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腐尸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2879字

    等回到了店里,照着令爷的指示在收拾一些必要的东西时,我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要是说令爷是因为被封在我体内而无法闻到包泊身上那股臭味,这还能说得过去,可我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往,多少也有一点道行,虽然跟大人物比起来还是很微不足道,但至少要比普通人强一些吧?但令爷所说的只要有道行的人就能闻见那臭味,我为何丝毫都没有感觉?

    还有,就算二麻子是经历过被锁魂然后再附身,他最多也就是比普通人更能感觉到周围鬼魂的存在,要是论起道行来,他可以说是一点都没有,那怎么他就能对那臭味这么敏感?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既然令爷跟着大人物的时候遇到过玄刚,那为何这次在那栋楼里面的时候却毫无反应?

    一切在我看来都越来越奇怪,本以为已经小有所成,可以对付一些虾兵蟹将的,可是这次真正遇上了困难,才发现自己原来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回想起这半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令爷常说的硬仗。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把那玄刚先解决了,心里的那些疑问,等这事过了之后再好好向令爷讨教吧。

    用了半个小时整理好东西,我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一边抽着一边等十二点的到来。

    二麻子虽然是个小孩模样,可毕竟是已经快奔三的年纪,所以他抽烟喝酒也是样样都来,不过我也跟他约法三章,在家,你干啥都行,但出去了,你只能装作是个小学生,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必须照办。

    摁灭第五根烟,令爷的声音再次响起:“到点了,走着。”

    “好。”

    我背起包,最后检查了一下东西,一罐鸡血,一盒朱砂,一大沓黄纸,打火机,一小瓶汽油,没有落下的,随即背到肩膀上准备出发。

    二麻子也跟了过来,我本想阻拦,可是令爷让我带上他。

    “带着吧,二麻子能帮上点忙。”

    我又想到刚到店里的那些疑问,决定等事成之后一定问个明白。

    大半夜的,我们这儿又是个小镇,大街上早已经安安静静没了车辆来往,本想打个的士,可苦等了十几分钟后便放弃了,推起门口那辆捷安特就朝着酒店骑了过去。

    这点路开车不觉得,可现在骑着自行车,却是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到。

    刚把车停下,一股子臭味就传到我鼻子里,太恶心了,简直就像强力醒脑药。

    “闻见没,这味道提神吧?”二麻子从后座上跳下来,一脸“爽不爽”的表情,斜眼看着我。

    “令爷,这味道在这儿就能闻见,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怕招来对手?”没理会他,我只是看着这栋楼,问出自己的疑惑。

    “他现在是玄刚,你们这小地方修炼的人有是有,但级别都不怎么样,最好的也就跟你差不多,他们敢来送死么?”

    “哦……”不对,令爷的话是什么意思?最好的也就跟我差不多,那我现在来岂不是等于送死?

    “怕啥,不是说了有我。”令爷补了一句,算是给我打气。我也只能苦笑,来都来了,这笔生意也已经接了,难道要把钱退给包泊?令爷不灭了我才怪。

    做了几下深呼吸,我便走进这栋楼。二麻子倒一点都不害怕,像参观博物馆一样东瞧西看,嘴里还不停喊着:“玄刚!你祖宗来了!出来受死!”

    一路走一路喊,当爬了两层楼梯来到三楼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二麻子突然没了声音。

    “诶?怎么不喊了?累了?”虽然臭味一直围绕在我身边,但闻习惯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我瞧着站在面前一动不动的二麻子,故意开了几句玩笑,“别呀,继续喊呀,不然他怎么能出来呐?”

    “你丫眼睛瞎了?!”二麻子没回答我,倒是令爷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我脑中响了起来,“没看见就在对面?!”

