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虚云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002字

    展言摸了摸大猫的脑袋,轻轻的道:“我们还真是有缘,希望你真的能像师父说的一样。”

    “师父,那大猫多久能苏醒啊?那个空寂大师的灵丹真的有用吗?”展言有点儿怀疑的问道

    摇光笑道:“这个你不用怀疑,空寂是雾隐寺的高僧,怎么也不会欺骗你。至于它何时苏醒,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可能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但也可能只要几年。”

    展言哦了一声,又对摇光道:“师父,你别站在剑上,还是坐这上面吧!这上面舒服点儿。”

    摇光笑道:“如果我不以清渊引导紫气东来,你哪儿能受得了这么快的速度,否则别说是说话了,你恐怕连坐都坐不稳。难道你没发现根本没有一点风吗?”

    经过摇光的提醒,展言还真发现没有一点儿风。自己以前总是喜欢逆风奔跑,喜欢挑战。虽然自己的速度不快,但是还是能感觉到轻风扑面,而现在却是连微风也没有。

    展言惊奇的问道:“对呀!师父,飞这么快,为什么没有风啊?”

    摇光道:“你坐的这团云叫紫气东来,我用清渊引导,又用太玄正一诀给你布了一个护罩,不用惧怕风雨雷电。如果不是这样,你绝对受不了这么猛烈的罡风,不信我撕一个口子你试试。”

    “试…”展言正准备问试什么,结果发现话到嘴边却被一股飓风硬生生的堵了回来,嘴唇被吹的张开,大猫的皮毛也被吹的根根竖立,它两只前脚抱在一起,吓的吱吱大叫。

    幸好在一瞬间又恢复了过来,展言骇然道:“师父我信啦,您再别开这样的玩笑了,不安全哪。”

    摇光道:“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让你不要小瞧你周围的任何东西,即使是你认为最没用的东西。”

    展言恭敬道:“是,师父!弟子理会得。”

    一路无事,三日后,摇光带着展言来到一座高山附近。

    这山云雾缭绕,看不出来到底有多高。摇光径直从一片云雾中穿插过去,落在一个院子里,用院子说已经不恰当,应该是一片广场。

    广场给展言的第一感觉便是:大,一眼望不到头,在广场中央有一个大大的太极图,极为显眼,还有一些人在上面练功。

    摇光道:“这便是云虚观的练功广场,你以后也要像他们一样每天来这儿练功。”

    一个英俊的青年来到摇光面前,目光在大猫身上停留了几秒,恭敬的道:“参见师叔!”

    摇光点点头,道:“免了,你师父呢?”

    青年不敢怠慢,回道:“师父他老人家正在大殿和诸位师叔议事,师叔要不要弟子前去通报?”

    摇光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去找他,你去忙吧!”

    “是,那弟子先告辞了。”

    摇光对展言道:“走吧!我带你去见掌门。”

    大猫睡眼惺忪,似乎还以为在云团上,展言拉着它跟着摇光走去,心里想道:“师父为什么不御剑呢?这样不快多了。”

    摇光在前面说道:“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不御剑飞行吧?”

    展言一愣,心道:“师父是不是会读心术啊!我怎么有一点儿想法他都知道,这也太吓人了吧?”他吐了吐舍,道:“没有…没有,弟子怎么敢这样想。”

    摇光不置可否,说道:“云虚观一直有个默然的规定,不管是谁,即使是掌门都不能在观内御剑飞行。一是为了表示对师门的尊敬,二是因为有可能会激活灵魂之力。你看见在阶梯两边的石像了吗?”

    展言踮起脚尖看了看,道:“嗯,弟子看见了,三边阶梯,总共六尊石像。这些石像有什么特别吗?”

    “你别小看这些石像,他们的本像是麒麟。本门祖师为了护持本门平安,以莫大的法力在每尊石像内都注入了一点麒麟的灵魂之精,如果有人闯山和闹事就会激活这些石像。”

    展言从摇光嘴里听到的无一不是千奇百怪的事,现在他都已经麻木了,也不觉得奇怪了,只是不住的点头。

    走过石阶,映入眼帘的又是一片用青石板铺成的广场。

    广场中央不是太极图,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鼎,里面还插着三柱巨香,香烟袅袅,加上时不时飘来的云雾,展言觉得真是犹如人间仙境。

    展言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还是石阶,只是这个石阶并没有分成三段,而是一个整体。

    摇光脚不沾尘的迈过石阶,感觉轻松自在。而展言则如大猫一样手脚并用的向上爬去,累得气喘吁吁,幸好他是从山里长大的孩子,不然还真吃不消。心里暗暗叫苦:“见鬼了,这里的石梯怎么比下面的石梯难爬的多,看样子也不会比下面的多多少啊?”

