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九章 醉仙城,十里香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30本章字数:3095字

    摇光这样一说,算是彻底打破了展言的希望,像自己这样的榆木脑袋也只有空寂大师那样的世外高人才看的上。

    想当初师父收自己为徒时那也是千般不愿,幸好有空寂大师替自己说好话。

    展言道:“师父,我们还要去雾隐寺么?”

    “是啊!”

    展言哦了一声,并没有告诉摇光自己这次打算好好谢谢那位慧眼识人的空寂大师。

    两人一前一后,路过练功广场。

    展言以为这次只有他和摇光两人,可是他们路过练功场的时候又看见了一条大汉,还有两位一表人材的年轻人。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袁烈,苏靖,舒翰。

    展言拱手道:“三位师兄,这么早就来练功了啊!”

    袁烈哈哈大笑,道:“我可不是来练功的,我是来跟着师叔一起下山的。”

    摇光听到袁烈的话后一个踉跄,差点跌在地上,接着便犹如鬼魅般一闪而逝,只在原地留下一串虚影。

    袁烈虎吼一声:“师叔等等我”

    展言也大叫:“师父别丢下我”

    两人尾随而去

    他们前脚刚走,又是一团黑影从苏靖和舒翰面前袭过,像个黑球,两人都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不见了踪影。

    两人面面相觑,也朝山门奔去。

    “袁烈,你别跟着我,我这次又不是去游山玩水。”

    “哈哈,师叔,师父说我跟着你能长见识,我觉得也是这样。”

    摇光无奈,他实在是不愿意带着袁烈,他性格急躁,又太莽撞。

    苏靖现在心情很好,每每想到能和心爱的人长厢私守,他嘴角都会在不禁意间露出一丝微笑。

    而舒翰也是经过莫云轩的应允,才能跟着摇光下山,其实他的想法倒和袁烈差不多,感觉上次下山自己受益匪浅,所以这次也要下山历练一番。

    先前那团黑影不是别人,就是展言的灵兽:大猫。

    它来到众人面前时嘴里还衔着半截竹子,摇光一看,然后哈哈大笑:“难怪你浑身黑白,原来你喜欢吃湘妃竹。”

    大猫咆哮一声,半节竹子顿时掉在地上,独角冒着丝丝闪电。

    摇光大笑一声:“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祭起清渊,顿时逃之夭夭。

    展言苦笑一声,道:“大猫,你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大猫打了个响鼻,神态极是高傲。

    几人纷纷破空而去,而展言又只能骑着大猫了。

    梦墨轩位于神洲浩土最繁华的地段:江南醉仙城。

    醉仙城是那些文人雅士流连忘返的风月场所,也是那些富贾商人捞金赚银的聚集地。

    由于苏靖要去苗疆,所以他们在半路便已分道扬镳。

    虚云山位于西北地区,但并不是最偏僻的西北,而梦墨轩在繁华的江南腹地,两地相距还是挺远的。

    从虚云山到醉仙城,如果马不停蹄的赶路,以摇光他们的速度(当然,不是全力赶路。),大概也只需要五天。

    他们这一路走走停停,走了将近十天,才赶到醉仙城。

    这一天,醉仙城来了几个不速之客,当然就是摇光他们一行人了。

    为免惊世骇俗,几人都是步行进城,不过大猫这次却也跟着展言他们进城了。

    本来展言是不打算带它进城的,怕吓坏了百姓,不过大猫却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让他们信服了!

    大猫见他们又要扔下自己,独自去逍遥快活,自然是不能答应的。

    心有不甘之余,大猫岂肯善罢干休,神兽的称号岂是白叫的?

    大猫自有妙计,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一只黑白相间的斑点狗,展言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摇光却是无动于衷的,笑了笑:“居然还会幻术,你还真是个怪物。”

    大猫这次听见摇光的取笑,居然一反常态的没有发怒,反而趾高气扬的吠了两声。

    这可是纯正的犬吠,展言他们一点儿破绽都没听出来。

    摇光笑道:“足以以假乱真,一般人是看不出你的本像的。”

    袁烈本来也想取笑它的,可是上次被它劈的痕迹还历历在目,又只有悻悻地闭了嘴。

    几人已经来到了城下,其实说是城也不尽然,因为醉仙城根本没有城墙,也无人看守,散漫自由,随意进出。

    但是,如果你想在醉仙城为非作歹,那便是大错特错了,有梦墨轩在此,还没有人敢在城内兴风作浪。

    “这里为什么要叫醉仙城啊!”,袁烈有点儿不明白的问道。

    不止是他不明白,就算是展言和舒翰也是不明白的。

    摇光道:“这里富甲天下,是个销金窝,不管是腰缠万贯的巨富,还是挥金如土的阔少,都喜欢来这里风花雪月,夜夜笙歌,醉生梦死,他们即便是醉了,都还是不愿回去,宁愿醉死城内。”

    “所以有这样一种说法:不愿孤独生,宁愿醉卧死,就算是神仙也会沉醉其中,所以便叫醉仙城。”

    听摇光说完,袁烈一脸苦相,讷讷道:“我还没活够呢!”

