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妖金令现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0本章字数:3031字

    自从那晚开始,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我每晚都会梦到那个石像,像二麻子跟我说过的一样,提着那盏泛青光的灯笼,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嘴里在不停念叨着一句让我每次想起来都胆战心惊的话:“还我的钱!”

    起初我还以为那只是我得了意外之财后心理那一点后怕所造成的,也没当回事,可是渐渐地,那石像放佛就在我身边一般,不光是晚上,就算是白天,无论我在上班还是在家,或者在外面跑工地,总能感觉到背后有一股阴冷的眼神在盯着我,可每当我回头看,却什么都看不到。

    二麻子也从那天之后彻底失踪了,放佛是从来没存在过一般,村里所有人都像是被洗过脑,对于王自新或者王二麻子的名字毫无感觉,而我父母家人,居然也告诉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人。似乎整个世界,只有我还记得他存在过。他那座屋子也像是从来没人住过一般,大门紧锁着,地里也放佛在一夜间长满了杂草,彻底成了块荒地。好几次我隔着玻璃往屋里看,只能隐约看到室内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烂,随便扔在地上,而墙角本来放那座石像的地方,也已经空空如也。

    石像和二麻子一起,消失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之后,我只能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尽管我很想像其他人一样,试图说服自己他们从来没存在过,是我想象中的人物,可是每晚的噩梦,都在不断提醒着我,那些事都是真的。

    三个多月来,这个噩梦始终伴随着我,并且在一个多月前开始向现实转变。

    无论在哪个地方,只要我停留的时间超过半天,就会看见那石像在某个地方远远地看着我,灯笼并没亮,所以看过去只是一尊石像而已,可我感受到的那种眼神,却比梦里更加阴冷诡异。

    公司、工地、饭店、出租屋,甚至家里,它都出现过,像是索命鬼一般紧紧跟着我。

    终于我崩溃了,辞了工作打包了行李,一路向西,试图逃离这个噩梦。两张卡里的钱我分文不敢动,因为潜意识里,我觉得这钱来得不光明,怕用了之后会像二麻子一样永远消失。

    二麻子的失踪,我只能归结到他用了这笔钱,甚至我想过二麻子可能已经被杀了,被那个石像用一种可怕的手法,从这个世界彻底地抹杀掉。

    就这样,我从老家,拼命逃跑,每到一个地方过不到几天,那个石像就会紧紧跟着我追来,在我所有待过的地方出现。

    我向人求救,向警察报案,所有人都把我当成疯子,一个浑身邋遢神经错乱的疯子,没人相信我,也没人愿意帮我。出门时候我只带了几千块,用到现在已经全花光了,那两张卡我一直随身带着,可是分文不敢动。

    我也想过把这钱还给石像,很多次在梦里我都想开口求它,想问怎么把钱还给它,可是我发现在梦里我根本出不来声,就连最基本的发音都无法做到,只能躺着定定地看着它,看着它用那双凶恶的眼睛瞪我。

    终于,在我担惊受怕整整三个月十八天的时候,石像改口了。

    “哼,你还逃么?这边的深山老林全是野兽,你还要逃到哪儿去?我看你今晚就会死在这儿!”

    我怕了三个多月“死”字此刻从石像嘴里说出,把我刺激得不清,当即两腿一软直接跪下,朝它不停磕着头。

    “神仙爷爷!神仙爷爷!求求你放过我!钱我都给你!我一分不要!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一下子说了这么多,我才反应过来我现在根本没睡着,而是醒着跪在一棵树下,石像此刻就站在我面前,依然是一副石刻的模样,只是那盏灯笼在一闪一闪。

    “神仙爷爷您显灵了?这是卡,这是两张卡,钱全在里面!我现在给您,求求你拿了钱就放过我吧!”我一看自己能动能说话,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从鞋底把那两张卡给掏了出来恭恭敬敬地摆在石像面前。

    不曾想石像对我放在地上的卡视而不见,而是自顾自地继续说话:“逃了这么远,你除了怕我,还有过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都没……”

    “哼,你就没想过自杀?”

