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 苏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2944字

    摇光起身道:“黄师兄,我的来意已经说明了,就先走了。”

    黄林还是一副老学究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淡淡的道:“嗯,你去吧!”

    摇光正准备离去,却听黄林道:“师弟”

    摇光回过头来,道:“师兄还有什么吩咐”

    黄林想了想,道:“掌门师兄闭关之时曾委托我处理观内之事”

    摇光点了点头,道:“不错!”

    黄林沉默了半晌,脸上阴晴不定,最终缓缓道:“此次我门下苏靖下山历练,曾和一神秘人交手。”

    “哦?以苏师侄的道行应该是大获全胜吧!”

    黄林露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师弟取笑了,苏靖受了重伤,全靠身上的灵丹妙药才支撑到回山,刚到天璇殿便已昏迷不醒。”

    摇光眉头紧锁,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能把苏师侄打成重伤的,绝非常人。雾隐寺、梦墨轩,都是有名望的大派,他们不会无怨无故的得罪云虚观。”

    黄林脸色一沉,沉声道:“那师弟的意思是苏靖得罪了别人?”

    摇光笑道:“师兄先别动怒,听我把话说完。”

    黄林脸色缓了缓

    摇光继续道:“苏师侄的为人我们都清楚,绝不是那种无是生非的人,他与人动手这其中必有缘由,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伤了他。对了,苏师侄现在情况如何?”

    黄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身上看不出伤痕,脉象也平稳,可一直就是不醒,体内似乎有一股真气在乱窜,不知道到底伤在何处,我实在是束手无策!”

    “我知道师弟你见多识广,或许能有办法解救,还请师弟看在同门的份上,帮忙看看苏靖的情况。”以黄林孤傲的性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事情有多严重了。

    摇光道:“师兄言重了,我也不一定有把握,看看再说吧!”

    几人来到苏靖床前,苏靖面色平和的躺在床上,犹如睡熟了一般。

    摇光替他把了把脉,果然和黄林说的一样,脉象平稳,和常人没什么两样。

    展言在旁边也不敢出声,怕打扰了摇光,看着摇光脸上一会儿严肃一会儿惊讶的表情,展言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

    半晌,摇光才长长舒了口气。

    黄林赶紧问道:“师弟可看出了什么端倪?”

    摇光抱着双手,缓缓道:“师兄所说不错,苏靖体内的确有一股真气在乱窜,我试着将它逼出苏靖体外,可是却无法把压到一处,似乎有灵性一般。”

    黄林道:“师弟可看出他是被什么所伤”

    摇光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沉吟了半晌才道:“雾隐寺、梦墨轩皆没有这种伤人于无形的功法。魔教妖都、幽都、酆都自百年前和中原正教一战之后便已消声匿迹,也不太可能是。而天都修罗王一直和人间相安无事,也可以排除。十洲三岛上的散修很少有人涉足神州浩土,都是世外高人。中原的修真世家倒是有可能,这些修真世家靠着祖上积德,自恃甚高,目中无人,族内多是些纨绔子弟,像不夜城的凌家,碎梦城的易家。但是以苏靖的伤势来看,也不太像伤在他们的手上。”

    展言听的目瞪口呆,摇光说的这些他是闻所未闻。黄林心里也是惊诧不已,暗道:“摇光师弟怎么知道这么多”,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道:“师弟真是见多识广,那不知师弟可看出来苏靖到底是受的什么伤?”

    摇光淡淡的道:“苗疆!”

    黄林眼中精光暴射,喝道:“什么?师弟是说相思门?”

    展言被吓了一跳,心里骂道:“没事吼什么?吓死我了。”他一直对黄林都没什么好感,所以更谈不上尊重了。

    摇光点了点头,道:“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苏靖的伤势很像中了相思门中的相思蛊。”

    “难怪,难怪。”黄林一连说了两个难怪

    摇光问道:“不知苏师侄是什么时候下的山?”

