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046字

    蟒的身体居然就这样被装进了葫芦里

    空寂脸色一变,失声叫道:“居然是混沌葫!道友好大的手笔。”

    摇光哈哈大笑的来到空寂面前,显然也颇为自得。他笑道:“大师不必如此惊讶,其实这葫芦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空寂这才看清摇光的样貌,四十岁左右。不过他心里明白,摇光绝对不止四十岁,修真之人不能以常理度之。中等身材,看他唇上留着短髭,倒像个富贾商人,只是和他身上的道袍极不相配,他的道袍已经脏的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而且背上还负了把长剑,整个人看起来显得不伦不类。不知是他久未洗澡,还是怎么回事儿,空寂只觉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空寂心道:“久闻摇光不修边幅,今日一见,果然不假。”但他也不是一般人,岂会在乎这点儿气味,他面色如常的道:“天地未开,混沌先生。此葫既然号称能装天收地,即使传说有些夸大,必定也是一件异宝。”

    摇光把葫芦收进怀里,嘿嘿笑道:“好啦!大师,现在没什么担忧的了,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再说。”

    雨势虽大,但是摇光身上却是干的,因为雨点每次靠近他身边便会被一股无形之力弹开。

    空寂点点头,道:“道友带路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御空飞行,不多时两人来到一处岩洞内,摇光佩服道:“大师的拙火可是不简单哪”

    原来空寂原本湿漉漉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烘干了,空寂微笑道:“道友同样好眼力,没有半点灯火居然也能看出老衲的拙火定。”

    “哈哈,大师见笑啦!我是感觉出来的。大师有什么疑惑不妨直说吧!”

    空寂想了想,道:“道友仅是为了此虺来这里吗?”

    摇光沉吟半晌,缓缓道:“也不全是,我素来喜欢四处游历,呆在观里的日子很少。我为追这个孽障可是跟着它跑了将近三个月,大师应该也闻到我身上的气味儿了,虽说我不修边幅,但是也不至于会臭的连我自己都受不了。”

    “道友言重了”

    摇光嘿嘿一笑,心道:“要不是遇到空寂这样的高僧,换成别人恐怕早就被熏跑了。嗯,看来等会儿只有去淋点儿雨了。”

    “我都是为追这孽畜害的,我遇见它时它尚不足八百年道行…”

    “咦?道友你说什么?”空寂打断了摇光的话

    摇光一愣,不知空寂惊讶什么,他讷讷道:“我说我遇见它时它还不足八百年的道行啊!大师,有什么问题吗?”

    “那道友是多久遇见它的?据老衲所知,蟒化蛟需得有一千年道行。如果按照道友所说,那道友岂不是追了它两百年之久!”空寂不解的问道

    摇光笑道:“哈哈,原来大师是问这个啊!”

    顿了又顿又道:“我是一个月前在基山附近遇见它的。”

    空寂更不解了,皱眉道:“恕老衲愚钝,实在没想明白它是怎么在一个月之内就到了化蛟之态的,难道它有什么机缘不成?”

    摇光道:“大师说的不错,此虺的确是有天大的机缘,因为碧落珠被它吞了。”

    “什么?碧落珠!”

    摇光听他如此惊讶,也不意外,点头道:“正是碧落珠”

    空寂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复过来,喃喃道:“难怪,难怪。可惜,可惜。”

    摇光道:“如果不是碧落珠,它怎么会凭空曾添两百年的道行?”

    空寂叹了口气,似乎很惋惜,道:“可惜了一件异宝,据说佩戴此珠修行会事半功倍,服之凭添百年道行,而且还有解毒清心的功效。”

    摇光接口道:“大师所言不错,它与黄泉铃、红尘镜、紫陌绫齐名,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

    空寂想起他在蛇腹中呆过,不禁问道:“道友既然被它吞入腹中,那可曾见过此珠?”

    摇光哈哈大笑,显得颇为高兴,他笑道:“哈哈,什么都逃不过大师的慧眼。不瞒大师,我的确在腹中见过碧落珠。”

    空寂一愣,讶然中还带有一丝羡慕:“道友可真是因祸得福,想必道友一定得到此珠了吧?”

