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杀人石像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0本章字数:1918字

    “五花啊,你是不是特奇怪我家怎么就我一人啊?”睁着他那双被酒精刺激得有些迷离的小眼睛,二麻子第一句话就顺了我的疑问。

    见我点头,他又干了一杯:“痛快……我那娘们儿啊,死了。”

    “死了?”我只知道二麻子的媳妇儿挺能干,长得也彪悍,一个人能干两个人的活儿,家里家外从来都收拾得井井有条,却从没听说过她死了的消息,“怎么会?”

    “哎,俗话说得好啊,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就算我把那玩意儿给供着,每天上香上包子上烧鸡,它还是把我娘们儿给弄死了啊!”

    二麻子这话让我有些糊涂:“那玩意儿?什么东西?”

    “喏,就那玩意儿。”二麻子朝屋子的角落努了努嘴,我顺着看过去,只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被放在角落里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我起身想凑近一点看,却被二麻子一把拉住。

    “兄弟!你没见过它,不能就这么过去,来。”说着他从床底下又拖出来一个箱子,掀开盖子,里面都是一个个塑料袋。他随手拿出一个打开,竟然是一只保鲜膜包好的烧鸡。

    “拿着,去拜拜它,不然你会后悔的。”直接把烧鸡塞到我手里,二麻子又起身点了三炷香,拉着我一起跪到那个角落。

    “神仙爷爷,这就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我的表外甥,陈五花,给您送烧鸡来了,您吃好哈,认识一下,可别像对待我媳妇儿那样对他呐。”

    二麻子的话让我心里有些瘆得慌,他怎么说得这么邪乎。

    不过也正因为跪到了它面前,我才得以看清眼前的这事物。大概半人高,我跪下的这个角度看它正好是平视,是个石雕,刻得挺逼真,应该是猴子或是猩猩之类的动物,跟人很像,但脸上的毛让我否定了它是人的想法。穿着类似古代人的那种衣服,左手握着根拐杖,右手提着个灯笼,倒像是在赶夜路一般。

    “五花!把贡品放下呀!”我看得有些入神,听见二麻子的话才反应过来,匆匆放下手里的烧鸡,学着他的样子拜了拜,便起身回到了椅子上。

    刚坐下,我有些不解地问二麻子:“这是什么玩意儿?你怎么这么信它?还有你说对待你媳妇儿那样,怎么回事?”

    “兄弟,我要跟你说的事儿挺邪门,但都是真的,你得保证你不说出去。”二麻子又闷了一口酒,待得到我的肯定答复之后才继续跟我讲述他的故事。

    原来那石像是二麻子的媳妇儿有天在地里干活时挖到的,本想当垃圾扔掉,可二麻子看那石像刻得精致,便拿回家里擦擦干净,摆起来当个装饰。起初还没发生什么,过了大概半个月,二麻子每晚做梦都会梦到那个石像活了过来,走到他面前,嘴里嘀嘀咕咕地在说些什么,那石灯笼也变成了真的,一闪一闪冒着青光,照着那石像的毛脸让人有些害怕。而二麻子以为这石像是个神仙,被古人埋在地里,结果他婆娘造化好给挖出来了,现在显灵了要助他发达。只可惜他媳妇儿的呼噜声实在太大,导致他根本听不清那石像每晚在说什么。于是这么连续几晚之后,二麻子有天实在憋不住,就逼着他媳妇儿晚上不准睡觉,这样没有呼噜声就能听清石像在说些什么。

    他婆娘虽然彪悍,但对二麻子却是言听计从,当晚真的没睡着,静静坐在二麻子身边等他听完石像的话再醒来告诉她。

    没了呼噜声,二麻子在梦里把那石像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石像告诉他,要想发财,第一步就得先把自己变成单身。

    二麻子当即就回答了:“神仙,我有老婆的啊,怎么变成单身?休了她?”

    “休了她还不够,最好是杀了她。”石像这话让二麻子惊出一身冷汗,只是想要发财,怎么上来就要他杀人?还是杀自己老婆!

    “当然,我知道你下不了手。我只问你一句话:想不想发财?”石像虽然活过来了,但依然是没有表情的石头,只有嘴在一张一合发出声音。

    “想!可是……”

    “既然想,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不过你放心,到底是你老婆把我挖出来的,我不会让她太痛苦。”

    石像说完这话,手里的灯笼就灭了。二麻子心一惊,害怕石像真去对自己媳妇儿动手,于是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可是好像被困在了梦境里一般,无论他怎么用力,沉睡中的身体都毫无反应。

    等到第二天公鸡打鸣,二麻子才算是真正醒了过来,可当他转头看见躺在旁边脸色铁青已经没气的媳妇儿时,他宁愿自己没醒过来。

    二麻子的媳妇儿就这么死了,娘家人不信她这么壮实的身板儿能说死就死,特意送去医院检查,得来的结果却是过度劳累,正常死亡。所有的人都默默地把她给火化,掩埋,可只有二麻子心里清楚,媳妇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连续几天,石像再也没在梦中出现过。二麻子甚至开始认为那些都是自己的幻觉,而媳妇儿是真的过度劳累致死,直到一周后,他干了一天的农活,沾上枕头就睡着了,刚开始发梦就瞧见那道熟悉的青光一闪一闪地慢慢靠近,随后属于石像的那个不阴不阳略带沙哑的声音在二麻子耳边响起。

    “第一步完成了,下面是第二步。”

    “第二步,找到你的表外甥,陈建强,外号陈五花。”

    二麻子说到这儿停了,我只觉得手里的酒杯顿时变得冰冰凉凉,一股寒意直刺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