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初遇险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2116字

    没了危险,卡里的钱自然也能用了。我辗转来到最近的一个镇上,买了身干净的衣服,上宾馆开了间房洗了个澡,然后美美地睡了一觉,等待第二天去机场买票回家。

    第二天一早,我耐不住心里的激动,早早起床又洗了个澡,然后把一直带在身边的破包给扔了,只揣着那两张卡就上了路。

    等到了机场买好票,我在候机室闲逛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人,姚怡琴。

    此刻的她刚刚从一家咖啡店里出来,拖着个精致的小箱子,身边站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看见愣在那里的我,她也愣住了。

    “陈建强?你怎么在这儿?”

    看着她跟那男人的亲热样,我心里也明白了几分,随即微微一笑:“来玩儿的,准备回去了。”

    “这你朋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看了看我,转头问她。

    她随即收回盯着我的目光,随便“嗯”了一声,就拉着那男的朝登机口走去。

    “我叫徐子东,你好。”男人显然并不急于离开,而是朝我微笑着伸出了右手。

    “我叫陈建强。”右手刚跟他一接触,脑海里立即有个声音在说“不好!他们发现你了!快跑!”然后我也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眼神,撒开双腿跑了开来。

    等进了厕所,我关起隔间的门,石像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

    “那男的,我感觉到他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以前那个大人物身边也有个人,跟他的气息一样。”

    “他是谁?”

    “一时想不起来,我只知道在那个大人物死后,那个人跟其他人一起密谋夺取他的财产,虽然最终还是被大人物设下的机关给击退,但刚刚那股气息,却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改变,他们应该是还想着那件事。你现在还没有法力,尽量避免跟他直接接触。”

    “好,我知道了。”

    估摸着他们已经登机了,我这才从厕所里出来,回到候机厅。

    等到广播里传来登机提示,我这才站起身,过安检,登机,坐下,一路无事。

    到了家里,父母因为我没有事先通知而显得很惊喜,父亲当即出门买菜,而母亲则是一如既往地摸着我的脸:“黑了,瘦了。”

    我这三个多月过得简直就是乞丐一样的生活,不黑不瘦才怪。

    吃过饭,我准备出门转转,却被父亲拉到一边。

    “建强,你跟那小姚怎么样了?”一句话问得我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想了想,还是如实说了。

    “没联系了。”

    父亲一脸的严肃,盯着我半晌才移开视线,重重地叹了口气:“唉,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照理是不该管的,不过我觉得这事儿你做的不对。”

    “啊?”

    “小姚前几个月还往家里打电话问你,说打你手机一直关机,问我们知不知道你上哪儿了,我们只能说你工作忙,等有空了就会联系她。”

    “呃……是……工作挺忙的……”

    “你单位也打过电话来了,说想你再回去上班,现在实在缺人。”

    “啊?单位……”

    “所以你跟我说实话吧,这几个月你到底上哪儿了。”父亲依旧语气沉重,不过声音倒是小了不少,应该是怕屋里正在看电视的母亲听见。

    我答应过石像,绝不把这事儿说出去,所以想了想,决定还是撒谎。

    “哦,我工作太累了,跟单位请了几个月假出去转转,放松放松。”

    父亲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逼我说出实话,可是我却避开了,瞧着其他地方。

    “唉,不愿说,就算了,只要你不是有什么坏事瞒着我们就行。”

    听完这话,我虽然心里觉得对不起他,可是面上还得装着。

    “恩,爸,放心吧,我没干什么坏事儿,我出门了。”

    出门不久,看着眼前这熟悉的街景,再联想起之前几个月的落魄,我不由感叹人生如此无常。

    脑海里那个沙哑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再次响起:“别玩儿了,找个地方修炼吧。”

    右手里的二麻子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兄弟,赶紧办正事儿吧。”我知道他是一心想着要附身,没理会他,只是照着石像的指示找到一处废弃的厂房,决定把这里当成以后练习的场所。

    “你先闭上眼睛,感应一下体内的三股力量。”

    声音不停地响起,一步一步地告诉我该如何修炼。正当我快要看清体内那一块会说话的令牌的时候,却听得外面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传来。

    “有人来了,先躲起来。”

    我刚躲到一堆废钢管后面,就看见有三个人从大门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大概五十多岁,留着个平头,一脸的煞气。

    “不对啊,怎么没人,老冯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能力出毛病了。”被称作老冯的中年男子转过去对着身后一个刚刚说话的小年轻破口大骂:“你他娘才出毛病了,皮痒啊?”

    “废什么话,老冯你再好好感应一下。”一起进来的一个女的发话,倒是制止住了准备向小年轻动手的老冯,看起来像是这三个人里地位比较高的。

    老冯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感应不到了,看来已经走了。”

    “哦,那至少证明那个人来过这里。”女子一脸冷漠,“走吧,肯定还会出现的。”转身的时候朝我这里看了看,我自觉藏得还算严实,应该没被发现。

    三个人说过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等汽车的声音已经走远,我才从钢管后面走了出来。

    “令爷,您怎么看?”

    刚刚这一会儿的功夫,我算是彻底明白了那个石像不是什么神仙,而真是一块会说话的令牌而已。

    “这些人是感应到了我的气息,但应该还没发现你身上的另外两种法器。”“呃,您的意思是,他们是专门来找你的?”

    “应该是,他们身上那种能力我有些熟悉,应该也是当年那大人物身边人的后代,看来这些人就算过了这么久,还是对于那些东西念念不忘。”

    我挺奇怪,一直听它说大人物大人物,还有他的那些宝贝,可我根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当下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没想到却被它无视了。

    “这些东西,以后你自然会慢慢知道,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把你的实力提升起来,这样才不至于被他们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