    摇光听到他的话后,只是摇了摇头,但却没有说什么,大概是觉得朽木不可雕,粉土之墙不可圬,说了也没什么用。

    日薄西山,若隐若现的夕阳洒在鳞次栉比的房舍上,无论是红砖绿瓦的庭院深闺,还是雕栏玉砌的亭台轩榭,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轻纱,给人一种朦胧的诗意。

    车辚辚,马萧萧,人来人往。偶尔传来一声小贩声嘶力竭的吆喝,似乎要贯穿整条长街。

    三三两两的孩童相互追逐打闹,一幅太平盛世的景像。

    锦衣华服的公子哥被那媚到骨子里的歌声吸引,还夹杂着风尘女子慵懒的笑骂。

    袁烈几人未经人事,听到这柔若无骨的笑声,不禁心神一荡。

    摇光倒是定力极好,轻咳一声,唤醒了如痴如醉的三人。

    展言满脸尴尬,心里直呼罪过。

    而袁烈则呸了一口:“什么玩意儿,居然还能勾人魂魄。”

    暮霭沉沉,天色渐晚,街上的行人并没有因为夜色的到来而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似乎夜晚才是他们的天堂。

    一阵夜风吹过,风中还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让人沉醉其中,特别是爱喝酒的人更是一闻就知道这是难得一见的佳酿,袁烈大叫一声:“好酒!”

    可惜不知道到底是何处飘来这诱人的酒香,袁烈的酒虫被勾了起来,可又不知道酒家在何处,直急得他抓耳挠腮。

    也是被逼无奈,袁烈大手一挥,顿时抓住一个擦肩而过的行人,问道:“这是哪儿的酒这么香?”

    那人本来走路走的好好的,岂料飞来横祸,被人硬生生的拽住,回过头一看,一名满脸虬髯的彪形大汉正在盯着自己,他没听清大汉说的什么,脸色吓得煞白,颤声道:“土…土匪”

    袁烈眉头一皱,左顾右盼,道:“哪儿来的土匪?”

    舒翰微微摇头,上前拱手道:“兄台不要怕,我们初来乍到,想问问哪儿可以有住宿的地方。”

    舒翰一表人材,温文而雅,哪儿像袁烈五大三粗,说话也是温言细语,让人心生好感。

    那人定了定神,脸色渐渐好转,讷讷道:“你们是要找过夜的地方吗?”

    “不是,我们要找最香的酒坊。”,袁烈一口打断了他的话

    听见袁烈的声音,路人赶紧道:“你们去十里香吧!哪儿既有最香的酒,也可以住宿。”

    说完不待众人答话,一把挣开袁烈的大手,溜之大吉,就怕袁烈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

    “十里香在哪儿?”,袁烈大声问道。

    可惜那人已经被他吓的不知所踪

    街道两旁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行人走街串巷,寻找那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堂。

    赌场,酒楼的旗帜随风飘荡,人声鼎沸,三五酒客大声划拳猜酒,随风飘入这几个初来乍到的异地客耳中。

    莺歌燕舞自然怡人耳目,但那市井小调也别有一番风味,小曲一首一首,评书一段一段,展言他们侧耳倾听了一番,发现说书人说的全是关于梦墨轩的事。

    想想也是,梦墨轩好歹也是这一方地主,难道这点面子都没有么?

    漫无目的,他们只能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随波逐流,只是袁烈心里记挂着十里香,所以目光一直在各种酒坊间游走。

    “门迎四方客,酒香十里飘。”,袁烈喃喃着这两句,不再走路,引的展言他们侧目。

    顺着袁烈的目光看去,几人顿时明白袁烈为何呆着不动了,他看着的不正是那叫十里香的酒家么?

    袁烈也不等摇光他们,大步跨进酒楼,神色急切,大声道:“小二,上酒,上最好的酒。”

    南来北往的客商不计其数,小二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袁烈长相粗犷,但比他还要吓人的小二也不是没见过,所以也不害怕。

    小二欠身道:“客官先请坐,您几位?”

    袁烈向门外望了一眼,大声道:“师叔你们快进来啊!”

    摇光几人鱼贯而进,舒翰发现这个酒楼是分三层的,当即道:“师叔,我们去三楼吧?”

    摇光淡淡的道:“何处不一样?”

    舒翰被问的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

    摇光不待他答话,便在摇光那张桌子坐了下来。

    无奈,舒翰也只有就地而坐。

    小二见这几人气度不凡,不敢怠慢,恭声道:“几位吃点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