    摇光性子直率,也不隐瞒,道:“嗯,的确是被我侥幸得到了碧落珠。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取了它的性命。它虽还未完全炼化碧落珠,但是也和它的妖丹融合的差不多了。我取走碧落珠就等于取走了它的妖丹,它是断无活命之理的。”

    空寂总算弄清了前因后果,他颂了一个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

    良久,两人都未说话。黑暗中,两人若不用道术佛法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目表情,甚至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

    空寂双手合十,默默念经。摇光则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外面的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势头,越下越猛,只是少了电闪雷鸣。

    最终还是摇光打破了沉默,他从怀里取出一颗碧色珠子。这是一颗通体碧绿的珠子,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看来格外明显。只是在珠子其中还有一丝红线,若不细看,很难发现。

    摇光起身来到空寂面前,把珠子递给空寂,道:“这就是碧落珠,大师请过目。”

    接过珠子,空寂感觉一股冰凉之意透过指尖传变全身。他顿时觉得心境平和,就连自己的成佛之心都淡了不少,现在只想安心颂经念佛。空寂一惊,心道:“不愧是碧落珠,的确是抵御心魔的好宝物。”

    一惊之下登时从入定中回复了过来

    他把碧落珠还给摇光,道:“的确是异宝,恭喜道友!只是这珠子中还隐了一丝凶戾之气,想必是巨蟒妖丹所致。虽说有碧落珠的灵性压制,但是道友还得好好炼化才是。”

    摇光接过碧落珠,放在怀里。

    经过刚才一试,摇光更加佩服空寂,宝物在前他不但不起丝毫贪念,而且还帮忙指出碧落珠里面的弊病,的确是得道高僧。

    摇光道:“多谢大师指点,我会注意的。”

    空寂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摇光告了声罪,便出了岩洞。

    片刻,摇光便又还回。

    看样子他是去淋了雨,身上已没有了那股恶臭味。只是他的衣裳却不是湿的,想必也和空寂一样是用道家秘法烘干的,只是衣服的颜色还是没变。

    摇光盘膝坐下,他不是僧人,难免话多了些。他无聊便找话说,摇光道:“不知大师去往何处?”

    空寂睁开眼睛,缓缓道:“往来处去”

    摇光哦了一声,道:“大师是去云游四海的吧?”

    空寂道:“嗯,老衲修行到了一个瓶颈,需要去尘世历练一番。”

    摇光道:“那大师现在就回隐雾寺吗?还是等明天一早再走。”

    修行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虽然已经不惧风霜雨雪,但空寂却不着急离去,他并不是因为雨势太大,而是因为他想渡人上山。

    空寂道:“我明天再走吧!不知道友何去何从?”

    摇光道:“我四海为家,天为被地为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明天该去哪儿。走到哪儿便算哪儿吧!”

    他本来是云虚观的道士,而且地位不低。他自己非把自己说成是无家可归的落拓客。

    良久,两人都不再说话,都似入定了般。

    经过昨晚一场大雨的洗礼,今天的空气格外清新。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展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正在低头打扫院子,大猫不知跑哪儿去了。

    “阿弥陀佛,小施主,我们又见面了。”一个声音传来,把展言吓了一跳。

    展言嘴里嘟囔道:“谁这么早啊?”

    抬头望去,看见一个和尚正笑吟吟的盯着自己,不是昨天那个和尚又是谁?只是在他身后还多了一个人,一个邋遢的中年人,若不是看他背后负着长剑,展言真会把当成要饭的。

    展言道:“大师早,大师昨晚去哪儿了?不是去后山吧?后山晚上可是有很多鬼火的,我们村里的人都不敢去。”

    出家人不能打诳语,但要是如实相告,恐怕会惊吓这个少年。空寂只得道:“天机不可泄露”

    “展言,你在和谁说话?”

    展言母亲听见有人说话,忍不住出声问道。

    展言大声道:“哦,是是…大师。”他一时忘记了空寂的法号

    只得又向空寂请教道:“大师法号是…”

    “老衲空寂”

    展言母亲一边出门察看一边絮絮叨叨的道:“大清早的,会有什么大师。”

    到了院子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一僧一道两个人,展言母亲赶紧道:“展言别愣着,快请贵客进屋坐。”

    “哦,大师还有那位道长…”

    空寂打断了展言的话,对展言母亲道:“阿弥陀佛,不敢叨扰女施主,老衲今日是为令郎而来。”

    展言和他母亲都是一愣,不知他找展言什么事。

    这时大猫不知又从哪儿冒出来了,径直走到展言面前卧下,不理众人。

    空寂背后一直不说话的摇光看见大猫却“咦”了一声,自语道:“貔貅!”

    空寂点头道:“正是貔貅,虽然它的体形已经改变,但它确是貔貅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