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兑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0本章字数:2006字

    当晚我跟他两人谁也没睡,一直亢奋地讨论着拿到钱之后该怎么花。

    二麻子是个典型的农民,说的计划也带着一股乡土气息:“拿了钱先把我这房子推了,再盖上个三层,别墅!还得建个小庙把神仙好好供起来!没有神仙就没有这钱!”

    我却对此不以为然:“省省吧,那彩票是我捡的,难不成是你那神仙让人掉了这彩票然后让我看到?”

    “对,肯定是神仙安排好的!不会错!”二麻子看来已经对那石像深信不疑了,我摇摇头,不准备继续跟他争,反正钱是真的,兑了奖就能到手。

    第二天天刚亮,我跟他早早地起床去往车站,准备坐第一趟车去省彩票中心领奖。一路上二麻子把彩票塞进内裤里,不时把手伸进档里摸着,搞得坐在他旁边的一女的死活骂他臭流氓,最后我只能把他揪到最后一排没人的位子。

    兑奖的过程不用多说,虽然工作人员看着我俩都像是没睡好的模样有些迟疑,但还是把那张卡给了我们。

    又是一番颠簸,等我俩再次回到二麻子那房子时,已经是过了中午。

    拿着钱的二麻子此刻俨然一副土财主的模样,从兜里掏出之前取的几千块钱大手一挥:“兄弟,走,上馆子!”

    到了饭馆,虽然已经过了点,但人还是有些多,听二麻子说这是镇上最好的饭店,吃一顿得上千,平时他想都不敢想,不过此刻腰包里已经鼓得流油,所以赶紧来解解馋,顺便也开开眼界,瞧瞧四位数的饭是个啥样。

    不得不说二麻子有了钱之后真是出手阔绰,就我们俩,他点了一桌子的菜,我估计就算打包回去也够吃个两天的。听着他举着菜单叫了十几个菜之后,我赶紧拉住他让他别再点了,虽然现在有钱可也不能这么浪费,他这才作罢。

    等菜差不多上齐之后,二麻子又要了两瓶梦之蓝,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我也只能摇头,有钱了就是不一样。

    待到酒足饭饱之后,二麻子才摸着那圆滚滚的肚子打着嗝慢慢地从饭店走出来,路上还拐进了一家超市买了几条烟,又在大街上逛了逛,这才回家。

    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二麻子往门口一坐,也不含糊,直接拿那张卡掏出来递给我:“兄弟,这钱有你的一半,今天这花的都算我的,你把我那剩下的取出来给我,卡就给你了。”合着他是把我当跑腿的了,我有些不情愿,但再想了想,接过卡就准备上银行拿钱。

    转身刚走了几步,二麻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别多取也别少取!”

    “知道了!”

    好不容易到了银行,却还要领号排队,我耐着性子终于轮到了我,把卡往柜台前一放:“这卡里的钱取一半!”

    银行的工作人员白了我一眼,拿过卡刷了一下,待我输入密码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直接喊了他们的经理过来。

    经理看过显示器之后也变了脸,立即从面无表情换成了一副媚笑:“这位先生!请您到我们的贵宾室办理业务,可以吗?这边请!”

    坐到这贵宾室,我才知道原来根据取款的多少人也按等级来分,最普通的就只能在取款机上站着取,好一点的可以坐在柜台前跟工作人员像是探监一样取,再高一级别的,就是像我现在这样,有专门的房间,真皮沙发,电视,一会儿还会来专门的所谓VIP接待经理。

    我正看着电视里的小品出神,只听见一阵悦耳的女声传到耳朵里,还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先生您好,让您久等了。”一回头,我愣住了,就看见姚怡琴站在门口,看见坐着的人是我,她也呆了呆,然后又笑了起来:“是你啊!”

    我也笑了:“你在这儿工作?”

    “恩。”她坐到我对面放下手里的东西,“你来取钱?”

    我递过手里的卡,朝她点了点头,她接过去在机器上刷了一下,脸色也变了:“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中彩票了,哈哈……”想到昨天和今天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我不由笑出了声,对面的姚怡琴看见我的模样有些惊讶,我才收住了笑声。

    “好吧……取一半是吧?那么多钱你带的走么?”可能是有些鄙视我这种小人得志的心理,姚怡琴并没有像昨天下午一样继续给我灿烂的笑容,而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问我。

    “怎么带不走?我这么强壮。”看她那样,我也顿时没了昨天那种感觉,学着她的面无表情回答。

    “这里面一半的钱要是全取出来得有几吨重,你搬得动?”

    “几……几吨?”我立刻在心里粗略算了下,得出的结果还真是,别说我,就算十个我过来搬估计都够呛:“那,怎么办?”

    姚怡琴瞧着我那模样,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把视线都从我脸上移了开:“建议你再办张卡,把钱转到那张卡上,你是要分给别人么?”

    “恩,给我表舅,我跟他一起买的彩票。”

    “哦,那你等会儿,我去帮你办。”

    等了又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姚怡琴跟那个之前冲我媚笑的经理一起走了进来:“陈先生,这是您的卡,请收好。我叫刘菲,下次您要是还要办什么业务就直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接过她递来的卡和名片,我随便看了看就塞进裤兜,起身准备离开,而叫刘菲的经理也一路把我送出银行,只有姚怡琴站在原地始终没有动过。

    打了个车直接回二麻子家,等我付完钱下车,却瞧见他家大门紧锁,好像没人在。

    我拍拍门:“二麻子!二麻子!人呢!死了啊!”屋里毫无动静。

    估摸着可能是睡了,我掏出那张卡想从门缝塞进去,可想了想又觉得不安全,便又拍了会儿门,依然没人答应,我决定先回家,明天再把卡给他。

    可谁知道,我的噩梦,就从那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