面上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事情还没成,怎么好意思翻脸?不然岂不是没戏了?

    “呵呵,您言重了,我今天来呢是有一事相求。”左护法略带讨好的道。

    “有事相求?有什么事?”右护法仍旧不咸不淡。

    “是这样的,你们已经接过三枚天涯令了,不知道这第四枚天涯令的接掌权可不可以让给我们?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左护法试探着问。

    “让给你们?为什么要让给你们?”右护法大为不解的样子。

    “这样子呢有两点,第一我已经说了,就是可以让我们开开眼界,这第二呢则是为你们着想了。以往你们接天涯令出任务,难免会有损伤,死的死伤的伤,损失了很多的精英,我按着你一次又一次的心痛我为你感到难过啊,为了不让你继续痛苦,所以我决定来向你讨要这个机会,既可以让我们见见世面又可以减少你们的人员伤亡,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左护法虚假的说着。

    “呵,你说的倒好听,不过我们也接了那么多的天涯令了,伤亡情况确实很令我心痛,这枚天涯令……就让给你们也罢。老夫不想再看到这种情况了,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们吧。”右护法无力的说着,面色十分的悲切。

    每次一想起来,他都会觉得心里不好受,有时候他真的很恨那天涯令,为了一枚天涯令,每次出去执行任务的兄弟们都会有所伤亡,那而是多年的兄弟啊,就那样没了,却还要装作一个没事人似的去安慰其他兄弟。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先在这儿谢过您了,弟兄们好多年都没出去过了,这下可以见见外面的世界了。”左护法一时之间也感慨起来了。

    “你不用谢我,一切自有天定,再怎么阻拦也是无用。”右护法冷不丁的蹦出这句话。

    这让沉浸在高兴感慨中的左护法摸不着头脑:“嗯?什么一切自有天定?”

    左护法迷惑了,不明白右护法为什么说这句话,阻拦?阻拦什么?以为阻拦就可以阻止他登上那个位置吗?不行的,既然知道阻拦无用所以就不如放手吗?

    “冥冥中自有天意,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右护法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左护法一眼。

    是,冥冥中注定你不会成功,如果你能够幡然醒悟最好,不然,到时候悔都来不及。右护法看着左护法在心里默默想着。

    右护法被左护法这一眼神看的别扭,心里忽然有种不太吉祥的预感,但随即又压下去了,因为他觉得他马上就要坐上那个位置了,怎么会不详呢?他不信,但是那个感觉来的又是那么得到实在,他的感觉一向都不会有错,到底是什么让他感觉到不详呢?就算是面对那件事,他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更不要说是接一枚小小的天涯令了,况且还不用他亲自出手。

    他自嘲的笑了笑,大概是错觉吧!管他呢,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这世间还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惧怕的东西。

    “右护法,那我先回去了,我那边还有点事儿,就先不奉陪了,告辞。”

    右护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不再多说了,布置了这么久的时候,也该行动了,不然到时可不太好说,因为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他从来都牢牢的记住这一点,所以他才过中年就能做到护法的位置,还使得自己一脉变得这般强大。

    “嗯。你要回去我也不多留了,还有,贪心不足以蛇吞象,要知足常乐,你好自为之。”右护法决定还是提醒一下左护法,毕竟他走到今天也不容易,而现在那边最缺的就是高手,多一名高手就多一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