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章 迷雾之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499字

    摇光一行四人已经来到了苗疆,正在前往相思门的路上,这里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

    “师叔,我们怎么不御剑飞行啊!走也太慢了吧?”袁烈不满的嘟囔着

    摇光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在这里来的人哪个不会腾云驾雾,但你看见有几个人是在天上飞的?”

    袁烈抬头看了看天,道:“还真没有,那这又是为什么?”

    摇光白眼一翻,懒的解释,敷衍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袁烈一怔,似乎在思索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他要是明白什么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他们才会觉得不简单,袁烈抓了抓头发,大声道:“喂,你们走慢点儿,师叔,这是什么意思啊?”

    舒翰无奈,只有给他解释:“这句话本来的意思是说高大的树木总是容易被风吹倒,而师叔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都飞在天上,肯定会有人像射乌鸦一样把我们射下来的。”

    袁烈有点儿懂了,哈哈笑道:“你的意思就是要低调嘛!”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啐了一口:“呸,你才是乌鸦。”

    舒靖无奈的笑笑:“我本来就是说的我们”

    舒翰没有来过苗疆,自然不知道相思门在什么地方,看这些地方穷山恶水,罕有人烟。苏靖一直提到三尺三,而摇光也曾提到过,自己却不知道这所谓的三尺三到底是什么,不禁问道:“苏师兄,你说你在三尺三受的伤,可这三尺三到底是什么啊?”

    他这一问,顿时激起了袁烈的好奇心,附和道:“就是!这三尺三到底是什么?”

    苏靖道:“三尺三是苗疆的一座山,至于为什么要叫三尺三,据说是因为这座山太高,高的离天只有三尺三。”

    摇光点了点头,接过苏靖的话,道:“不错,就是因为这座山太高,而且还有人说这座山是直通天上的。”

    袁烈有点儿不信,问道:“有这么夸张吗?难道比我们虚云山还要高?”

    摇光觉得应该想个方法让他信服,他想了想,道:“我们已经到三尺三了”

    几人都是一愣,尤其是袁烈,瞪着铜环大眼,道:“这是三尺三吗?果然只有三尺三,哈哈哈……”

    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一片丘陵,哪儿是什么高山。

    袁烈觉得摇光是在逗他,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

    摇光看了他一眼,道:“鼠目寸光,把头抬高一点。”

    袁烈止住了笑容,依言向上看去,他发现摇光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鼠目寸光,在这一片丘陵之后,是群山连绵的高峰,整个山林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岚烟,犹如轻纱盖体的美人,若隐若现,撩人心弦,不禁让人臆测那里是不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有苏靖面沉似水,丝毫不为这如诗如画的岚烟动容,因为他知道这看似美丽撩人的轻雾,却是相思门借林中障气布下的一道天然屏障。

    当地百姓从不涉足这些地方,因为一旦有人进入这片地区,那便是有去无回,而这片山林也确实犹如一头潜伏于此的怪兽,每每择人而食。

    “死在这里的人畜不计其数,由于尸体没人收拾,腐烂之后这里的障气越来越严重,更有那些因为无辜枉死,从而怨念太重,死后不愿坠入轮回,专门在此害人的孤魂野鬼。同时相思门在这林中布了不少的蛊毒,也许随便跑出来的一只动物就是相思门的蛊物。更何况能在此生活的生物,哪样不是毒物?所以我们入林一定要小心。”苏靖去过相思门,所以便由他负责解说地形了。

    袁烈听的不耐烦,大声道:“我说苏师兄,你就别罗哩罗嗦了,你就告诉我们相思门在什么地方,然后我们再一起冲进去,救出你的诗婧不就行了。”

    苏靖一愣,不过马上又反应了过来,接着道:“过了这片林子,然后会有三条岔道,一条是向山顶去的,另外一条是下山去的,还有一条便是去往相思门的,我们如果想去相思门,就必须通过这片障气林,这个…师叔你们不用陪着我涉险,我自己去见诗婧。”

    袁烈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昂首阔步的向林子走去,舒翰紧随其后,摇光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拍了拍苏靖的肩膀,也向林子走去。

    苏靖心里一阵感动,真是一切尽在无言中,当即也大步尾随众人而去。

    方一入林,四人都是浑身泛着淡淡的清光,障气根本无法靠近他们四周,地上的腐叶随处可见,踩在上面倒还柔软,只是偶尔夹杂着的清脆骨折声,听了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积叶太多,都已经把人畜的骨头覆盖在下面,所以他们分不清自己脚下踩着的是兽骨还是人骨。

    几人屏息凝神,丝毫不敢大意,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袁烈,也是时时警惕,生怕旁边蹦出个怪物来。

    舒翰见林子障气太浓,又快天黑了,看不清楚,当即喝道:“临,开!”目中青光一闪,他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倒把他吓了一跳,因为在他眼前正有个黑影和他面面相觑。

    猝不及防之下,舒翰被吓了一跳,不过他背后的月影倒是善解人意,不待主人吩咐,自己就是一剑斩去,顿时把那黑影劈的烟消云散。

    袁烈诧异的看着他,道:“怎么了?”

