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四章 我们是做法事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9本章字数:3156字

    心里虽然很惊讶,但脸上却是面色如常,淡淡的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下去再说吧!”

    展言察言观色,发现苏靖一脸疲态,想必这次苗疆之行并不怎么顺利。袁烈倒是神采奕奕,而舒翰却是一脸无奈。

    展言道:“师父说的对,几位师兄我们先下去再说。”

    几人落到地上,步行进村。说是说步行,其实他们的脚程比一般人要快的多。

    袁烈还是不能接受展言的变化,大猫恢复灵性后他更是认不出来。不仅是他,就算是舒翰和苏靖也都是不明所以,只有摇光心里跟明镜似的。

    袁烈看着大猫耀武扬威的在天上飞来飞去,问道:“展师弟,你那坐骑是什么东西…”

    不料,他的话还没说完,凭空便是一道闪电劈下,袁烈猝不及防,被劈的浑身一颤,众人也跟着吓了一跳,袁烈勃然大怒,喝道:“是哪个暗算我,给我站出来。”

    摇光哈哈大笑,笑的袁烈更是恼羞成怒,丝毫也不给摇光面子,怒道:“你笑什么?”

    摇光也不生气,只是指了指天上。袁烈抬头望去,看那貔貅神态得意,独角还冒着丝丝雷电,想必它就是罪魁祸首了。

    袁烈见自己被一头畜生戏耍,真是怒气冲霄,目眦欲裂。

    展言这才搞清事情的状况,想必是因为自己这头灵兽性子孤傲,不能容忍别人说它是驴马一样的坐骑!所以才会出角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莽汉。

    展言一阵心惊,这个袁师兄脾气最是火爆,恐怕大猫这一劈,会劈出事情来。

    果然,袁烈越想越气,怒不可遏,反手就是一剑斩去,这一剑饱含着袁烈的怒气,映的半边天空都红了。

    但是大猫却丝毫不惧,张嘴也是一个火球喷去,抵消了炙焱的剑气,并且势头不减的朝袁烈袭去。

    袁烈又是一剑劈散火球,还呸了一声,喝道:“今天不让你这畜生见识见识我的手段,你还以为我老袁是好欺负的。”

    展言一脸焦急之色,他实在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只得求助般看向摇光。

    摇光也不愿耽搁时间,当即道:“袁烈,别和它斗了,你打不过它的,它可是神兽貔貅。”

    听了摇光的话,袁烈一怔,心道:“难怪我越斗越吃力,原来这畜生是五大神兽之一。哎,输了也不丢人。”,只得悻悻地住了手。

    但是大猫却丝毫没有罢手言和的意思,还是不依不饶的追着袁烈打。

    袁烈抱头鼠窜,边跑边道:“我可不是怕你啊!我是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别不识好歹…哎哟,展师弟,快叫它住手。”

    展言这才反应过来,大声道:“大猫别闹了,你先去后山,等会儿自己来找我们。”

    众人一阵恶寒,这是猫吗?

    听见展言的话,大猫咆哮了一声,这才极不情愿的飞走了。

    摇光心里纵有千般疑问,但也只得暂时压下,淡淡的道:“今天就走吧!你有什么话要和你爹娘说的就快说吧!”

    展言其实早就盼望摇光他们能早点儿回来了,因为他想学习御剑术,学会御剑术之后他就可以瞬息万里,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方便的很,回家自然就更不在话下。

    倒是袁烈被大猫劈的心有余悸,只想早点儿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展言去地里找到了正在干活的母亲,说师父他们来接自己来了。

    展母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活,催促道:“快,带我去见仙长。”

    又是两年前的那一幕,展言和亲人话别,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父亲并没有在这儿。

    展母恭恭敬敬的来到摇光面前,恭声道:“仙长,展言给您添麻烦了,希望仙长多多担待。”她不会说话,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摇光也知道这个妇人是为自己的孩子着想,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当然不能在她面前贬低展言,点头道:“这个你放心,展言很听话,也很勤奋。”在展言母亲面前,摇光还是着实夸奖了展言一番。

    展母听摇光如此说,欣慰的笑了笑,不住的道:“都是仙长的功劳,是仙长教的好。”她是农家妇人,自然不会用什么名师出高徒之类的话。

    展母又对展言嘱咐道:“一定要好好听仙长的话,遇事要忍让,天冷要记得添衣服…”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

    展言听的不耐烦,打断了她的话:“好啦!娘,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在家也要多保重,我走了。”

    展母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道:“你也不小了,很多和你同龄的都已经有了孩子,你自己在外面要多留意,有合适的就带回来让我和你爹看看,只要你喜欢就好,我们没有什么意见,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回家找吧!”

