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荧惑守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171字

    严黎点点头,道:“嗯,还有件事,为兄不知该不该说。”

    “师兄但说无妨”

    严黎似乎在思考措辞,半晌才缓缓道:“我想完善剑阵”

    “什么?”摇光一声惊呼

    严黎似乎知道摇光会惊讶,一点儿也不意外,平静的道:“别人都知道我们云虚观有七星剑阵,可有谁知道这本是九星剑阵呢?当年师尊他们可是用这个剑阵大败幽都魔君,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魔教元气大伤,让他们不敢再兴风作浪。”

    摇光皱了皱眉,缓缓道:“师兄,你也知道,九星剑阵必须得有洞明、隐元辅助才行。”

    严黎双手倒背,缓缓踱步,答非所问的道:“我修行到了太平后期,已经能够隐隐窥破天机,天现异像,莹惑守心,天下恐怕即将大乱!”

    “莹惑守心…莹惑守心”摇光喃喃自语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颗碧色珠子,递给严黎道:“师兄请过目,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

    严黎接过珠子,咦了一声:“碧落珠?”

    摇光点点头,道:“确是碧落珠不假”当即又把如何得到碧落珠以及如何遇见空寂的经过说了一遍。

    严黎把珠子还给摇光,颔首道:“原来如此,那你是如何处理它的尸体的。”

    摇光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道:“师兄要是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它的尸体被我收进混沌葫了,师兄要不要我现在把它放出来。”

    严黎摆摆手,道:“不用了,你自己处理吧!”

    摇光道:“那师兄完善剑阵是为了防止魔教再犯吗?”

    严黎叹了口气,道:“师弟所言不错,如今天下正道昌盛,魔教退避,只是魔教犹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经过几百年的修养生息,恐怕又会卷土重来。幽都魔君、酆都鬼王、妖都妖祖皆不是易于之辈,天都修罗王倒是一直和我们人界相安无事。莹惑犯宿心,天下必定大乱,如果不早做准备,到时恐怕会来不及。”

    摇光眉头紧锁,道:“那师兄打算怎么办?”

    严黎道:“师弟,你自小天资卓越,为兄都是自叹不如,整个云虚观只有你同时涉猎过九殿功法…”

    “师兄”摇光打断了严黎的话

    严黎一顿,摇光继续道:“师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也只是对每殿的功法略知皮毛而已,如果要融汇贯通九殿功法,就必须要修行正一,我不过是太平中期而已,强行修行只会有害无益的。师兄为何不去把风…风翎和余洛找回来。”

    严黎道:“我不是没想过找他们回来,只是他们这一离开便是百年,再想找他们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摇光默然不语,心里自然也是明白的。

    半晌,严黎才开口道:“算了,这事就先搁下吧!毕竟人间正道并非只有我们云虚观,我想用不了多久雾隐寺和梦墨轩也会有所行动的,到时再说不迟。”

    摇光道:“师兄说的有理,那我就先告辞了。”

    严黎点了点头

    出了云虚殿,摇光便带着展言回了他自己也许久未回的摇光殿。

    摇光带着展言来到一个院子里,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只是在院子四周还有几间房子。

    “我们摇光殿虽然人丁单薄,但是房子却是最多的,你随便选一间吧!”摇光有点儿得意的炫耀道

    展言看来看去也看不出哪间好些,只有随便选了一间。

    “吱呀”一声,摇光轻轻推开房门,一股淡淡的霉味扑鼻而来,还夹杂着淡淡的灰尘。

    “阿嚏”展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问道:“师父,这里多久没人打扫了啊?”

    “哦…我算算,大概十年了吧!”

    “什么?十年?”展言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摇光走进房内,翻了翻被子,结果他也忍不住的连打几个喷嚏,展言瞧的忍俊不禁。

    摇光一步退到房门外,边跑边道:“你自己把房间里面打扫一下吧!我先回正堂看看,等会儿我再来。”

    展言看着狼狈不堪的屋子,呻 吟了一声,苦着脸道:“是,师父。”

    摇光走了,展言只得老老实实的收拾房间。幸好他在家经常做这些锁事,不然他还真的无从下手。

    经过展言勤勤恳恳的打扫了两个小时的房间,现在看起来终于像样了,展言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摇光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收拾的怎么样了?我看看。”

    声音还在外面,人却已经走了进来,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摇光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用力拍了一下展言的肩膀,道:“不错嘛!收拾的井井有条。”

    展言疼的龇牙咧嘴,但还是高兴的笑道:“师父过奖了”

    摇光嘿嘿一笑,显然是不怀好意,展言心里掠过一阵不安,果然只听摇光道:“那厨房…”

    “师父,我懂,厨房在哪儿?交给我就是了。”

    摇光干咳一声,似乎觉得打一个孩子的主意颇为不好意思,他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理由糊弄道:“我已经辟谷多年,食不食人间烟火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不吃饭恐怕会饿死的,我可没那么多仙丹给你吃。”

    “是是是,我知道师父都是为了我好,师父告诉我厨房在哪儿吧?我先收拾一下。”

    “我带你去吧!”

