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章 议事【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30本章字数:3325字

    他们的饭菜没动,但是银子却是照给,掌柜的平白无故捡了个便宜,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这一桌饭菜热一热便又可换成银子,真是天上掉馅饼。

    掌柜的忽然发现自己准备饭菜还是少了一点儿,如果给他们做个满汉全席该多好。

    “唉”,掌柜的忍不住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又吃了亏。

    众人走后,小厮呢喃了一句:“云虚观么?”

    几人出了小店,并没有直接破空而去,他们往回走了一段,因为貔貅还在那片林子里。而且那里刚好可以掩人耳目,免的御剑时惊世骇俗。

    这一路无事,摇光现在想回山的心情用归心似箭来形容也不为过,风驰电掣般赶回门内,比展言他们快了两个时辰,如果他全力赶路的话恐怕差距就不止两个时辰。

    方一回山,摇光便径直向天枢殿奔去,一路遇到无数低辈弟子,一一恭身行礼,不过摇光现在是没空理他们。

    摇光犹如一阵旋风,从山门一直刮到掌门人的天枢殿。

    云虚观年轻第一人,也是严黎的大弟子:吴昊,看见摇光气势汹汹的奔来,先是一惊,尔后又恢复到了那种从容不迫的状态,欠身道:“参见师叔”

    摇光见是吴昊,便停了下来,袖袍一挥,道:“免了,你师父还没出关吗?”

    吴昊摇摇头

    摇光皱了皱眉,忖道:“掌门师兄果然还在闭关,他闭关之时曾委托黄师兄处理门内事宜,只是现在事态严峻,恐怕还是只有请掌门师兄才能定夺。”

    摇光道:“你能不能去通知掌门师兄一声,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这…”,吴昊迟疑了一阵,一边是师父一边是师叔,实在很为难。

    最终吴昊还是摇摇头,道:“师叔莫怪,师父闭关前曾吩咐我们不得打扰他老人家,如果观内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去找天璇殿的黄师叔。”

    “我知道,黄师兄我自然会通知,但掌门师兄我也一定要见,你如果不去禀告,我就只有硬闯了。”

    吴昊心里一惊,硬闯?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居然要硬闯天枢殿。

    吴昊沉吟了一阵,心里明白如果摇光真的要硬闯的话,以自己太清后期的修为是拦不住他的,吴昊道:“既然师叔这样说了,我就是拼着被师父责骂,也只有去通报一声了,师叔稍等。”

    摇光点点头

    片刻,吴昊又已返回,欠身道:“师叔请坐,师尊马上就到。”

    果然,不出片刻,道骨仙风的严黎便举步生风的走了出来,不过脸色却不太好看。

    想必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和言悦色的

    摇光站起身来,拱手道:“师兄”

    严黎摇了摇头,道:“到底是什么事儿?我正闭关到紧要关头。”

    摇光也知道不好意思,讪讪道:“嘿嘿,师兄,肯定是有大事,不然我怎么会在这种紧要关头打扰你清修呢!”

    严黎坐了下来,道:“你说吧!”

    摇光道:“还是把黄师兄他们都叫来吧!”

    严黎点点头,道:“也好”

    说罢,又道:“吴昊”

    吴昊恭声道:“弟子在”

    “击钟”

    严黎和摇光相继去了云虚殿

    片刻,悠扬的钟声在虚云山上响起,直上青天。

    首先到云虚殿的是许焱,接着各殿殿主都陆陆续续的到来。

    众人心里都是疑惑重重:“难道掌门师兄出关了吗?”,因为钟声就是去云虚殿议事的信号,一般来说也只有掌门师兄会击钟召集众人。

    众人进殿看见严黎后,都是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或点头或抚须。

    而他们看见摇光后,便都是一幅你什么时候回来了的表情。

    不待众人发问,严黎便咳嗽了一声,道:“都坐下吧!”

    众人依言坐好

    严黎扫了众人一眼,道:“我闭关已有两年,这期间没出什么事吧?”

    黄林起身道:“师兄放心,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就向摇光这边看来。

    不过摇光倒是安之若素,视若无睹,丝毫不在意。

    在坐众人哪个不是目光如炬的人物,黄林欲言又止的样子自然逃不过他们的慧眼。

    严黎皱了皱眉,朗声道:“只是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黄林沉吟了一阵,忽然恭身道:“我先向掌门师兄请个罪”

    严黎眼中异色一闪,语气也多了一丝严厉:“请什么罪?到底是什么事儿。”

    掌门就是掌门,即便是一向孤傲的黄林,在严黎这两句不算喝问的喝问之下,也变得觳觫惶恐。

    黄林道:“我门下苏靖喜欢上了相思邪教的弟子,并且还和摇光师弟一同跑去苗疆,说要救出那名邪教弟子。”

    众人心里一阵惊讶,没料到会是这样的事。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然掌门师兄在这儿,当然还轮不到自己发表言论,所以倒也没人出声。

    严黎脸色变了几变,道:“摇光师弟,此事可是真的。”

    摇光上前一步,看了众人一眼,许焱一幅你自求多福的表情,莫云轩则微微摇了摇头。

    周寰和杨岚倒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反正事不关己。

    摇光道:“黄师兄所言不错,苏靖他们等会儿就回来,其中详情,就由他慢慢陈述。”

    “而我惊扰掌门师兄闭关并不是因为这件事,如果仅仅如此,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众人这才被勾起了一点儿兴趣,就说嘛!难道议事就议个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吗?

