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五花着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2801字

    经过这半晚上的折腾,我浑身上下像是虚脱了一般,刚到家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出乎我的意料,平时睡得比我死起得比我晚的二麻子此刻却不在店里。

    我拿出手机准备打给他,却瞅见二麻子拎着个塑料袋从门外慢悠悠地踱进来,那神情就像是退休老头儿刚遛完鸟一般。

    “哟,兄弟,起来啦?来来来,刚买了点熟食,陪我喝两杯!”见我正坐在店里,二麻子把手里的袋子往桌上一放,从柜子里拿了瓶酒出来就要跟我开喝。

    本来从昨晚到现在我就没吃过东西,半夜那一顿折腾又把我的晚饭给消耗掉了,此刻看见一袋子的菜,顿时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当即也接过二麻子递来的杯子开动了起来。

    一顿狼吞虎咽的,直到连汤汁都被二麻子舔干净,我俩这才放下筷子,心满意足地抽着烟。

    按照令爷的推算,玄刚被我们灭了之后,包泊应该就没有了生命危险,最多一天时间就能苏醒过来。我一边玩着游戏,一边等待着医院的电话,昨晚离开之前告诉过护士,包泊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告诉我。

    可是直到我玩到快十点多,电话都没有响过一声。我有些纳闷,难道包泊还昏迷着?没理由啊……但毕竟是我的客户,收了钱我就得做到底,所以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带上二麻子一起去了医院。

    晚上的医院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一是因为安静,二是因为那到处惨白的灯光看得人心里发虚。

    等进了包泊的病房,看见他依旧毫无反应地躺着,双眼紧闭,而周围一个人都没,之前我认为是孝子的那个小伙子此刻也不知去向。

    站了一会儿,看看包泊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我只得再退出来,准备问问护士。

    就在我跨出门口的一瞬间,灯突然灭了。

    一片漆黑,但诡异的是包泊床边的那几台机器仍然在不停跳动。

    “二麻子?”我心里一惊,连忙转身找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二麻子,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靠手去摸,但我的话问出之后并没有得到回应,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只有机器的滴答声在响。

    “令爷?这怎么回事?鬼打墙?”虽然我心里清楚鬼打墙究竟是什么样子,但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我暂时无法理解,却只能想到鬼打墙这三个字。

    “中招了,他娘的,没想到还有一个。”令爷语气没变,依旧是平时一样冷冰冰的感觉,可说的话却让我心提了起来。

    中招了?还有一个?

    一边是二麻子不见了,一边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黑暗,令爷此刻在说完刚刚那句话之后又不再言语,此刻的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未知的恐怖。

    正当我摸着墙壁一步一步在印象中应该是病房外走廊的地方向前走时,手却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吓了一跳,刚想捏个究竟,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谁?把手放开!”

    一个女声,一个半年多没有听到过的女声。

    “姚怡琴?”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但在这种环境下能遇上认识的人至少是一件好事。

    “陈建强?”对方的语气也有些惊讶,但能一下子就听出来我的声音,让我心里有些莫名的欣喜,不过再想到半年多前在机场的那一幕,我又平静了下来。

    “恩,是我,你怎么在这儿?”没想跟她多聊,我直接就问起了问题。

    “建强,我好怕,这里好黑,好安静,我怕……”没想到姚怡琴在听出是我之后立即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话语里充满着委屈、娇弱,让我心里不由升起一股要保护她的冲动。

    “别怕,应该是线路出了问题,你待在这,我先去别的楼层看看。”

    “不!”随着这一声坚定的拒绝,我感觉到一个黑影冲到了我怀里,带着一股清香,顿时我精神大振。

    “别走,留下来陪我,求你了,建强,陪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确信现在怀里的就是姚怡琴,心里不由有些飘飘然。说实话长这么大,抱女孩子还是第一次。

    我也没再坚持,而是举起双臂用力抱住了她:“好,别怕,我答应你留下来陪你。”

