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章 游魂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497字

    二十一章 游魂箫

    晨的空气特别好,只是现在已经是秋天,早晨特别冷,不过他们是不在乎的。

    袁烈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看来他休息的很好。

    天还没亮,摇光靠在一棵树上打盹儿,发梢上还沾着点点露珠,不知道他有没有睡着。

    苏靖一夜都没合眼,他似乎是想让摇光他们休息的更好一点。其实修道之人本来就应该多和大自然接触,道家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很多东西都是在自然中领悟出来的。

    苏靖轻轻的擦拭着狂歌戟,狂歌戟已经敛去了它的光芒,犹如一杆普通的铁戟一般不起眼。他收好狂歌戟,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天空,紫微星还很明亮。

    “五更了吧!”苏靖自言自语

    袁烈回过头来,道:“苏师兄,早啊!我们叫醒师叔走吧?”

    苏靖看了一眼摇光,靠在树上,低垂着头,苏靖不好意思打扰他的清梦,对袁烈道:“等等吧!不急,舒师弟呢?”

    袁烈估计也是怕打扰摇光,声音居然压的特别小,道:“还在打坐,他说什么万法归自然,尤其是早上更重要。”

    苏靖点点头,道:“一天之计在于晨,舒师弟说的有道理。”

    袁烈蹑手蹑脚的来到苏靖面前,悄悄的问道:“苏师兄,相思门很坏吗?为什么不让你和你的诗婧在一起呢!”

    苏靖被问的一阵尴尬,正愁不知如何回答,却听摇光淡淡的道:“没看出来嘛!袁烈,你这么粗犷的外表下还有一颗如此细腻的心。”

    袁烈被这突如其来的打趣吓了一跳,嘿嘿笑道:“师叔,早啊!你什么时候醒的。”

    摇光拿出酒葫芦喝了口酒,道:“你以为我真的睡着了吗?不要以为我闭着眼睛就是在睡觉,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修道之人的三魂和普通人的不一样,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我们都能发现得了。”

    袁烈完全没有听清摇光说的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摇光的酒葫芦,隐隐还能听见口水吞入腹中的声音。

    最终,经过艰难的思想挣扎,袁烈还是拜倒在美酒的魅力之下,涎着脸道:“师叔,您这清风醉还有多少?能不能分我一点?”

    摇光故意装作不知道,装傻充愣的道:“你说什么?什么清风醉?”

    袁烈打了个哈哈,心里虽然不爽:“明明知道我指的什么,还装成不知道,实在是可恶。”不过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俗话说打蛇随棍上,自己想要喝酒,就得顺着他的话说,袁烈笑道:“师叔,您就别和我开玩笑了,清风醉就是您葫芦里的酒啊!”

    舒翰早已围了过来,苏靖也在一旁笑吟吟的看好戏。

    摇光一拍脑袋,大声道:“哦,原来是酒啊!你怎么知道这是清风醉?”

    听摇光问起,袁烈居然老脸微红,不好意思的道:“这酒你以前送给我师父时,我曾偷偷喝了一点,实在是好酒,比我喝过的酒都要好喝。哎…我字识得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就是喝了就忘不了的那种味道。”

    苏靖和舒翰对望一眼,似乎不太相信这酒会有这么好喝。不过舒翰倒是知道摇光除了他自己酒葫芦里的酒,是不喝其他酒的。

    摇光见他一脸猴急样,就忍不住好笑,想必也是戏耍够了,摇光道:“既然你这么想喝,那就给你喝吧!”

    说完一拍葫芦,葫芦嘴顿时喷出三股美酒,分别朝袁烈、舒翰、苏靖三人袭来,三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分别以气凝杯,美酒犹如水柱般径直落在气杯中,看起来就仿佛被他们凭空握在手中。

    袁烈一饮而尽,尚不满足,大声道:“师叔,再来点儿啊!这点儿酒只够我漱口的。”

    摇光无奈,只得把葫芦扔给他,袁烈接过葫芦,哈哈大笑,道:“谢谢师叔,我一定不会给你喝完的。”

    舒翰和苏靖两人则分别浅酌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

    舒翰道:“唇齿留香,果然是好酒。”

    苏靖也道:“馥郁沉香,回味无穷,难得。”

    袁烈笑道:“你们才知道么?这清风醉只有师叔能酿的出来,除了师叔这儿,去哪儿都喝不到。”

    袁烈喝的爽快,打了个酒嗝,忍不住长啸一声:“哈哈,痛快。”

    摇光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便道:“走吧!”

    相思门依山而建,三面悬崖,一面缓坡,像一个寨子一样,一般人很难上的去。并且相思门并不是只会蛊毒,还会能和道门一较高下的巫术。

    “巫师分为气血、灵慧、预思、摄魂、灵媒、斯辰六种,其中以灵慧巫力最高,同时地位也是最高,虽然能呼风唤雨,但他也能主宰他人命运,甚至可以要求活人祭祀他们所谓的神。巫术也分白巫术和黑巫术,气血便是白巫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受伤的人尽快康复。”这次却不是摇光在说,而是苏靖。

    袁烈和舒翰是第一次听说苗疆巫术,十分好奇,袁烈问道:“那相思门也有巫师吗?”

