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章 想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262字

    回到云虚观,摇光便吩咐展言:“你上午去摘不落松的叶子,下午我把云虚观最基本的太玄正一诀第一层:太玄告诉你。”

    来到井边,看着这颗参天大树,展言真是望而却步,在树下转悠了半天,急的满头大汗。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看能不能上树,他后退了几步,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助跳,展言眼睛一花,再一看,自己居然倒挂在树枝上了。

    “哈哈哈哈,我终于上来了。”展言忍不住放声大笑,连自己的异常都没有发现,不落松少说也有一丈高,就是用爬他也很难上的了树,现在他却一跃而上。

    展言翻过身来,他以为上树之后事情就简单的多了,不就是摘树叶吗?但是很多事情总是事与愿违的,展言随手摘了一片树叶,却是怎么也折不下来,不落松的叶子既柔且软,任你是拖拉折拽它都是纹丝不动,展言花了足足一上午的时间才摘够五片树叶,满嘴都是树叶味儿。

    当他把五片树叶送到他师父手里时,摇光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嗯了一声,吩咐道:“先去把午饭做了,下午我就传你太玄正一诀。”

    虽说对摇光的话他是言听计从,但是听到自己要做午饭,嘴里还是嘟囔了几句:“为什么云虚观没有女人,又不是寺庙。”

    凭摇光的听力,自然是能听见展言的抱怨的,不过他却没说有什么。

    “太玄正一诀是我们云虚观的入门功法,也是每个云虚观弟子必修的功法。太玄正一诀分为太玄、太虚、太清、太平、正一五层,你向往的御剑飞行是必须修行到第二层,太虚才可以的,我先把太玄传给你吧!”

    接着摇光就把太玄的法诀告诉了展言,展言默默记着,他唯一可以值得炫耀的大概只有记性了,居然一遍就记住了太玄的口诀,这是他自己也没想到的事。

    摇光听他复述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都记住了吧?不过光记住也没用的,还要慢慢琢磨才可以。”

    展言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嘴里还是念念有词。

    “师父”展言叫道

    “嗯…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展言眼里满是迷茫之色,问道:“师父,什么是道?”

    摇光一愣,大概是想不到展言会有此一问,一个毛头小子怎么会问这样千古难解的问题。

    “什么是道,什么是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摇光喃喃自语

    不过在弟子面前是不能丢人的,他干咳了一声,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

    “师父,这是道德经里面的吧?”展言不知好歹的打断了摇光的话

    摇光话语一滞,没好气的道:“道德经怎么啦!它可是由三清道尊中的道德天尊所著,同样是道家至宝,虽然很多人都是耳熟能详,但是能窥其中真谛的却是少之又少。”

    大猫打了个响鼻,似乎很是不屑,摇光瞪了它一眼:“畜生!难道我说错了吗?”

    摇光生怕展言打破沙锅问到底,搞的自己最后下不了台,那可就丢人了,得赶紧转移话题才是,于是他问道:“不落松那么高,你是怎么上去的。”

    摇光一说,展言才想起这一茬来,心道:“是啊!那么高,我是怎么上去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上去的,只得老实的说道:“我是跳上去的”

    “哦?”

    摇光并没有表现出的过多惊讶,似乎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淡淡的道:“看来莫师兄的丹药起作用了,我再帮你调息一番,你坐好。”

    展言闻言就地盘膝坐下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兵!”摇光嘴里低喝道,双手快速结了几个手印,右手渐渐泛起清光,抵在展言后背。原本无精打采的大猫似乎也被吸引了,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摇光。

    展言只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十分舒服。

    片刻,摇光收功,展言伸了个懒腰,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同时还出了不少的汗。

    摇光倒没耗费什么精力,这点小事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摇光道:“我已经帮你把体内的杂质排出体外了,感觉不错吧!”

    展言擦了把汗,感觉的确不错,这多亏了摇光,他欠身道:“多谢师父!”

    摇光不是那种严肃的人,对于展言,他是出于一个为人师表的责任,他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只要你以后好好努力,用功修行,就算是报答我了。”

    展言正色道:“师父放心,我必定不辜负您的期望,也不会让父母失望。”

    摇光点点头,心道:“这个孩子虽然比较木衲呆笨,但是性格倒是坚毅于常人,或许师兄说的不错,他真的是大智若愚。”此后,展言每天都是一如既往的打坐练功,有空就看看道德经,受益匪浅。

    只是摇光殿只有他和摇光两个人,衣食住行也就全靠展言打理了,摇光经常取笑他:“谁嫁给你可是福分,又会洗衣又会做饭的。”

    展言每次都会气哼哼的道:“还不是你逼的,我简直就是咱们摇光殿的管家!”