    我这才闭了嘴,顺着二麻子的视线看向对面。

    那是个啥?我只看见一个姑且把他叫做人的物体,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要么一块皮耷拉下来,要么直接连皮都没有,直接能看见里面已经烂成黑色的肉块,隐约还有几块白色的应该是骨头。再看脸的位置,我的亲娘啊……

    二麻子愣了一会儿之后直接弯腰吐了起来,一边吐还一边骂:“我去你祖宗老子这辈子再也不吃肉了!我去……老子的鲍鱼啊……老子的海参啊……”

    对面那物体看见二麻子吐出来的东西像是看见宝贝一样,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那样子像极了一只脱了缰的瘸腿野狗,只是一边跑身上的皮肤啥的还在往下掉,感觉像是要变身一样。

    一眨眼,玄刚已经冲到了二麻子面前,而二麻子此刻正弯着腰像是要把今天这顿晚饭全吐出来一样,吐着吐着感觉不对劲,一抬头就看见那恶心的玩意儿正站在他眼前,当即生生憋住了继续吐的欲望,捂着嘴退到了我身后。“你娘的,他来了你也不跟我说声!快上!赶紧干掉他,再看下去我怕我把胃都吐出来!”

    没理会二麻子那颤抖的嘶吼,我全神贯注地看着此刻正趴在地上闻着那堆呕吐物的玄刚。说实话我也想吐,可是令爷在不断刺激着我。

    “准备!现在他是想进食,正是没有防备的时候,先泼他一身鸡血再说!”

    我从背包里掏出那一罐鸡血,打开盖子二话不说全泼到面前那个恶心玩意儿身上,连罐子都被我甩了出去。

    “你他妈全泼了?!”令爷还准备破口大骂,只见那玄刚被泼了一身鸡血之后直直地站了起来,怒吼一声退了好几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跪在地上不断抽搐着。

    “算了,至少能让他抖上个几分钟,现在把符纸拿出来,照着样子画。”令爷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我脑海里出现了一张已经画好的符,我赶紧掏出工具,照着那张符上的红字开始画了起来。

    不多时,五张符已经完成,而玄刚也停止了抽搐,站起身来,看那样子竟然是被惹怒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我。当然那两只眼睛要算眼睛。

    “两只手臂,两条腿,额头,五张符都贴上去。”

    我一听令爷的话,心里不由有些迟疑。贴上去?岂不是要我跟他面对面?

    “愣着干啥?快去啊!”身后的二麻子推了推我,看见我手里的符纸,是个人都知道是要贴上那玄刚的身子。

    我强忍着恶心和害怕,慢慢朝玄刚走去,而那玩意儿似乎也只是站在原地做做样子,看见我靠近,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那瞪着的两只烂眼睛依旧像是要再次掉出来一般,先前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只耷拉在脸上,是抽搐完了之后又被他塞了回去。

    “赶紧的啊!别磨蹭了!”二麻子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口气在背后不断地催着我,闹得我心烦,回头吼了声“给我闭嘴!你来试试?!”

    就在我回头的当口,令爷叫了声“小心”,可是再等我转过身来已经晚了,玄刚不知何时又冲到了我面前,张大嘴巴狠狠地朝我脖子咬了过来。

    这是要我命啊!当即我也不管贴不贴符,一弯腰一个打滚就往旁边躲开了几步,玄刚扑了个空,又转过身朝我冲过来。

    “贴符!”令爷的喊声再次响起,我也不敢怠慢,立即举起手里的符纸朝着冲过来的玄刚额头贴了上去。

    我去,贴脸上了。

    “你他妈傻子啊!”二麻子跟令爷同时骂了这么一句,可惜我正要回嘴的时候却被玄刚一把举了起来,朝着二麻子的方向就扔了过去。

    这一下摔得不轻,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摔在了地上,二麻子居然早就躲了开来,我的后背结结实实地跟水泥地来了次亲密接触,痛得我差点就晕过去。

    二麻子倒也有股子拼劲,虽然避开了,但见我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样子,知道我不好受,当即抢过我手里的符纸大喝一声“老子跟你拼了!”就朝着玄刚冲了过去。

    我虽然心里在骂二麻子不仗义,但眼瞧着他那一副发育不良的小身板儿此刻像是黄继光一样扑过去,心里也挺紧张,赶忙爬起来准备拉住他,可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那二麻子冲到那玩意儿面前就停住了,而玄刚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楼里本来就没灯光,我刚刚又被摔得眼冒金星,一时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