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章 都想下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413字

    这两年来,展言早已经和开阳殿的诸位师兄打成一片,尤其是舒翰,几乎和展言亲如兄弟,而在展言心里也是早就把他当作了大哥。

    他和摇光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开阳殿,首先就遇见了舒翰,舒翰一见是展言和摇光,高兴的道:“莫师叔又来找师父下棋吗?展师弟近来可好?”

    摇光伸了个懒腰,道:“今天可没空下棋,你去安排晚饭吧!我去找你师父。”

    展言心道:“师父脸皮可真厚”

    翰舒可能也是习惯摇光的性格了,欠身道:“弟子马上就去,师父在房里。”

    摇光也不敲门,大喇喇的推开莫云轩的房门,喊道:“师兄,你在干嘛?”

    莫云轩放下手里的书,回过头来,道:“师弟你又技养难耐了啊!”

    摇光走进房内,左顾右盼的,末了重重的一点头,似乎看中了什么东西,说道:“师兄房间里布置的挺别致啊!”

    莫云轩心下一懔:“今天他怎么这么反常,莫非有什么阴谋?”,想到这里,不禁警惕道:“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得了。”

    摇光自己倒了杯茶,自酌自饮的道:“哎,我说师兄,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准备明天下山。”

    “什么?又下山?我说今天起床之后怎么眼皮直跳呢!”莫云轩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如果只是下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摇光道:“原来师兄一直记挂着我呢!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莫云轩笑骂道:“没个正形,我是怕你走了没人陪我下棋。你今天来,不是单单说这个的吧!”

    摇光摇头晃脑的道:“非也,非也。我今天来,正是向师兄辞行的,我这一离山,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回来,我准备带着展言去历练一番,关在笼子里养大的虎,养大就变成猫了。”

    莫云轩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我们云虚观也只有你才有这么逍遥自在,这是个机会,我看不如让舒翰跟着你下山闯荡一番。”

    摇光还准备说下话,却听展言在门外叫道:“师父,师叔。舒师兄说晚饭已经备妥,请师父和师伯一起用膳。”

    摇光哈哈笑道:“舒翰这小子办事利索,又这么懂事,带着他就带着他吧!既然饭菜好了,我们还是边吃边说。”

    莫云轩笑道:“你干脆搬过来住得了”

    两年前的一幕又重新上演,展言还是坐在下席吃饭,舒翰在旁边陪酒。唯一不同的是上次是接风宴,而这次是决别宴。

    酒过三巡,展言居然没啥事,只是微微有点儿脸红,舒翰道:“师弟酒量越来越好啦!”

    展言嘿嘿笑道:“这还多亏师父“提携”呀!”提携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莫云轩恍若未闻,岔开话题,道:“舒翰居然已经是太清初期了,进步挺快的啊!”

    舒翰站了起来,欠身道:“师叔谬赞了,我和掌门师伯门下的吴师兄比起来可还差的远。”

    莫云轩招了招手,道:“你坐下,你吴师兄惊才绝艳,便是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是自叹不如。不止是天枢殿,就连整个云虚观都是引以为傲,再加上他比你早入门几年,道法造诣比你高也是正常的。”

    莫云轩也点头道:“修道,讲求的是心平气和,无欲无求,你能以你吴师兄为榜样是好的,但是千万不能迷失了自己的本性!”

    莫云轩顿了顿,又道:“在你看来,什么是道?”

    舒翰一怔,不知道师父为何会有此一问,只得讷讷道:“弟子愚昧,不知道什么是道,还请师父示下。”

    莫云轩叹了口气,道:“人法天,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这是道家的无为之境。佛家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们讲就普渡众生,这是他们的道。魔教则是随心所欲,无法不用,即使是伤天害理,在他们看来也是理所应当,这是他们的道,却是为世人所不齿的。寻常小老百姓则只求安居乐业,你能明白吗?”

    舒翰还未说话,展言却怯怯地道:“师…师伯的意思是不是说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与行事准则。”

    莫云轩欣赏的点了点头,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摇光也暗暗点头,望向展言的眼神都充满了诧异,似乎是第一天认识展言。

    莫云轩又道:“所以道全靠你们自己去体会去领悟,而我所说只是我自己的见解罢了,舒翰。”

    “弟子在!”

    “你明天跟着你摇光师叔下山,去历练一番。”

    “什么?”却是展言失声叫了出来

    舒翰也是始料未及,只是条件反射般的道:“是!”

    莫云轩又对摇光道:“舒翰还要拜托师弟照顾一二”

    摇光咳了一声,小声道:“师兄,莫问天…”

    莫云轩心里一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道:“什么?”

    摇光打了个哈哈,道:“没事儿,没事儿,我当然会照顾舒翰啦!师兄放心。”

    这一席饭,足足吃了一个小时,展言知道舒翰也要一起下山,心里高兴,便又多喝了几杯,结果喝得是:酒酣不知来时路

    第二天,展言很早就起床了,匆匆忙忙的洗漱一下,便跑去敲摇光的房门。

    结果他又如两年前一样,看见一人穿着蓝色道袍,站在摇光门前,上次是舒师兄,难道这次还是他?