    一个个都是侧耳倾听摇光的下文

    严黎眉毛一挑,道:“哦?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摇光点点头,道:“我还是先说关于余师弟的事吧!”

    话音刚落,众人惊讶的声音便此起彼伏的响起。

    “什么?”

    “余师弟?”

    ……

    严黎同样吃惊不小,只不过他要维持他掌门人的形象罢了,一派之长大惊小怪的成何体统?

    许焱性如烈火,比起袁烈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不待严黎答话,他便大声道:“小…七师弟,你说有小师弟的消息,这是真的吗?”,他本来是想叫摇光小师弟的,但话到嘴边又觉不妥,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严黎收敛心神,沉声道:“都别吵,听摇光师弟把话说完。”

    摇光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也不意外,语气苍凉的道:“余师弟…他已经去世了。”

    “什么?”

    “去世了?”

    ……

    众人的情绪明显比刚才还要激动,就差拍案而起了,一个个闹的不可开交。

    严黎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不过口气却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沉稳,低喝道:“都别吵,摇光师弟你继续说,余…余师弟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掌门师兄的威严由此可见一斑。

    摇光道:“其实余师弟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只是他的命魂被困至今,前段时间我门下展言无意中发现了他的踪迹,随后…唉,随后便魂飞魄散了。”

    听到这里,久不出声的莫云轩开口道:“命魂被困?常人有三魂七魄,人不死,魂魄不离。这样说来,余师弟的确是已经去世多年了,只是不知道他的命魂是被什么困住的?”

    莫云轩一语中的的道出了诸人心中所想

    杨岚猜测道:“难道是和碧落珠、红尘镜、紫陌绫齐名的黄泉铃吗?”

    严黎道:“黄泉铃是可以摇人魂魄的,但是要说能困住命魂,未免有点儿夸大其实了。”

    摇光点点头,道:“掌门师兄所言不错,并且黄泉铃也只是在传说中出现过罢了,而困住余师弟的阵法同样也只是在传说中出现过的。”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原来余洛并不是被困在了法宝里,而是阵法里。

    一个个皱眉苦思,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阵法。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所以摇光也不想吊他们胃口,当即道:“困住余师弟的是八卦锁魂阵”

    众人又是一阵动容,喃喃自语:“居然是八卦锁魂阵”

    “难怪,难怪…。”

    严黎皱了皱眉,道:“八卦锁魂阵据传是张驰所创,是专门对付鬼道的,余师弟为何会身陷其中?如果他三魂俱在,七魄齐聚,这个阵恐怕还困不住他吧?”

    众人一阵点头,都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摇光苦笑一声,道:“也是余师弟命该如此,如果仅仅是八卦锁魂阵,凭余师弟的道行,倒还真困不住他的。”

    黄林道:“难道还有其他什么因素吗?”

    摇光点点头,道:“谁会没事把八卦锁魂阵布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既然布在那里肯定有他的原因的,而这原因便和酆都鬼王有关。”

    或许是惊人的消息太多,众人都已经麻木了,听到酆都鬼王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黄林年轻时便是嫉恶如仇的性子,修道有成之后虽然有所收敛,但对邪魔歪道同样是深恶痛绝,否则也不会不同意苏靖的事情,当他听到酆都鬼王这几个字时,脸如寒霜,冷哼一声,道:“魔教妖人,死不足惜。”

    摇光看了他一眼,继续道:“酆都鬼王被困阵中,便想用李代桃僵之计,夺取余师弟的身体。余师弟的为人我们都清楚,他是绝对不可能成全鬼王的,所以他宁愿同归于尽。”

    众人这次并没有出声,一时间真是静的针落有声,即便是脾气火爆的袁烈也是低头沉思。

    周寰第一个打破了沉默:“就算如此,那余师弟的命魂也应该还存在吧?”

    摇光点点头,道:“摇光师弟用皆字诀震的鬼王魂飞魄散之后,自己也是真力耗尽,后续无力,更谈不上破阵了,最终虚脱而死。”

    “余师弟死后命魂被困阵中,脱离不得,犹如孤魂野鬼般待在阵中。也许是上天有意捉弄于他吧!他居然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破阵之法。”

    黄林大喜,道:“发现了破阵之法?那好啊!那样就算不能复活,也还可以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