    摇光哈哈大笑,也不以为意。

    展言现在可是完全不怕摇光,大概是因为摇光太随和了。

    还有一点值得提到的,便是展言的酒量被练了起来,摇光每晚没事都会让展言炒几个小菜给自己下酒,还要展言陪他喝酒,说什么对影成三人太无趣了。

    展言喝醉之后便是“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每次都是摇光送他回房,弄的摇光大呼展言没用

    展言除了偶尔想家,这样的日子还是过得有滋有味。

    展言看着大猫头上出现的一支独角,问道:“师父,大猫怎么长角了啊?”

    摇光也很惊讶,大猫居然真的开始恢复灵性了,问道:“你不知道貔貅原来的样子吧?”

    展言摇了摇头

    摇光继续道:“貔貅为龙头,不过只有一支角,狮身,麒麟脚,背生双翼,会飞,形态威武,很是厉害。”

    展言摇着摇光,激动的大声问道:“真的吗?师父,真的吗?师父。”

    摇光白了他一眼,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可不一定,经常骗我喝酒。”

    摇光:“…”

    展言眼睛一转,涎着脸问道:“师父,那大猫什么时候能长出翅膀啊!”

    摇光何等的老练世故,一看展言就知道他心怀鬼胎,他故意说道:“不就是一头灵兽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啊!师父,我笨的很,到现在也只是太玄后期,不能学习御剑术。两年,我已经两年没有回过家了,不知道父母在家还好不好,我很想回去看看他们。”说到最后他居然微带哭音

    摇光一愣,看来还是自己疏忽了,这两年来自己一直以为他是在心无旁骛的潜心修道,其实在他心底最深处还潜伏着浓浓的思乡情。

    大道无情,修道一途本就是要斩断红尘羁绊,不过对于一个刚入门的少年来说却是有点儿强人所难了,摇光叹了口气,道:“你的意思是想等貔貅长出翅膀了就乘着它回去?”

    展言点点头,道:“我每天努力的修行练功,就是希望可以早点儿达到太虚,那样我就可以学习御剑术,可以回家,可是我太笨,两年了还是只有太玄后期,现在知道大猫既然会飞,我就只有指望它了。”

    听了展言的话,摇光忖道:“难怪这半年来他一直没有什么进步,原来是想家了,无法静下心来修行,让他回去看看也许还有好处。”想到这里,摇光便有了打算,说道:“正好,我也呆腻了,就下山去走走,顺便送你回去。”

    展言眼睛一亮,问道:“那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摇光思索了一会儿,半晌才缓缓道:“掌门师兄虽然已经闭关,不过我于情于理都应该知会他一声。我们先去天枢殿,然后去开阳和你莫…”

    “咦?人呢!…喂,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摇光在后面大叫

    天枢殿,一个年轻人正在恭敬的和摇光交谈,正是严黎的大弟子:吴昊,同时也是云虚观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一人,年纪轻轻便已是太清后期,可谓是天纵之才,大家都说他是继承掌门之位的不二人选,严黎闭关,天枢殿便是由他主持大局。

    吴昊不仅道行高深,而且为人也是谦恭有礼,并不是那种恃才傲物的狂人。他听了摇光的话后,欠身道:“师叔放心,师叔的话我会转告师父的,师叔一路小心。”

    摇光负着双手,点点头,道:“那我先走了”

    “恭送师叔!”

    展言对吴昊颇有好感,临走之际拱手道:“吴师兄保重!”

    吴昊一愣,随即一笑,道:“小师弟也多保重”

    “小师弟,呵呵…”

    摇光回过头来,怒道:“一路上念了多少遍了?真不害臊,我都听烦了。”

    因为要回去了,展言心情好的出奇,他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叫我,师父你怎么不多收两个徒弟啊?”

    摇光白了他一眼,道:“收你一个我都吃不消,还两个。唉,看来我摇光殿是注定要没落啊!”

    展言知道师父是那种放浪不羁,无拘无束的人,不喜欢追名逐利,所以他说这样的话展言也不会当真。

    也不知是不是云虚观的伙食太好,展言这两年蹭蹭直长,现在几乎与摇光一样高。

    “师父,你不是说去和莫师伯道别吗?这条路好像不是去开阳殿的吧?”展言不解的问道

    摇光“嗯”了一声,道:“看来这两年你也没白待,这是去天璇的路。”

    “去和黄林师伯说你又要离观吗?”

    “话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