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章 凌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975字

    那女子同样不甘示弱,道:“谁让你们先没礼貌的”

    她口口声声说袁烈他们礼貌,可袁烈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儿没礼貌了,他又不擅长与人争辩,直气得吹胡子瞪眼,喝道:“好个小丫头,我今天就替你父母管教管教你,让你学会尊老爱幼。”

    背后长剑似乎感应到了主人的怒气,轻颤不已。

    袁烈正准备出手教教训她,却被摇光轻轻地拉了一下。袁烈脾气火爆,一下子就挣脱摇光的手掌,怒道:“师叔你不要拦着我,我倒要看看她手上的功夫有没有她嘴上的厉害。”

    舒翰正准备去拦他,却被摇光制止了。

    舒翰道:“袁师兄是个火爆脾气,这要伤了人,恐怕不好吧?”

    摇光摆了摆手,道:“这女子不是一般人,放心好了。”

    那女子轻哼了一声,有恃无恐的道:“打就打,还怕你不成,有本事的和姑娘出去比划,别打坏了这儿的行当。”说完也不待袁烈答话,便径直走了出去。

    袁烈大模大样的紧随其后,舒翰扔下一锭银子在桌子上,三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不多时,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已经让开了一块地方。来不夜城的多半都是身怀绝技的人,打架斗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不仅没有人因为害怕而离去,看好戏的人反而越来越多。

    袁烈现在怒火已经消了一半,况且街上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一个七尺男儿汉和一个姑娘动手,脸上还是有点儿搁不住,于是他迟疑道:“你真的要打吗?到时别怪我欺负你。”

    女子秀鼻微皱,道:“哪儿那么多废话,你瞧不起女人吗?看招!”

    话音刚落,众人便看见一道紫光朝袁烈罩去,袁烈也不再迟疑,虎吼一声:“炙焱!”

    背后炙焱应声而出,一个盘旋弹开紫光,落在袁烈手里。

    炙焱浑身通红,犹如燃烧的火焰,映的袁烈脸庞通红,众人似乎感觉温度都随之升高了不少,都又退开了一些。

    袁烈虽然比较粗鲁豪放,不过道行还是不浅的,否则许焱也不会把炙焱传给他。

    袁烈捏了个剑诀,一剑朝女子劈去,不过他没敢出全力,怕出事。女子冷笑一声,手中法器顿时化为了一把紫色长剑,同样也是一剑挥去。

    “怦…”

    红光和紫光顿时碰在一起,炸的地上尘土飞扬,在场众人都有道法秘术,手一挥便把尘土拒之面外。

    “舞尽风华画神阙,苍天难改凌云诀。我自任情朝碧落,哪管风雷吼厉穴。”

    女子念念有词,念完之后轻叱道:“凌云诀,引雷!”

    她这样一念,晴空碧日下,众人居然还真的隐隐听到风雷声,只是却迟迟不见有九天神雷落下,连袁烈都已经等的有点儿不耐烦。

    “啪”轻轻的一声

    袁烈忽然感觉身上有点儿麻麻的,然后众人就看见他头上冒烟,头发根根倒竖,神雷终究还是降了下来,虽然来的有点儿晚。

    “哈哈”不知是谁笑的第一声,接着围观的众人就接二连三的笑了起来。

    “哈哈…”

    “哈哈…”

    就连心事重重的苏靖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着自己创造的杰作,女子也忍不住掩嘴而笑。

    只有袁烈不明所以,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最后还是舒翰好心提醒了他一句:“袁师兄,你的…呵呵,你的头发。”

    袁烈一摸自己的头发,顿时怒发冲冠,呃,还真是贴切。怒道:“你居然敢耍我!”

    女子也觉得不好意思,抱歉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道行不够深厚,引不下神雷劈你。”

    袁烈哪管那么多,这次是真的有点儿生气了,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一剑化万剑。”

    炙焱凌空飘浮在他身前,一剑分一剑,分到最后犹如一片剑海,声势骇人。

    看热闹的人已经被这一片剑海吓跑了不少,留下来的道行都是不浅,甚至有几人还面露狂热之色,心里吃惊:“道家九字真言?”

