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章 不夜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391字

    这一日天气晴朗,秋高气爽,展言娘正在院子里收拾东西,嘴里念叨着:“展言两年都没消息了,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过得习不习惯,唉。”

    “展师弟,这就是你的家吗?”

    听见有人说话,展言娘便放下手里的活,抬头望去。

    展言娘看清来人后一怔,双手微微颤抖,半晌才用不可置信的声音说道:“你是展言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展言再也忍不住,跑上前去,跪在她母亲面前,哽咽道:“娘,是展言,您没做梦。真的是展言,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来的正是展言他们五人,经过餐风饮露的三日赶路,他们终于来到了展言家里,由于展言怕惊吓了村里人,所以他们就没有御剑进村。

    展言发现自己娘的背已经在微驼,白发也多了不少,心里又是一阵心酸。

    展言娘扶起了展言,笑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时她才发现展言比以前高了不少,白了不少,看来展言在外面的日子还是过得去。

    大猫也没有忘记这个妇人,跑到面前亲昵的蹭了蹭她,展母也开心的模了摸它,只是她发现大猫头上居然长了支角,问道:“它头上怎么长角了?”

    展言自然不可能告诉她母亲,貔貅是神兽,只得信口胡邹:“它以前就有角,只是现在才慢慢长起来。”

    展言娘哦了一声,抬头刚好看见苏靖他们,为首一人邋邋遢遢,不正是摇光么?

    袁烈看见展言娘朝这边看来,便大步走上前去,拱手道:“大娘好”

    展言母亲看了看袁烈,有点儿害怕,对展言小声道:“这是你朋友吗?长的可真威武。”

    展言闻言一笑:“呵呵,他是五师伯门下的袁师兄。”

    展母心里一宽,自己还以为是土匪呢!对袁烈道:“好,好,快请屋里坐。”

    又走到摇光面前,恭敬道:“仙长快请屋里坐,这两位是?也快请屋里坐。”

    苏靖和张翰上前一步,拱手道:“伯母好!我叫苏靖(舒翰)”

    展母连声道:“好,好。”

    几人走进展言家的堂屋,他们四人再加上袁烈这条大汉,本来就不宽敞的房子显得更加拥挤,展言母亲满脸尴尬,又是端茶又是土特产的。

    展言看房子里实在太挤,还不如在院子里去,于是说道:“娘,您别忙活了,我看就在院子里挺好的!”

    他把椅子什么的搬到院子里,几人吃着展言家里的土特产,喝着农家香茶,懒洋洋的太阳晒着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展言娘插不上话,便对展言道:“我去做饭,你爹在镇子的集市上卖山药,你快去把他找回来。你跟着仙长修行了两年,评书里面说的什么缩地成寸的法术应该学会了吧?”她是一个农家妇人,哪里会知道仙家奥义,也就是道听途说而已,把仙法和评书混为一谈也不足为奇。

    不过她说的缩地成寸,倒也和云虚观的御剑术差相彷佛,这也算是云虚观比较普通的仙法。可是展言却连这普通的仙法也不会,但是自己又怎么能告诉母亲自己不会呢?

    正在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说,却听摇光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马上就走,展言,你既然两年没回家了,便留在家里陪陪双亲吧!等苗疆的事了,我们就回来接你。”

    展言和他娘都是一怔,摇光所说正是展言所想,第一,他的确是想多陪陪爹娘,第二,他知道自己本领低微,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展言母亲则是另外一种想法,展言的师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能坐坐就走呢!展母道:“仙长,你们吃了午饭再走吧!”

    展言也附和道:“是啊!师父,吃了饭再走吧!”

    摇光摇了摇头,道:“对我们修道之人来说,几天不吃饭没什么!还是先过苗疆看看吧!”

    展言娘盛情挽留了一番,只是摇光他们坚决要走,也只有随他们了。

    摇光站了起来,掏出一个东西道:“展言,把这个带着,你做了我两年徒弟,我也太懒散了一些,现在我不在你身边,这个你留着护身吧!”

    展言一看,这不正是救了苏师兄的碧落珠吗?这么贵重的东西,自己怎么能要,当即道:“师父,这个我不能要,你们此去苗疆凶险,这东西还是你带着好些。”

    摇光微微一愣,他本以为展言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没想到他还想着自己,心里对他这种尊师重教的态度还是颇为高兴,嘴里却不松口:“叫你拿着就拿着,哪儿那么多废话。在家好好陪你父母,不要以为自己修行了两年道法就到处乱跑。你们这个地方地势险峻,层峦叠嶂,但是恐怕云山深处就是恶山恶水了,就是你们家的这个后山都不简单,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去那大山深处一窥究竟,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天材地宝。”说完就把碧落珠扔给了展言

    展言下意识的用手接住,触手冰凉,自己的心境顿时平静了不少,他欠身道:“多谢师父,师父你们一路小心。”

    摇光道:“碧落珠的功效我还是给你说一下,清心解毒,宁神安康,带着修行会事半功倍,你千万不要弄丢了。”

