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二章 灵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742字

    若不是自己警觉,恐怕也会着了这位相思门主的道。

    “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感觉像做了个梦。”,袁烈问道,舒翰也是满脸疑惑。

    舒翰和袁烈都醒了过来,但却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苏靖知道袁烈鲁莽,所以也不敢告诉他实情,只得道:“我也不清楚,看师叔怎么处理吧!”

    摇光知道这个相思门主不简单,恐怕比障气林里面那个不死不灭的怪物还要棘手,他不敢怠慢,不过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笑道:“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何必和这些小辈开玩笑呢!”

    话音刚落,一个如风铃般清脆的声音便在众人耳边响起:“让他们进来吧!”,女子顿时醒了过来,脸上冷汗涔涔而下,跪在地上参拜道:“是,多谢门主。”

    女子一反先前的态度,引着摇光一行人进了相思门。

    那声音又道:“带他们到清雅居来”

    “清雅居?挺不错的名字。”摇光低低的说了一句

    片刻,女子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院子里,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间阁楼,院子里挺拔着几颗松树, 楼前挂着一串风铃,只是听这风铃声明显不是用苗疆特有的兽骨做成的,不响不脆,听着却犹如沧海的声音,这是贝壳风铃,苗疆溪流都没几条,哪儿来的贝壳呢?

    看这布置根本不是苗疆的异土风情,倒和中土的人文风貌差不多。

    “布置的还挺雅致”摇光笑了笑

    摇光笑道:“绕了这么大个圈子,你总该出来让我们见见吧!”

    摇光这样一说,便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众人都是翘首以待,包括袁烈都很想见见这个神秘的相思门主到底长什么样。

    片刻,众人听见“吱呀!”一声,阁楼的门被轻轻推开,众人先看到的是一只脚迈了出来。

    “一只穿着白色鞋子的脚”袁烈嘀咕了一声

    当他看见整个人,袁烈才明白他错了,因为她不止鞋子是白的,她浑身上下除了头发是黑的,就没有其他颜色。

    众人一时鸦雀无声,似乎是被震撼了,不过不是被她的样子所震撼,而是被她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气质震撼了,素手轻扬,不染纤尘,就连久经世故的摇光都是看的一呆。

    当他们将目光移向她的脸时,不禁都心跳加快,都在想拥有如此气质的人物,应该是怎样的倾国倾城?

    不过,当他们试图看清她的脸时,他们失望了,因为她的脸被隐藏在白色的轻纱之下。

    众人一呆,似乎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期望越大,失望便越大吧!

    袁烈怅然若失,大声道:“哎,等半天,原来看都看不见。”不过他还是没有太所望,至少从身材来看,这绝对不是什么红眉毛绿眼睛的怪物。

    摇光倒是不在意,道:“你就是相思门主?”

    女子点了点头,道:“久闻云虚七子之一的摇光是个放浪不羁的人物,今日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不知道她是真的称赞还是假的逢迎,摇光也不在意,笑道:“好说,你居然拥有传说中的游魂箫倒是让我大吃一惊,并且还能够把巫蛊之术融入里面,当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女子笑了笑,听着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她笑道:“你今天来就是专程说这个的么?”

    摇光指了指苏靖,道:“你应该知道吧?”

    女子笑容一敛,她其实早就注意到苏靖了,只是她没想到苏靖居然没有死,女子冷冰冰的道:“中了相思蛊能活下来的人,你是第一个。”

    摇光拦下了又想出头的袁烈,道:“他命大而已,闲话少说,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你既然知道我们来的目的,那不知你的意思是?”

    女子道:“天下男儿皆薄幸,所以我相思门只收女子。入我相思门,终身不嫁人,这是相思门的规矩,谁都不能坏了这个规矩,即使是你,大名鼎鼎的摇光,也不行!”

    摇光笑了笑,道:“天下男儿皆薄幸?也太片面了吧!”

    女子冷哼一声,道:“难道不是吗?就算我让他们在一起,难道你们云虚观就能容得下吗?”

    苏靖道:“不劳你费心,如果师门不容,我便带着诗婧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女子听完苏靖的话后,冷笑道:“哼,你倒是想的挺美,你要带走诗婧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

    袁烈大声道:“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啊!”

    女子道:“第一,诗婧必须待在云虚观,否则免谈。第二,她要修行你们云虚观的法诀。”

    苏靖三人一怔,因为在他们的认知中,云虚观只有男人,从来没有收过女子,这能行吗?袁烈道:“我们门内的功法只适合男人修炼,她一个女人怎么能炼。”

    女子道:“你怎么知道就不适合女子修炼?”

    袁烈被问的一愣,是啊!为什么不适合女子修炼?他无法自圆其说,只得讷讷道:“因为…因为从来没有女人修炼过。”

    女子听见袁烈的话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且还笑的很欢,好像听见了什么最可笑的事情,袁烈被笑的恼羞成怒,喝道:“你笑什么?”

    “呵呵…呵,你怎么知道没有女子修行过?”

    袁烈哑然,他的确不知道有没有女子修炼过,只得悻悻地闭嘴。

    摇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心里寻思道:“她怎么知道门内有女子修行的?看她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像是信口开河,我试试便知。”摇光缓缓道:“你说的不错,太玄正一诀女子的确可以修炼。但是,没有辅助功法,也是没用的。”

    女子讥笑道:“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你要我说完吗?”