    舒翰暗暗心惊,如果是一剑化万剑,自己也会,只是自己却做不到袁烈这么游刃有余,很明显,他还没有出全力。看来袁烈即使不是太清中期,也不会相隔太远。

    袁烈吼了一声:“去!”

    铺天盖地的炙焱朝女子袭去,女子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变的凝重起来。

    手里紫色法器化为一条紫龙迎上万剑,只是紫龙终究是势单力薄,开始还气势磅礴的在剑海中横冲直撞,不过很快便化成了一条普通的紫绫,掉在地上。

    而剑海却是没有一点减弱的意思,依然气势汹汹的朝女子袭去,女子吓的脸色煞白,呆呆的站着不知躲避。

    众人都暗呼:“惨也,如此漂亮的女子只怕就要香消玉陨。”这一片剑海下去还不把人扎成马蜂窝,更有几人似乎有恐血症,赶紧闭上了眼。

    袁烈也是一怔,他并没有伤人性命的想法,只是,现在自己也控制不了炙焱,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眼看就要出人命了,不少人都跃跃欲试想要救人,只是没有几人有把握能拦下这一片剑海,所以没人出手。

    摇光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不能不出手了,他双手负胸,嘴里低喝道:“一剑破空,万剑归宗!”背后清渊一声清啸,化为一道青光朝气势磅礴的剑海冲去。

    青光在这一片火红色的剑海中显得格外不起眼,但从接触这一片剑海开始,青光就没有减弱的气势。

    说起来是慢,但实际上很快,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剑海便已消失不见,炙焱倒飞回袁烈手中。

    众人都松了口气,半晌,才爆发出雷霆般的掌声。

    “好。。。。。”

    “好。。。。。”

    袁烈也长出了口气,心道:“幸好有摇光师叔在此”

    女子刚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额前秀发都被炙焱烤的微曲,真可以说是灰头土脸。她大概是还没反应过来,先是呆了一下,接着想起刚才的凶险,脚一软,便往地下倒去。

    舒翰不知怎么回事儿,心里有点儿不忍,眼看着她要落地,身形一闪,女子便倒在他怀里。

    舒翰柔声问道:“姑娘,你没事儿吧?”

    女子睁眼看去,发现一双眸子正柔情似水的望着自己,好像和自己认识很久一样,脸上一红,嚅嗫道:“没…没事,多谢公子,公子放我下来吧!”

    众人见有人出头,都散了开去,只是他们不知道,出头之人就是罪魁祸首的同犯。

    舒翰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尴尬,干咳一声,放下了女子。袁烈虽然险些伤了别人,却一点儿也没有悔过的意思,站在原地不动。

    摇光手一挥,便把地上的紫绫招在手里,嘴角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喃喃道:“果然是紫陌绫,难怪这样有恃无恐。”

    摇光硬拉着袁烈来到女子面前,把紫陌绫还给女子,道:“在下云虚观摇光,他们几人都是我的师侄,初来贵城,不懂这儿的规矩,唐突了姑娘,我在这儿给姑娘陪个不是,还望姑娘海涵,姑娘姓凌吧?”

    女子当然是知道云虚观的,虚云山中云虚观,御剑踏波真神仙,有名的修真练道门派。

    女子脸色渐渐恢复正常,虽然怒气未消,不过由于她对舒翰颇有好感,所以对他的门内师长还是不那么排斥的,只是冷冷的道:“算了,小女子技不如人,败了也是活该。”

    摇光嘿嘿笑道:“姑娘谦虚了,紫陌绫的威力不过才被姑娘发挥出一半而已,如果你开始就用紫陌绫缚住我那不成器的师侄,恐怕败的就是他了。”说到这里,对袁烈道:“快给凌姑娘陪个不是!”

    袁烈虽然不太乐意,不过看在摇光的面子上,还是瓮声瓮气的道:“对不住!”