    展言虽然知道碧落珠不是凡物,但是听摇光说完,还是有点儿惊讶,心里想道:“那我带着它修行岂不是很快就可以突破太玄了,真是好东西呀!”嘴里答道:“是,师父放心。”

    摇光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就走了”

    几人纷纷起身告辞,舒翰和展言关系最好,临走时拍了拍展言的肩膀,道:“你放心,我们很快就来找你。”

    展言点点头,道:“师父,还有各位师兄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出了展家村,几人纷纷御空飞行,苏靖舍不得用狂歌戟,就只有由舒翰带着他了。

    袁烈赶了几日路,好不容易歇息一会儿,结果到了嘴边的饭也没吃,心里老大不满意,大声道:“师叔,展大娘都在做饭了,我们干嘛不吃了饭再走啊?虽然我们几天不吃饭没多大关系,但是我牙齿可痒的很呢!”

    摇光笑了笑,道:“展言家里不容易,我们这一吃,恐怕会把他们一年都不舍得吃的东西给吃光。我们赶到前面的不夜城休息一晚,明天直接去苗疆。”

    袁烈哈哈大笑:“这还差不多”

    苗疆是个险恶之地,山高水险,和中土之人的饮食习惯,言语行为皆有不同,有些地区甚至还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多是些异族人在此居住,也多凶虫猛兽,更有巫蛊之术流传于世,如果不是有重大的事情,一般的人是不会去这种蛮荒之地的。

    而不夜城则位于苗疆和中土的交界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过往客商休息过夜的必经之地。

    由于苗疆地险人恶,所以去那边的人不是奇人异士,便是商贾巨富,而不夜城俨然成了一个中转站,被过往客商把这附近的经济带动的格外繁华。城内最出名的家族当属凌家,不夜城几乎是由凌家一手建立,所以凌家在城里的名气最大,声望最高。

    凌家是一个修真世家,与东南碎梦城的易家齐名。他们并非普通的武林世家,而是可以和云虚观、雾隐寺、梦墨轩相提并论的修真世家。

    “所谓飞步凌云八千里,多少年来无劲敌。指的便是凌家当代家主凌傲,不过我觉得这有点儿言过其实了。”这当然是摇光在说话,他见多识广,任何时候都能侃侃而谈。

    他们在下午便到了不夜城,现在正在一间客栈里吃饭。

    袁烈最喜欢听这些前辈高人的事迹了,不禁张口问道:“师叔你怎么好像有点儿怀疑这个凌傲啊?他自称飞步凌云八千里,多少年来无劲敌,应该还是有点儿本事吧?”

    摇光冷笑道:“纠正你两个错误,第一,我不是怀疑,我是确定。第二,飞步凌云八千里,多少年来无劲敌,不是他自称的,是别人恭维出来的。我想想都觉得可笑,太平盛世这么多年,他上哪儿去找劲敌?疾风知劲草,烈火炼金钢,真正的高手都是从实战中蜕变出来的。”

    袁烈喝了口酒,问道:“那如果他和楚狂云比起来…”

    “云泥之别…”

    袁烈“呸”了一声,大声道:“原来是个纸老虎”

    此时并非用饭的高峰期,客栈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可就在这么几个人里却偏偏有凌家的人。

    袁烈正准备喝酒,却听临桌一人轻哼了一声:“无知!”

    袁烈几人一听,是个女音,都回过头看去,发现正有一个约摸二十左右的女子凭窗而坐。

    他们几人居然一时看的呆了,心里都道:“好一个绝色女子!”,蛾眉螓首,眼若秋水,虽然是薄怒微嗔,却显得俏皮可爱。

    苏靖一心记挂着苗疆的事,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最先反应过来,轻轻的咳了一声,他这一咳,摇光他们都跟着咳了起来,似乎都被传染了一样,然后喝酒的喝酒,望天的望天。

    那女子被瞧面红耳赤,又见他们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加上先前对自己父亲的轻视,心里微怒,轻啐了一句:“都是些什么人!太没礼貌了。”

    袁烈性子最急,当即大声道:“小姑娘,你说谁没有礼貌呢?”

    那女子丝毫不惧,瞪着一双杏眼,道:“这里除了你们还有别人吗?山野村夫。”

    袁烈一怔,讷讷道:“谁叫山野村夫”

    那女子听的掩嘴直笑:“呵呵…呵,你是山野村夫。”

    几人见他还没反应过来,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心里暗骂:“文盲,还偏爱出头。”

    袁烈一呆,大声道:“俺叫袁烈,不叫山野村夫。”

    几人以手掩面,生怕别人看出袁烈是和他们一道的,真是惨不忍睹。

    摇光唯恐天下不乱的道:“傻小子,她是在骂你没见识呢!”

    袁烈经过摇光的提醒,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半天,气的暴跳如雷,怒道:“好你个小丫头,学什么不好,偏偏学着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