    舒翰道:“没事儿,走吧!”

    袁烈呆在原地不动,这次轮到张翰诧异了,问道:“袁师兄,怎么了?”

    袁烈冷笑几声,猛的回过头去,大吼一声。舒翰这时才看清袁烈身后有一个人脸鸟翅,马身蛇尾的怪物,看那姿势,是正准备把袁烈驮起来,可是袁烈这一吼把那怪物吼的一愣,呆呆地待着不动。

    袁烈见它呆着不动,便准备一剑把它烤熟。怪物这时似乎感应到了危险,拔腿就跑。

    袁烈哈哈笑道:“现在想跑,不是太迟了吗?”

    红光一闪,怪物便身首异处,而这时摇光和苏靖也从后面赶了上来,摇光看了一眼怪物,道:“是孰湖(见山海经),这是崦嵫山的特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袁烈双手一摊,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嘴上还是恭敬:“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原来叫孰湖。”

    袁烈皱了皱眉,道:“它只是喜欢开玩笑而已,又没有恶意,你怎么就把它杀了呢!”

    袁烈嘿嘿笑道:“我又不知道它想干什么,杀了就杀了,反正是畜生。”

    摇光叹了口气,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在你心中,人就是要比其他生物要高一等吗?”

    袁烈一怔,道:“难道不是吗?只有我们灵智最高。”

    摇光道:“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算了,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我不是说你不该杀,只是你杀了它会有大麻烦的。”

    袁烈是不懂,他最烦这些之乎者也了,不过摇光最后一句话倒是激起了他的兴趣,奇道:“不就是个畜生嘛,能有什么麻烦!”

    一直沉默的苏靖开口道:“师叔说的不错,这片林子全都是些嗜血猛兽,血腥味会把他们全部引来。”

    话音刚落,苏靖便祭出狂歌戟,虽然他并没有完全收服狂歌戟,但是还是能勉强驱使,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列!”

    青光大胜,狂歌戟散发的光芒顿时把他们四人笼罩在内,苏靖道:“师叔,舒师弟,袁师弟,麻烦你们靠近一点儿,我把狂歌戟的光罩范围缩小一点儿。”

    狂歌戟不愧是神兵,方一祭出,四周就发出刺耳的尖叫,想必是这附近的厉鬼吧!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林子里古木参天,更是没有一点儿光明。这一团青光在这黑暗的森林中显得格外起眼,他们一步一步向林子深处走去,就好像一头狰狞凶恶的怪兽张着嘴,要一点一点的将他们吞噬。

    忽然,摇光止住了脚步,他们三人也都停了下来,三人不解,摇光懒洋洋的道:“袁烈,你的麻烦来了。”

    袁烈一听,左顾右盼,由于林子里面太黑,他只能看见无数绿光在四周一闪一闪的,又不像鬼火,不知道这些又是什么怪物。

    同时“咝咝”的声音不绝于耳,袁烈嘀咕了一声:“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轰”舒靖左手引燃了一团火焰,他看了看,然后朝地下一扔,由于地上的积叶太厚,而他这又不是一般的凡火,所以才一接触到地上的树叶便燃烧了起来。

    借着火光,他们才看清四周的状况,地上是密密麻麻的长虫,周围是一些豺狼虎豹和叫不出名的怪物,虎视眈眈的盯着四人,犹如看见了美味的猎物,不少怪物流着涎水,低低的吼叫。

    它们一步一步的向前逼近,袁烈最受不了这种对峙的局面,太折磨人了,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架,袁烈虎吼一声:“他娘的,要来就来吧!”

    摇光还没来得及阻止他,袁烈便已闪出圈外。

    “炙焱”,炙焱应声而出,袁烈腾空,反手接剑,然后一剑劈去,一气呵成,动作流畅。

    “轰”,红光耀眼,犹如日出东方,无数怪物还没来的及发出惨叫便已灰飞烟灭。

    “哈哈,痛快,再来!”袁烈心情舒畅,刚才这一剑不过是他活动筋骨而已。

    不过他这一剑却激起了这些怪物的凶性,全都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

    摇光无奈的摇摇头,道:“一起上吧!苏靖前面开路,袁烈断后,要尽快走出这片树林,不然等会儿怪物会越来越多,要是把那些老怪物引来想走就走不了了。”

    舒翰从没有经过实战,不禁问道:“师叔,我呢?”

    摇光道:“你居中策应!”

    苏靖道:“就按师叔说的办,师叔你们自己小心。”

    话音刚落,苏靖就挥舞狂歌戟向前杀去,狂歌戟本身就是一件神兵,苏靖注入真力后,也没有招法可言,可横劈竖斩的倒也所向无敌,声势虽不如袁烈那样惊人,但杀伤力却丝毫不逊色。

    舒翰回过头大声道:“袁师兄,快走,不要恋战。”

    袁烈激斗正酣,一剑横扫一群怪物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向舒翰他们靠近。

    怪物并没有因为死亡而减少数量,反而越来越多,可以说是前赴后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