    苏靖叹了口气,道:“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相思门有巫师,并且这一代的门主似乎是巫道双休,很棘手。”

    摇光知道巫术本来就是由道法繁衍过来的,但并没有想到还有人巫道双休,巫术由道法辅助,修行起来必定事半功倍,反之,如果以道法为主,巫术为辅,肯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巫术虽然是由道法繁衍过来的,但经过数千年的修改、变化,已经是自成一体了,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就像巫术中的摄魂、灵媒都是属于巫术密法,道法是没有的。

    摇光抬头打量了一眼相思门的位置,靠山而建,还有围墙,有点儿占山为王的意思,易守难攻,看来只有先礼后兵了。

    摇光道:“走吧!去见识一下这个所谓的相思门。”

    几人如履平地的来到寨前,惊动了不少的相思门弟子,其中一个女子冷冰冰的道:“几位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既然是先礼后兵,当然不能失了礼数,摇光拱了拱手,道:“劳烦姑娘通报一声,我们想见你们门主。”

    女子轻哼一声,道:“我们门主是你想见就见的吗?再说了,相思门从不准男人踏进一步。”

    袁烈素来脾气火爆,摇光还未说话,他便抢出一步,大声道:“你们门主见不得人…”,他本来想说你们门主见不得人吗?

    苏靖又怕他惹是生非的,赶紧上前拦住了他,道:“别冲动,看师叔怎么说。”

    女子看见苏靖后,讶道:“是你!”

    苏靖听见声音后,打量了女子一眼,他曾大闹相思门,别人认识他也不稀奇,不过他不认识她,于是问道:“姑娘是?”

    女子道:“你还回来干什么?难道你害的诗婧师妹还不够惨吗?”

    苏靖闻言一震,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便是诗婧的消息,急切的问道:“诗婧怎么了?她没事吧?”

    女子似乎很是反感他们这一行人,见他们一点儿想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怒道:“你们听不见我说的话吗?快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袁烈一把挣开苏靖的手,怒道:“偏不走,你待怎样?告诉你,我今天还非得进这相思门不可。”

    女子何曾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直把她一张俏脸气的煞白,指着袁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袁烈白眼一翻,推开她的手,道:“指什么指,再不让我们进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女子大怒,自己本是好意,却没想到他们丝毫不领情,看来不让他们吃点儿苦头,他们是不知进退的。

    想到这里,女子把手轻轻一拍,顿时四处想起“吱吱”的声音,偶尔还夹杂着“嘶嘶”的声音。

    袁烈眉头一皱,喝道:“搞什么名堂!”

    女子冷哼一声,也不答话,转身离去。

    袁烈还欲上前质问,却发现四周不知何时都是遍布的老鼠,还有毒蛇,想必刚才的声音都是由它们发出来。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蛊物了,看着密密麻麻的蛊物,即使胆大如袁烈也不禁吓了一跳,往后退开一步,大声道:“这是些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多,个头还如此大。”

    苏靖祭出狂歌戟,划了一个圈,一戟震飞周边的蛊物,道:“这便是苗疆独有的蛊物,大家小心,千万不要被这些蛊物碰到了。”

    袁烈怒道:“好狠毒的女子,我们和她无怨无仇,居然想着谋财害命。”估计他只能想到谋财害命这个词,便胡乱用上了。

    袁烈一怒,炙焱便破鞘而出,他一剑在手,还有那么一种岳峙渊停的气势。

    袁烈大声吼道:“相思门的给我听着,快把这些毒物弄走,不然我就让你们一个种都留不下来。”

    说完便是一剑斩去,他出手可比苏靖狠多了,一剑便从蛊物中间劈出了一条沟壑。

    摇光实在不愿平白无故的和相思门起冲突,他止制了袁烈,朗声道:“在下云虚观摇光,请相思门主出来一叙。”

    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晰的犹如在每个人耳边说话一样,不少相思门弟子根本不知道是谁在说话,还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刚才那个女子又被惊动了出来,她估计是没想到摇光他们不是一般的人,现在惊动了门主,却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众人耳边响起了一缕如泣如诉的箫声,让人头皮发麻的蛊物听到箫声后,居然如潮水般退的一干二净。

    而袁烈他们三人,包括那个女子,都痴痴地待着不动,每个人嘴角都挂着淡淡的微笑,好像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全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摇光眼中精光一闪,轻喝道:“为当梦是浮生事,为复浮生是梦中,何必沉迷其中!”

    苏靖在三人中道行最高,所以最先反应过来,愣道:“师叔,出什么事儿了?”

    摇光没有理他,自顾自地的说道:“游魂箫,引游魂。断肠人,莫相问。果然是巫道双修,居然把游魂箫融入了蛊术之中。”

    苏靖听的一愣,道:“师叔你在说什么?”

    摇光看了他一眼,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你先去把他们两个叫醒,他们的命魂刚才差点儿离体。”

    苏靖点了点头,虽然有很多疑问,但现在的确不是多问的时候。

    摇光心里同样震惊不已,游魂箫只在传说中出现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