    爬到最后,他只感觉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摇光坐在石阶尽头,取出酒葫芦喝了口酒,朗声道:“这也算是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连这个小小的石阶都征服不了,那么你也没资格做我的徒弟!”

    展言大口喘着粗气,他甚至觉得自己要死了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只想就地躺下,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做。然而他不能,他不能放弃,他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

    他咬着牙,坚定的向前爬去,可是他实在没力了,一下没抓稳石阶,身体顿时向后倒去,展言苦笑,心道:“完了!”

    并没有感觉到那种山蹦地裂的滋味,只是觉得自己腰间好像有什么东西顶着,不让自己倒下,展言用力转过头,欣慰的笑道:“谢谢你,大猫。”

    原来是大猫用头顶着展言的腰,不让他倒下。大猫低吼一声,用力一顶,展言借势又上了一个台阶。

    似乎是受到了大猫的鼓励,展言强忍着身体的酸痛,大叫了一声

    “啊…”

    惊飞了几只觅食的白鹤

    他又慢慢的向上爬去,每次当他要倒下时,大猫都会从后面帮他一把。

    如此反复,差不多过了半个钟头,他终于爬到了石阶尽头。

    他没心思去看这片广场上有些什么东西,径直躺下,再也不想动。

    摇光道:“站起来,看看下面,你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展言不想动

    “你以后遇到的困难会比这还难千倍万倍,如果你现在放弃,我立刻送你回家和你父母团聚。”

    展言以手拄地,慢慢的爬了起来,尽管他腿肚子打颤,但他还是坚定的道:“我不怕!”

    他照摇光说的俯瞰而下,发现下面的事物只剩下一个黑点,无论是树木、大鼎,还是石像、太极图都只剩下一个黑点。

    摇光道:“你发现了什么没有?”

    展言摇摇头,道:“弟子愚昧,只能看见许多黑点,其他的没有发现。”

    摇光道:“你没有山高人为峰的感觉吗?只要你站的够高,也许连天都能踩在脚下!”最后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不过展言是不会懂的。

    山风吹拂,展言感觉舒服多了。

    他回过头看去,顿时被一块大匾上的几个字震慑了,他看见那几个字时好像有辟天盖地的利剑朝他袭来,吓得他脸色煞白,呼吸急促。

    摇光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回过头来,袖袍一拂,隔断了展言的视线,展言如蒙大赦,拜道:“多谢师父!”

    摇光道:“云虚殿是当年祖师建派之时便设立于此的,这块匾也是祖师亲自题名的,后来他把一身技艺分传七人,此殿就被作为议事之用。”

    展言不解的问道:“那为什么这块匾这么…这么可怕。”他实在想不到更好的词语,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摇光笑道:“可怕?当然可怕了,祖师是何等人物,他题的字都是蕴含剑气的。你从未习过道法,自然承受不了这么强的剑气。”

    “哈哈哈哈,紫气东来三万里,果然是师弟,你几年都不回来一次,是不是要想死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师兄啊!”一个豪爽的声音大声说道,后面还夹杂着许多脚步声。

    摇光也笑道:“五师兄哪里话,几年时间对我们修道之人来说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不过小弟也很想念诸位师兄啊!”

    展言看清了说话之人的相貌,面容粗犷,满脸虬髯。在他后面还跟着几个道士打扮的人物,无一不是仙风道骨。

    其中一个瘦高,下巴留着几撇山羊须的道人怪眼一翻,道:“小师弟,你整天就在外面游荡,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摇光“嘿嘿”干笑两声,道:“四师兄,我不是回来了么?”

    摇光最怕这些师兄罗哩罗嗦的,赶紧道:“各位师兄,有什么责怪你们等会儿再说,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徒弟。”

    “嘿,你居然收徒弟了…”

    “真是怪事…”

    “就是这个黑小子吗?”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

    一个神情威严的道人越众而出,说道:“都别闹了,先进殿再说。”

    众人一时禁若寒蝉

    威严道人率先朝殿内走去,余下众人尾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