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八章 离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30本章字数:3320字

    出了云虚殿,诸人便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展言也早已回了摇光殿,正在摇光房间外的院子里等候。

    摇光方一回到摇光殿,展言便问道:“师父,苏师兄的事情怎么样了?”

    摇光道:“你掌门师伯已经答应了,现在就看你黄师伯的意思了。”

    展言“哦”了一声,没有多大兴趣,他心里一直记挂的是关于余洛的事情!

    展言道:“师父,我怎么一直不知道咱们云虚观还有个洞明殿啊?”

    摇光道:“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那风翎呢?”

    摇光看了他一眼,很是佩服他这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勇气,说的好听点儿这叫执著,说的直白点儿就是死心眼儿。

    摇光道:“你也知道隐元吧?风翎便是出自隐元。”

    展言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既然也是出自云虚观,为何自己却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别说是他一个刚入门两年的弟子,即便是苏靖他们也是不知道洞明余洛,隐元风翎的。

    展言道:“我都没见过这个风翎,怎么能找的到她?”

    其实摇光心里同样也想找到风翎,只是他不方便在人前表露出来而已,敷衍道:“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展言白眼一翻,心里暗暗鄙视了一句:“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

    倒是摇光很好奇他为何能有这一番奇遇?摇光道:“你就没在石壁上发现其他什么东西吗?”

    展言一愣,随即就明白摇光指的是什么了,他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一匣深藏未露锋,知音落落世难逢。一夜空山惊风雨,跃跃沉吟欲化龙。此为龙吟,留赠有缘人,龙吟为八卦锁魂阵的阵眼,妙用无穷,望珍重。”

    除了还有个张驰的落款,便再没有其他字迹,展言摇了摇头,道:“没有”

    摇光还是有点儿不信,他不是不信展言,而是不信那里就没有其他痕迹,反正又要下山,不如顺道去那里看看,也许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再说黄林脸色阴沉的回到了天璇殿,苏靖早已站在思过堂等候黄林的处置。

    黄林从其他门人口中得知苏靖已经去了思过堂,便也大步流星的朝思过堂走去。

    天色已暗,思过堂少有人来,所以也没人掌灯,堂内模糊一片,黄林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堂内立着个人影,想必就是苏靖了。

    “唉”,黄林叹了口气,脸上的神色已经缓和了不少。

    闻得有人声,苏靖身躯一颤,缓缓回过头来,来的果然是自己的严师。

    黄林眉头轻皱,道:“怎么不掌灯?”

    不待苏靖答话,他袖袍一拂,两边的油灯便燃了起来,照亮了黄林那威严的面孔,也照出了他心中的不快。

    苏靖嘴唇嚅嗫,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静静地跪在了地上。

    黄林随便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心里五味陈杂,其实他又何尝愿意这样不近人情?

    “红尘易堪道难悟,掌门师兄说的对,你起来吧!”

    苏靖不敢起身,道:“弟子不听师父劝阻,有负师恩。”

    黄林和刚才在云虚殿的态度判若两人,无奈的摇摇头,道:“叫你起来你就起来吧!掌门师兄都已答应帮你,我还能说什么?”

    苏靖闻言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不过这次不是因为惶恐,而是因为激动。

    他实在没想到一向食古不化的黄林居然会这样开明,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师门不同意,他即便是背上欺师灭祖的骂名,也是在所不惜。

    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声音颤抖的道:“多谢…师父…多谢师父…”,激动之下他能想到的只有这四个字。

    黄林站了起来,缓缓踱步,语气意味深长:“我刚才在云虚殿一再阻拦你们的事情,你没怪我吧?”

    苏靖一惊,先前他心里的确是这样想过的,摇光他们都为着自己求情,而自己的师父却坚决不同意,他觉得师父实在是不通情理。

    而刚才师父的寥寥数语已经足够掩盖他所有的过错,其实站在黄林德角度来说,黄林也并没有错。

    苏靖道:“师父言重了,弟子如何敢责怪师父?”

    黄林不置可否,道:“你明日便去苗疆吧!只是…不要丢了云虚观的颜面。”

    说完摇摇头,便自顾自地走了。

    苏靖伏在地上,久久没有出声,半晌,才缓缓抬起头来,脸上满布泪痕,又朝黄林居住的方向叩了几个头。

    第二天,展言又早早的站在院子里等候摇光,大猫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每天早上都不见它的踪影。

    休息了一晚,展言现在是精神抖擞,站在院子里那也是一表人材,只是千万不要看他的脸,因为反差太大,太普通,一时不能接受。

    “哈哈,这次终于是我第一个到师父房前。”

    前两次都是被别人抢了先,这次终于轮到自己了,展言忍不住得意忘形,只是他却没想过这有什么好争的。

    站在院子里无聊,他便想学摇光他们一样:唤剑。

    其实他最羡慕的不是御剑,而是唤剑。

    他觉得只要自己低喊一声:“龙吟”,然后龙吟应声而出,落在自己手里,自己一剑在手,睥睨八方,好不威风。

    展言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当即低喝一声:“龙吟!”