    展言轻轻地叫了声:“师兄!”

    那人回过头来,果然也是一表人材,但却不是舒翰。看他一脸忧郁,不正是昨天那个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苏师兄?

    苏靖打量着展言,除了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外,并没有看出有其他什么特别之处。他虽然才回山,但肯定是知道展言的,不过也不太确定,于是迟疑道:“你是…展师弟?”

    展言呵呵笑道:“原来苏师兄也知道我啊!苏师兄的伤怎么样了?”

    苏靖笑了笑,只是笑容中多了一丝苦涩,道:“多谢师弟关心,我已经没有大碍。”

    展言道:“那就好,那就好,苏师兄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

    苏靖拱手道:“多亏摇光师叔和展师弟援手,师叔还没起床吗?”

    展言正准备说自己没出啥力,却听见有人在说话,便回过头看去,发现不远处又来了两个人。两人都是身高膀粗,神态威武,除了样貌不一样,基本上就是一个人,展言心里一惊:“这不是五师伯那个土匪吗?另一个是…天,另一个是他的爱徒袁烈。”展言眯着眼总算把他们师徒认出来了

    果然,许焱人未到声先至:“哈哈哈,苏小子,展小子,老七起来了吗?”

    苏靖和展言面面相觑,展言咳了一声,便准备上前,却听见摇光的声音传来:“五师兄,大清早的不睡觉,有何贵干哪。”摇光不知几时已经站在院子里了

    这时许焱和袁烈也已来到展言他们身边,苏靖和展言同时欠身道:“参见五师伯(叔)!”

    袁烈也拱手道:“参见七师叔!”

    许焱大手一挥,摇光也是手一挥。

    许焱径直对摇光道:“我说老七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摇光耸拉着眼皮,好似没睡醒一样,道:“师兄何出此言?”

    许焱哼了一声,道:“你要带着展小子和舒小子下山历练,为什么不告诉我?”

    摇光道:“原来是这个啊!我哪儿是去历练,我是送展言回家。”

    许焱呸了一口,道:“我管你是不是送他回家,反正既然六师弟门下的舒小子去了,我门下的袁烈也要去。”说到这里,他大吼一声:“袁烈!”

    袁烈同样声如洪钟,道:“弟子在!”

    许焱继续大喊,震的展言耳膜微疼

    “告诉七师叔,你要不要下山。”

    摇光揉了揉太阳穴,似乎颇为头痛,他硬生生的截断袁烈的话:“好了,好了,带着他就是了。”

    许焱心情大好,哈哈笑道:“这就对了嘛!”

    而这时舒翰也已经过来了,同样是一身蓝色道袍,背上负着把长剑,看起来风度翩翩,虽然苏靖比起他来丝毫不逊色,但却没他这么阳光。他欠身道:“见过五师伯、七师叔。”

    许焱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摇光打量了苏靖一眼,道:“你来干什么?”

    苏靖道:“弟子昨日承蒙师叔出手救治,感激不尽,今日特来面谢师叔。”说完从怀里掏出碧落珠,恭敬的递给摇光,道:“多谢师叔为我驱毒”

    许焱听说苏靖受了伤,就已经很惊讶,现在又看见了碧落珠,当即问道:“苏小子中了毒,我怎么不知道,老七,你那是碧落珠吧?”

    苏靖摇头苦笑,道:“弟子技不如人,辱没了师门,没被师尊责罚已是惶恐,如何还敢大肆张扬。”

    许焱皱了皱眉,估计是没听懂,果然,他大声道:“苏小子,别咬文嚼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老许是个粗人,你就说你是怎么受的伤的吧!”

    苏靖迟疑了一阵,不知该如何回答。许焱是个急性子,等的不耐烦,便向摇光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摇光笑了笑,答非所问的道:“你不是技不如人,是被情所困吧?”

    苏靖身躯一颤,半晌,才缓缓道:“什么都瞒不过师叔的慧眼。”

    摇光道:“叫什么名字?”

    许焱几人面面相觑,听不懂他们两人在说什么。

    苏靖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嚅嗫,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他长出了口气,似乎做了个重大的决定,道:“她叫诗婧,弟子有一事恳求师叔,还望师叔答应。”

    摇光眉毛一挑,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淡淡的道:“你说吧!”

    苏靖道:“请师叔带我下山!”

    摇光叹了口气,道:“你想去找她?如果被你师父知道了,你可知道后果?”

    苏靖点了点头,道:“弟子知道,师尊说如果弟子执迷不悟,不知悔改,便将弟子逐出山门。”

    许焱听的云里雾里,但既然已经说到逐出师门的地步,想必事情不小,他大声道:“哎呀!到底是什么事儿?我都快急死了,你们就别卖关子了。”

    摇光看了他一眼,道:“英雄难过美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