    展言一阵无语,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些儿女情长,又是父母在着急了,他也实在是怕母亲说这些,所以赶紧敷衍道:“是…是…我知道,你们自己保重啊!我走了。”

    摇光见展言急不可耐,摇了摇头,对展母道:“我带展言走了”

    而这时,舒翰居然从怀里掏出几锭银子,背着展母递给展言,道:“不要让伯母在家那么辛苦,拿着。”

    展言一呆,不明所以,随即想起了无功不受碌这句话,把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推辞道:“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要,舒师兄你自己留着吧!”

    舒翰本来就是因为展言的家境而起了恻隐之心,所以坚决要展言留给他父母。

    “不行!不行!”

    “拿着,拿着。”

    两人推来推去,看的袁烈莫名其妙,当他得知事情的始末后,哈哈一笑,道:“展师弟,留给大娘他们吧!他们不容易。对了,我还有点儿银子。”说完又从怀里掏出几锭银子递给展言,他虽然鲁莽,但却也是个重情义的人

    展言双手齐挥,坚决不要,三人闹成一团,摇光道:“展言,留给你母亲他们吧!我们修道之人要这些世俗之物有什么用。”

    展言无奈,既然师父都这样说了,也不能再推辞了,接过银子,转身递给他母亲,道:“娘,你们在家多买点儿东西吃,少种点儿地。”

    展母一看,这莫不有四五十两银子,又惊又奇,道:“这么多银子,你哪儿来的?”

    展言知道自己如果说是师兄他们给的,娘是肯定不会要的,所谓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展言顿时想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是我和师父去别人家做法师赚的,门内不愁吃不愁穿,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听到这话,摇光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幸好他道行高深,这才稳住了身形,他咳嗽了一声,道:“走吧!”

    展言娘将信将疑,就怕这个钱来路不正,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要,嘴里嘀咕道:“原来仙长还会做法事,那以后展言就算学不成什么东西,也不会饿着了。”

    “您就拿着吧!”,展言瞧的心急,把银子朝他母亲怀里一塞,逃之夭夭。

    出了展家村,几人又祭起仙剑,破空而去,虽然展言现在是万事俱备,可惜东风一下是吹不到他这儿来的。

    所以他想自己飞是不行的,幸好有大猫,否则他又只能依靠摇光了。

    他乘着大猫可是气势非凡,似乎比御剑飞行还要威风,毕竟用神兽当坐骑并不像骑马那样屡见不鲜。

    袁烈如避蛇蝎般的避开展言,准确的说是貔貅,因为他又怕飞来横祸,惹的众人一阵发笑。

    舒翰他们都只是口耳相传的听说过貔貅,但当这神兽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一个个却又是有眼不识泰山了,若不是摇光提醒,他们都会和袁烈一样,只当它是一头会飞的怪物。

    舒翰道:“展师弟,这些神兽的性子最是高傲,你为何训服得了啊?”

    展言哪儿是训服的,明明就是这头貔貅是个异种,赖在他家不走而已,不过他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这样说,万一得罪了神兽,它一发怒还不把自己摔的粉身碎骨?只得道:“我是把它当朋友的,余师叔说过,天地万物都是平等的,不应该有门户之见,种族之分。”展言不自觉的就想起了那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余师叔的话。

    几人一怔,都没反应过来,云虚观并没有一个姓余的师叔啊?

    摇光则是身形一震,原本古井无波的的内心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久久不能平息。

    即便是经历过大悲大喜的他,也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急切的声音带着颤抖,还有点儿语无伦次:“你说…什么?余…什么…余…什么?什么…余师叔。”

    袁烈他们诧异的望着他,心里不明白,这个一向玩世不恭的师叔,怎么会激动的连话都说不清?

    幸亏摇光的清渊有灵,不然恐怕他已经坠下剑去,因为他们是在半空,并非在地上。

    展言也被摇光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真被那个自称洞明殿余洛的黑影给骗了么?不过师父的话他是不敢违逆的,就算被骗,自己好像也并没有吃什么亏,还是实话实说吧!

    展言讷讷道:“就是…就是余洛…余师叔。”

    尽管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但当他从展言嘴里得到证实,摇光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长叹一声:“两百年…两百年了啊!小师弟…终于还是有了你的踪迹。”

    今天两更 我也厚颜求评分、求花求钻,求打赏、、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