    摇光心里一惊,听她口气,显然是还有后话,难道她知道云虚观不为人知的秘密?转念一想,摇光便已拿定主意,道:“滋事体大,我也做不了主,还是回山问问掌门师兄的意思吧!”

    女子道:“请便,送客!”

    苏靖欲言又止,最终话到嘴边,还是吞了回去,既然事情已有周转的余地,何不试试呢!不过,他心里明白,如果想师父和掌门师伯接纳在他们眼中的邪魔歪道,恐怕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想到这里,苏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师门不同意,我就是拼死也要救出诗婧。”

    摇光临走时打量了女子一眼,虽然她蒙着面,但他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

    他本来想用道法看看这位相思门主到底长什么样的,但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因为他明白,隔着她的绝不是一层薄薄的轻纱,而且如果被她发现自己偷窥,在后辈弟子面前还真是丢人。

    摇光拱了拱手,道:“告辞!”

    几人走后,女子还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去的地方,旁边的弟子轻轻喊了句:“门主!”

    女子回过头来,道:“怎么了,诗茵。”

    诗茵,也就是最开始的那个女子,犹豫道:“他们…他们已经走了。”

    女子转身离去,道:“我知道,去通知大护法过来。”

    诗茵恭声道:“是!”

    女子回到了阁楼里,凭窗眺望,这里除了山还是山,不是障气便是猛兽,还真是一个磨历人心的好地方。

    “又在想你的故乡么?”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淡淡响起

    女子没有回头,道:“你来了”

    男子笑了笑,道:“你叫我,我能不来吗?”

    男子随意坐了下来,把玩着桌上的茶杯,道:“刚刚来的是你的故人吗?”

    女子不答反问的道:“我们认识多久了?你知道我的出身来历吗?”

    男子一怔,随即笑了笑,道:“我是不清楚你的来历的,认识么?也快一百年了吧!”

    女子合上窗子,转过身来,道:“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男子倒了杯茶,递给女子,见她没有要接的意思,便自己喝了,男子笑道:“你骗不了我,难道你改变了你创派的初衷?如果是一般的男人,你是不会让他们走出相思门的。”

    女子一奇:“哦?那你不是活的好好的?”

    男子还是那一抹笑容挂在嘴边,道:“各有所需罢了,如果我死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不过,我对你倒不完全是因为你那一身玄门道法。”

    女子冷冷道:“哼,灵巫。你既然知道我相思门的规矩,我劝你最好不要有非分之想,否则,我第一个杀了你,即便你是整个苗人的大巫师。”

    灵巫丝毫不以女子的话为意,笑吟吟的道:“你把摄魂融入普通的玉箫之中,也能制造出游魂箫的效果,还真是难得啊!”

    女子冷笑几声,道:“你的道家九字真言同样不是学的有模有样?”

    灵巫叹了口气,语气还有点儿无奈:“你对我始终是这个样子,说吧!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

    女子口气虽不似先前那样生硬,但也算不上温言细语:“你是唯一一个集气血、灵慧、预思、摄魂、斯辰…”

    “哎,打住,我可没有断袖之癖。”灵巫迫不及待打断了她的话

    “呵呵…”女子居然一反常态的笑了一声

    听见女子的笑声,灵巫并不觉得有多动听,反而觉得像取笑一般,更加尴尬,干咳一声,赶紧转移话题,道:“你就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吧?”

    女子把笑容一敛,正色道:“我学习巫术也有一甲子了吧!虽然达不到你的境界,但是微弱的感应还是有的,前段时间天现异像,迷雾之林群魔乱舞,三尺三也是妖气冲天,我有种不好的感觉,但却说不上来,所以想问问你的意思。”

    灵巫沉吟半晌,缓缓道:“你感应的不错,两年前荧惑守心,前段时间突然风云变色,虽然只有一刹那,但我却捕捉到了那一丝微弱的气息。”

    “什么气息?”

    灵巫脸色变了几变,口气也变得异常凝重,似乎还有点微微的颤抖:“恐惧的气息,犹如一头蛰伏的洪荒猛兽苏醒了过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感觉了。”

    女子心里一惊,能让这位号称千百年来巫术第一的大巫师感到恐惧,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女子道:“苗疆巫师中的预思易观天相,善治地利,熟知人和,能够预感未来,那不知你能预测到将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吗?”

    灵巫无奈的笑笑,道:“你也太抬举我了,所谓上窥天道,下知地理,那不过是夺天地造化,偷自然之巧罢了。我们只是比寻常人感觉灵敏一点儿,哪儿能真的预测未来呢?”

    灵巫突然停了下来,抬头向上望去,那张俊美的脸上多了一丝沧桑,阁楼的木板隔断了他的视线,他缓缓道:“天下即将战火四起,再无一处安身之地,你应该早做打算。”

    女子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秋风袭来,居然吹不起那看似薄如蝉翼的轻纱,女子呢喃道:“中原,我还回的去么?”,声音很小,不知随风飘到哪儿去了,会不会飘到自己魂牵梦萦的地方去呢!

    灵巫见她久久不曾出声,轻叹一口气,身影渐渐淡出了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