    “想过……试过……死不了……”我想起了这三个月里我有过好几次经不住精神上的折磨,企图自杀,割腕,上吊,跳河,都试过,可每次都是用不了多久就被送进医院抢救活了。

    “你以为自己真是运气好?死不了?”那盏青色的灯笼在我眼前不断闪烁,而我也似乎看呆了,直直地盯着忘记了说话。

    那灯笼里放佛有个身影,随着一闪一闪的光而渐渐清晰,直到我看清才忍不住叫起来。

    “二麻子!”

    只见二麻子此刻变成了小矮人,缩在灯笼里朝我不断张嘴叫喊着,手还不停地比划,可是因为他实在太小,那声音在我听来跟蚊子的嗡嗡声差不多。

    “瞧见了么,擅自用我的钱,就是这个下场!”石像似乎是有意让我看见灯笼里的二麻子,依旧口气凶狠地跟我说话,“不过你放心,你一分都没动,我是不会这么对你的。只是要你帮我个忙。”

    我听见它口口声声说不会对我下手,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下,可又听说它要我帮忙,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它是个神仙,要我这个普通人帮什么忙?

    “你听着,这些话我只说一遍。”不顾我答应与否,石像自顾自地开始讲起来。

    原来它不是二麻子口里的神仙,却是个妖,但又跟西游记里那些个妖不同。它本是一座普通的石像,被放置在一座古墓的门口当做守门人,只是阴差阳错之下被盗墓贼给偷了出来,找了几个买家却并没人感兴趣,于是被随意丢弃在地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土慢慢掩埋了起来。说到那座古墓,它却并没有多解释,只说是一个大人物的墓。而对于自己怎么会说话,怎么会做出之后那些杀人的事,它只说自己也是被使命所迫,不得不做。

    我问起它的使命,它只告诉了我它的名字——妖金令。

    “妖金令?”我有些奇怪,眼前这石像明明是个穿着衣服满脸毛的猴子之类的动物,怎么会有这么个名字。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问,石像只是很随意地说了一句“我的表象是个石雕,我自身是块令牌,在灯笼里。”

    “以前那个大人物把我炼制出来的时候就是要我帮他敛财,敛尽天下财宝,然后尽数交给他。放佛是我身上的符咒在起作用,从我有意识的那天起,我把所有我能感觉到的财宝全都用各种办法聚了起来,对了,忘了跟你说,我出现的目的是敛财,但手段却是没有限制,只要能收集到财宝,就算杀人放火我也不会手软。”

    我想起了二麻子的媳妇儿,虽然没亲眼见到,但想象中一个人脸色铁青没了气的样子还是让我有些害怕,不禁咽了口唾沫,稳了稳心神,继续听它说。

    “那个大人物虽然有一身的好法术,可是终究对付不了时间,在活了一百多年后也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他死前把我封在这座石雕里,放在墓门前,他想着在他死后我能继续为他敛财,可是已经埋在地下了,我最多也就只能把周围几百里那些墓里之前的陪葬品给想办法收过来,直到那两个盗墓贼把我挖出,我才算是摆脱了空有如此逆天的能力却没有用武之地的处境。”

    “后来的事你也大概知道了,你表舅那婆娘其实挺能干,可惜大人物给我的法术在周围有娘们儿的情况下是无法施展的,所以我不得已只能杀了她。这也是她的命,其实就算我不动手,过个几年,她也会病死。”

    “至于你表舅,我只能说抱歉了。因为他是在这么多年之后唯一对我进行供奉的人,所以我不能杀他,可是又因为他动了本该属于我的财,我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把他收到这锁魂灯里,才算没要了他的命。而我也是那晚之后,才明白那大人物为何要把我封在这石像里。”

    “这石像面上看来只是个猴子的样子,实际上它手里的灯笼和拐棍都大有来头,这灯笼叫锁魂灯,专门拘役灵魂,无论是人还是兽,甚至是妖魔鬼怪,它都能直接吸进去牢牢地锁起来。”

    “而这根拐棍,名叫天雷杖,听名字也知道,它能把天上的劫雷引下来,所有的东西都能被毁灭。”

    我越听越觉得玄乎,要是这两样东西真有这么神的话,我能帮上他什么忙?要杀人,直接一个天雷打下来,要抓人,直接塞进灯笼里就行。

    “我要你帮我的忙,其实不难。”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那石像停止了喋喋不休的解释,转而开始说起正事来。

    “我只要你把连我在内的三样东西给接手,并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