    黄林道:“说来很巧,就是在展师侄上山的前一天。”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苏师侄下山也有两年了。”摇光似乎已经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黄林点点头,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

    摇光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苏师侄喜欢上了相思门中的弟子。”

    听了摇光的话,黄林脸色阴沉,道:“哼,这个孽徒他敢,要真是如此,我也不必费心费力地救他了。”

    “咳”摇光咳了一声,道:“师兄,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具体情况还要等他醒来再说。”

    黄林虽然嘴里说的那么坚决,但是真要他看着自己的爱徒不治而亡,他还是做不出来,黄林道:“相思蛊是相思门中最厉害的蛊毒之一,据说中者全身没有知觉,七日之后苏醒,苏醒之后全身便开始慢慢溃烂,直到死去,让被害人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点一滴撕裂,腐烂,真是世间少有的歹毒邪法。”

    展言听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心道:“这也太折磨人了,还不如直接来一刀痛快。”黄林继续道:“如果没有相思门的独门解药,基本上是无药可救的,师弟可有什么办法没有?”

    摇光问道:“不知苏靖回来几天了?”

    黄林这才想起苏靖已经回来了四天,在加上他赶路,这样算来,七天已是不远,黄林急道:“师弟先别问那么多,苏靖恐怕不能再拖下去了,你有什么办法就快说出来吧!”

    摇光道:“师兄别急!你我各自用功,把蛊毒从苏靖的奇经八脉中逼至他头顶百会穴,我再以碧落珠封住其去路。”

    黄林来不及询问摇光如何会有碧落珠,只是脸色凝重的点点头。

    摇光也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同样严肃的喝道:“展言扶着苏师兄,等会儿把这个塞到他嘴里。”说完便把碧落珠扔给展言

    在这紧要关头,展言居然不呆了,接过碧落珠,快步走到苏靖床前,扶起了苏靖。

    摇光道:“师兄,我从下丹田把它逼至中丹田,你别让它逃了。”

    黄林点点头,只见他衣袂飘飘,无风自动,平添几分出尘气质。左手也渐渐泛起清光,抵在苏靖胸口。

    摇光喝道:“师兄,快!它往檀中穴逃了。”

    黄林眼中精光一闪,冷笑道:“哼,它跑不了。”

    嘴上说着,手里却没停下,左手在苏靖胸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太极图,苏靖身躯一震,嘴巴微张,摇光见机捏住苏靖的下巴,喝道:“展言,就乘现在!”

    展言紧张的手心冒汗,手忙脚乱的才把碧落珠塞进苏靖嘴里。

    做完这些,展言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

    摇光白了他一眼,道:“事情还没完,扶着他!”

    展言又赶紧扶起了苏靖

    摇光与黄林对望一眼,然后同时点点头,喝道:“摇光!”

    “天璇!”

    两人以指为剑,在苏靖泥丸附近布下了一个小七星剑阵。

    片刻,苏靖头顶渐渐冒出了白烟。

    “呕”,苏靖吐出了一口黑血,展言不能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血溅的自己满身都是。真是惨不忍睹啊,展言只得闭上了眼,心里暗呼:“倒霉,倒霉。”

    “好了,扶他躺下。”摇光的声音传来

    展言睁眼望去,只见黄林与摇光都已收功,站在一旁。

    展言又扶他慢慢躺下,却听他在呢喃着什么,只是他没听清。

    展言皱了皱眉,俯下身体,耳朵贴在苏靖嘴边。

    “诗婧…”

    “苏靖?他喊自己的名字做什么?”展言嘀咕道

    “展言,你在做什么?”

    “额,没什么!”

    展言赶紧扶苏靖躺好,管他念着谁呢?

    黄林见苏靖已无大碍,拱手道:“多谢师弟,如果不是师弟鼎立相助,恐怕苏靖是凶多吉少。”

    摇光摆了摆手,道:“师兄见外了,其实我也没多大把握能驱除这苗疆第一蛊,他能安然无恙也是他的造化。”

    黄林这才想起碧落珠来,道:“碧落珠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师弟能得此物也算是有福了,只是苏靖尚未苏醒,恐怕无法将碧落珠完璧归赵。”

    摇光道:“无妨,暂时留在苏靖体内吧!这样他也会痊愈的快点儿。”

    这样一耽搁,摇光看天色已经不早,拱手道:“师兄,天色已经不早,我准备明天就下山,今天还得回去收拾一番,就先告辞了。”

    “师…”黄林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点点头,道:“好吧!那我就不留师弟了,明天一早我便叫人把碧落珠给师弟送来,师弟在外面多小心。”

    出了天璇殿,展言道:“师父,我们现在去找莫师伯吗?”

    摇光点点头,道:“我们这一走,恐怕还不知道何时能回来,当然还得拜托你莫师伯帮我们看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