    可惜不知道是他把剑袋缚的太紧,龙吟出不来,还是龙吟根本就没空搭理他,反正龙吟是没有一丝要动的迹象。

    展言心里安慰自己,肯定是自己不够诚心,心诚则灵,再试一遍。

    展言心里默默念道:“听话呀!听话呀!一定要出来…”

    “龙吟!”

    ……

    “龙吟!”

    ……

    折腾了一个早上,展言额头都已见汗,可惜龙吟还是纹丝不动。

    展言还有个不算好处的好处,那便是死心眼儿,他就是那种到了黄河也不死心,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人。

    “你在干嘛?”

    展言正准备又召唤龙吟,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大叫一声:“是谁?”

    话一出口,他就想到是谁了,除了摇光还能有谁呢?

    “哎呀!小子,脾气见长啊!居然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展言知道摇光是在开玩笑,所以也不害怕,只是觉得他可能把自己的话听到了,有点儿不好意思,讪讪的笑道:“嘿嘿,师父,我不知道是你。”

    摇光应该是没听见他召唤龙吟的,再次问道:“你在干嘛!”

    展言眼睛一转,心想:“问的正好,我正愁怎么才可以把龙吟叫出来呢!就问问师父吧!”

    展言毕恭毕敬的请教道:“师父,我怎么才能像你们一样,一喊龙吟它就出来啊!”

    摇光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道:“原来你在练习这个啊!”

    “嗯嗯嗯…”,展言连连点头

    摇光道:“太虚境界,化天地灵气为己用,以念御气,以气御剑,以诚待剑。”

    展言听的似是而非,估计一下子是反映不过来的。

    摇光继续道:“不要只把它想成是你的武器,本来仙剑法器是要自己炼化的,那样才能心意相通,更容易驾驭。”

    展言释然,嘀咕道:“难怪我叫不出来的…哎,不对,那苏师兄的狂歌戟也不是他自己的啊!”

    展言又迷惑了,讷讷道:“师父,你的清渊也是你自己炼化的么?可为什么苏师兄的狂歌戟并不是他自己的啊!”

    摇光白了他一眼,道:“你自己慢慢理解吧!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反正你记住用你的意念去控制你想要控制的东西。”

    展言挠挠头,喃喃道:“意念?那又是什么东西了。”

    听师父的意思,以自己的智慧恐怕很难领悟啊!

    不过他并没有灰心丧气,因为他自小就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千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天纵之材。

    “不想那么多了,慢慢来!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展言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摇光见他呆在原地,说了一句:“你走不走啊?不走我可走啦!”

    展言如梦初醒,大声道:“走,额…去哪儿!我们不是昨天才回来吗?”

    摇光头大如斗,有气无力的道:“你昨天没在云虚殿么?”

    展言想了想,昨天的事太多,哪儿能一条一款都记住呢!展言道:“昨天我在云虚殿啊!可你们一直讨论的是关于苏师兄的事啊!”

    摇光气的大吼一声:“笨蛋,我们今天要去雾隐寺和梦墨轩。”

    展言被吼的一愣,讷讷道:“雾隐寺就是那个空寂大师待的地方吧!梦墨轩…梦墨轩,我知道了。”

    摇光见他总算开窍了,白了他一眼:“知道了还不走!”

    慑于师父神威,展言只能边走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梦墨轩是不是就是只收读书人的那个书院?”

    摇光一奇,梦墨轩对外宣称的的确是书院,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个书院?”

    展言道:“我听我娘说的,我娘说展昆就是在那儿修行学业。”

    摇光有点儿好奇了,道:“梦墨轩不是一般的人去得了的,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这是梦墨轩立院的宗旨。”

    “不过梦墨轩并不是单单修行学业的,同时也是一座修道学院。若与大道无缘的,那就好好读书,从梦墨轩出来的不是位极人臣,便是王侯将相,所以梦墨轩不仅仅是和我们云虚观,雾隐寺齐名的天下正道,在尘世中那也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展言听的那是一个羡慕,早知道自己就该去梦墨轩。

    “唉”,悔恨之余,展言叹了口气。

    摇光似乎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冷笑道:“哼,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去梦墨轩吗?如果你不是天资过人,或者有不寻常的家世背景,根本去不了,普通人就是挤破脑袋,那也是枉然。”

    说明一下:出了点状况,可能要断更几天,诸位大大见谅 我qq390291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