    摇光又带着展言去了厨房,厨房和展言的房间相距不是很远。

    紧连着厨房的还有一间屋子,屋内放着一张八仙桌,灰尘已经覆盖了桌子的本来面目,这大概就是用膳的地方了。

    再看看厨房,展言觉得自己的头大了不止一圈。

    揉了揉自己的大头,展言问道:“师父,有井吗?这没水可不行啊!”

    “有,出门右拐一百步有一口井,桶在厨房,我先去藏书房看看,一会儿再来!”声音还在飘荡,人又已经不见了。

    展言无奈,只得扛着扁担提着桶去打水,一百步并不远,片刻功夫就到了。

    果然有一口井,而且井旁边还有一棵大树,看样子是颗松树,但又不像,奇怪的是尽管这片区域被大树覆盖完了,但是这里并没有一片落叶。

    展言没有多想,他也没时间多想,打满水便匆匆的回厨房去了。不知怎么回事儿,展言现在觉得担一担水并没有多困难了,以前自己在家担水还得走一段停一次,现在一口气担这么远,并没有感觉多累。

    展言又开始忙碌了,直到将近天黑,才勉强把桌子椅子什么的打扫干净,被子又不能用水洗,只能拍拍了事,尽管如此,展言还是被折腾的够呛,他自嘲的想道:“看来自己也该打扫了”

    看着给自己添乱的大猫,展言还是开心的笑了,他哈哈笑道:“大猫,患难见真情啊!你放心,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喔…不是,就算没我吃的也不能让你饿着。”

    “貔貅可是喜欢吃金银财宝的,你恐怕喂不起吧?”

    摇光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来视察工作了

    展言左手提着抹布,右手提着水桶,不解道:“不对啊!大猫在我家都是吃竹叶竹笋什么的!”

    摇光的话语一滞,接着才边走边道:“真是怪了,难道是它品种不纯?难怪长的这么难看,一点儿也不威武。”

    大猫听见摇光贬低自己,很是不满,咆哮一声就向摇光扑去。

    摇光随手一拂便把它掀开了,哈哈笑道:“你要是恢复灵性我还惧你三分,现在嘛!一边儿呆着去。”

    大猫龇牙咧嘴的还要上前,却被展言拦了下来:“不许胡来,师父和你开玩笑呢!”

    摇光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对展言道:“这是咱云虚观的道袍,你愿穿就穿吧!要是觉得难看,不穿也没事儿。”

    展言拿起衣服翻来覆去的看,嘴里还啧啧有声,心道:“这衣服可比我身上这套好多了,不穿简直是浪费,等会儿试试。”

    摇光又道:“云虚观的规矩有点儿多,不过大多都是屁话,我也懒的一条一款的讲给你听,从明天开始你就开始修行日常功课。”

    展言放下衣服,他现在已经发现其实摇光这个人很随和,没有什么架子,所以他也不用那么敬畏了,他回道:“是,师父!那不知我每天要修行些什么?”

    “你去打水时看见井边那颗松树了吗?那是不落松,四季不落叶,你先每天摘五片树叶吧!”

    展言还以为是多难的事,结果不过是摘树叶,心里很是高兴,哈哈笑道:“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师父放心好啦!”

    摇光不答话,只是高深莫测的一笑,笑的展言再也笑不出来了,他试探性的问道:“师父,你是…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我怎么右眼直跳呢!”

    摇光摆摆手,道:“没有的事儿,你只管去摘,这就是你最开始的功课。”

    虽然摇光这样说了,但展言心里还是隐隐感到不安。摇光打了个哈欠,道:“三天没睡过好觉了,我可得补补。”

    走到门口摇光又回过头来,道:“你要是饿的话就自己去煮吃的吧!有什么事的话自己来找我,你出门直走再右拐就能找到我了…”

    展言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不落松,不落松,要是种在院子里连地都不用扫了。”

    也是累的很了,展言回房后,和衣倒在床上便睡着了,连他认为不错的衣服也忘记了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