    正在我享受着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之时,却觉得抱住自己的双臂越来越紧,像是不断收缩一般,勒得我非常难受。

    “怡琴?别抱这么紧……松开……”我拍拍怀中人的肩膀,手里传来的感觉却不再柔软温暖,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坚硬,我心里暗道一声糟了,真着了道了,当下死命挣扎,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可是在我腰间的力道却越来越大。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突然从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就好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似的,因为惯性的作用我朝前面倒下,还翻了几个跟头,头撞到了一扇写着“护士站”的木门上,疼得我差点喊娘。

    “哪个不长眼的敢踹我?”我捂着头站起来,朝着身后一群正在围观的人破口大骂。

    “你小爷我!”只见二麻子从人群中费劲地钻出来,往我面前一站,还摆了个鬼脚七的姿势。

    “你他妈的……”正准备上前揪住他狠狠暴打一顿,我突然愣住了,“诶?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不是没电了么?”

    二麻子见我要上前抓他,躲到了一个护士身后,看我又愣在原地,才伸出头来说:“啥没电?刚刚我跟在你后面打算出门,就瞧见你跟发神经似的突然扶着墙壁走路,跟瞎子一样,走了几步还突然停住了,对着空气抱了老半天,然后又捂着腰跟那嚎,你他妈的,要不是我踹你你早就被当成神经病给拖走了!”

    我有些将信将疑,可令爷又在我脑里发话了:“他说的没错,刚刚你是中招了,那东西功力不浅,居然能把封在你体内的我都屏蔽掉。”

    听了令爷的话我才算想通,难怪刚刚找不到二麻子,跟令爷说话又毫无反应,原来是真的中招了。不过回想起刚刚怀里抱着姚怡琴的感觉,我又有些不过瘾,妈的,这鬼挺了解我啊,还知道我喜欢谁,这么猴急干啥,不会多抱一会儿么。

    我也只是稍微回味了一下,便定了定心神,围观的人见我恢复正常,也都一哄而散,唯独剩下了我和二麻子,还有此刻正被二麻子勾 搭的小护士。

    那小护士长得挺清纯,一身制服也正合身,把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配上那一张脸,还真有几分姿色。二麻子之前被我吓得躲到她身后,现在在我看来完全是装出来的,他其实就想着占便宜而已。小护士见我正常了,朝我笑了笑,然后转身对二麻子说:“小朋友,别怕,你爸爸可能是太累了所以精神状态不太好,你现在陪他回家休息吧。”说完还摸摸他的脸,二麻子此刻笑得跟脸上开满了菊花一般。

    “护士小姐……我是他舅舅,不是爸爸,我还没结婚。”我只能尴尬地向这位漂亮的护士解释,然后用力把二麻子拉到我身后,好让他停止那种花痴的表情。

    “哦,你是他舅舅啊,呵呵,看你的长相我还以为你已经结婚了呢。”小护士又抛下一个甜甜的微笑,转身走了。

    “护士姐姐再见!”二麻子此刻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既有十岁孩子的纯真,又有中年大叔的猥琐,这两种表情能在一张脸上同时出现实在是伟大大自然的神作。

    “再装!再装我就把你送去泰国当人妖!正好十岁不大也不小!”那贱样我真看不下去了,咬牙切齿地骂了他几句。

    “你俩有完没完,你刚刚差点死了是他救的你,你不想着谢他,那起码该跟我好好反省一下刚刚为什么这么容易就中招了吧!连二麻子都没中招!你他娘却中了!”就在我准备好好以一个舅舅的身份来教育二麻子时,令爷用比我严肃百倍的口气开始训起了我。

    “令爷……我……”被它这么一骂,我才算是反应过来。为什么二麻子这种几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人没着道,我这个相对来说有一定能力的人却如此轻易地上当了?

    “哼!想不通吗?我告诉你!那东西就是冲着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