    女子轻哼一声,不去理他,场面十分尴尬。

    摇光干笑道:“不知凌城主是姑娘什么人?”

    他不提凌傲还好,这一提又激起了她的怒火,怒道:“他是我父亲”

    说完也不待摇光他们答话,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舒翰嘴角嚅动,但是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能看着佳人渐行渐远。

    袁烈几人欲转身离去,看见舒翰还站着不动,大声道:“走啦!人都看不到了,还看。”

    舒翰轻咳一声,回过头来,道:“袁师兄取笑了”

    几人回了客栈

    是夜,忽然来了几个不速之客,指名要找白天和凌姓女子动手的人,小厮不敢怠慢,只得向摇光他们禀报。

    袁烈一听,以为是凌家人兴师问罪来了,冷笑几声,道:“哼,见就见,怕他不成。”

    摇光也搞不清到底是谁来找他们,只得见见再说。

    为首之人是一个年轻人,龙眉凤目的倒和那个凌姓女子有几分相似。

    摇光打量了年轻人一番,正准备开口说话,那人却抢先说道:“前辈可是云虚观的摇光真人?”

    摇光眉毛一挑,颔首道:“正是,我是摇光,他们几位是我的师侄,不知少侠是何人,找我们有何事?”

    那人喜道:“晚辈凌羽,家父久闻前辈是个洒脱不羁的人物,可惜一直无缘得见,这次前辈能够亲临不夜城,实在是我们的荣幸,所以家父特命晚辈前来请前辈屈尊凌家堡,也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宜。”

    摇光笑了笑,道:“你父亲是凌傲?”

    凌羽不敢怠慢,道:“是”

    袁烈就以为他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恶狠狠地道:“下午那个小丫头是你什么人?”

    凌羽笑道:“那是舍妹,凌菱。兄台就是那个破了紫陌绫的袁大哥吧?”

    袁烈更加确信凌羽是来为他妹妹报仇的,瞪着眼道:“是我又怎么样?你想给她报仇吗?”

    “袁烈!”摇光喝止了袁烈的话

    摇光又对凌羽道:“门下管教无方,凌少侠见笑了。下午之事是我们的不是,我本来想登门赔罪的,可是一直抽不开身,少侠既然来了,那更好,我在这里替我这个不成器的师侄赔个不是,希望令妹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这些山野村夫计较。但是我们还有要事,就不登门拜访了,替我向你父亲问好。”他自称山野村夫,看来心里还是向着袁烈的

    凌羽一愣,似乎是没想到摇光会拒绝,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欠身道:“前辈言重了,小妹顽童心性,几位不要往心里去,那前辈既然有要事,晚辈就不强人所难了,晚辈告辞了。”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等凌羽一行人走完,袁烈忽然道:“舒翰,你这大舅哥倒还客气。哈哈哈…”

    舒翰听他取笑自己,脸上一红,窘迫道:“袁师兄,你胡说什么呢?”

    摇光道:“袁烈你这脾气应该改改,遇事不要那么冲动,否则有你的苦头吃,刚才这个凌羽修为不浅,除了苏靖有能力和他一拼外,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袁烈不以为然,嘿嘿笑了几声。

    凌家堡,一个中年人负手立在窗前,缓缓道:“他们不肯来?”

    凌羽道:“是,他说他们还有要事。”

    中年人转过身来,正是凌傲,他问道:“菱儿情况如何了?”

    凌羽犹豫不定,最后还是老实的说道:“小妹没有受伤,也没有因为吃了亏而不高兴,似乎还要开心的多。”

    凌云叹了口气,道:“云虚观的人果然不简单,依你看来,摇光的修为如何?”

    凌羽摇了摇头,道:“孩儿愚钝,看不出他的修为,我当时看见他的时候几乎把他当成了普通人,身上更没有任何真力波动,倒是和小妹动手的那个汉子,道行不浅,整个人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般逼人。”

    凌云笑了笑:“这便是道家九字真言中敛气第一的阵字诀,那个汉子和你比起来如何?”

    凌羽想了想,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