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勤奋的二麻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1453字

    “小子,既然你得了我的鬼火,那也算是我徒弟了,这拜师之礼嘛,就免了,不过你得给我再买点酒来。”十二个小时之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顺便再买点肉菜,咱爷俩好好喝一盅。”

    “我靠天都快黑了,五花,你小子不喊我起床。”二麻子的声音从房里响起,紧接着房门便被猛地拉开,一个小身影从里面边穿衣服边冲了出来。

    “我去……什么玩意儿?”一下子撞到一个东西,这才把二麻子的身形给拦了下来,“这谁啊?”抬头一看是一个紫色头发的老头子,还穿着古人的长服,二麻子的嘴又开始碎碎念起来:“哪来的老家伙,干嘛?演戏啊!”

    “哟,这小子个头不大口气挺老啊!”喻帝其实已经知道二麻子的身份,此刻故意装出一副戏谑的模样:“怎么,这个身子让你不爽?还是我这个糟老头碍着你了?”

    二麻子听到这话顿时心头一阵火起,老子最烦的就是拿我这个身体说事儿的,你这死老头还居然就往枪口上撞!当下走到我身边:“兄弟,把这老头子给做了!”

    “呃……”我看看他,又看看喻帝,心想着只怕我还没动手这老头子就已经把你打成渣渣了,便开口准备跟二麻子解释,却被喻帝打断:“哈哈哈……把我做了?小子,不是我自夸,你找上一百个像你兄弟这样的人,连我一根手指都碰不到。”

    “这谁啊?”二麻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喻帝身上的气场,收回了刚刚那嚣张的态度小声问我。

    “老鬼呗,还能是谁。”

    “啥?鬼?我去。”一听到这个字,二麻子像全身触了电一样跳起来:“兄弟你还不快把他收了?”一脸的惊恐,跟之前拼命对付腐尸的样子完全搭不上边。

    “小子,怕啥啊,你不是在练道术嘛,正好我在这,要不陪你耍耍?”喻帝对于二麻子的反应视而不见,依旧用那口气说道。

    “道术?”倒是我被他的话惊讶到了:“二麻子,你在练道术?”

    “我……”听到喻帝的话,二麻子反而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不对,他现在就是个小孩子,“我这不是看你一个人对付那些玩意儿累嘛,前几天在街上闲逛,看见一个老头儿在摆摊卖旧书,就去翻了翻,找到一本茅山道术,心想着要是我能学会点,以后也能帮上你,省得出了事就闪一边看你忙活。”

    “哈哈哈……五花,你这小兄弟倒是挺实在啊。”喻帝仰头大笑。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

    “我就想着偷偷练会了然后给你个惊喜啊!”

    “话说回来,喻帝你怎么知道?”

    “茅山道术,我这当鬼的能不知道?昨晚我刚把你那些阵法给废了,就觉得他房里面有股很弱的气息,凑到窗户前一看就发现这小子拿着把桃木剑跟那比划。”

    二麻子被揭穿了偷偷练道术的事情,反而更加理直气壮:“怎么?练道术想帮兄弟忙也有错?”

    “当然没错,你小子今天走运,我这老头子看上你了。”喻帝收起笑容,板着脸死死盯着二麻子,看得他浑身不对劲。

    “你……你要干嘛?告诉你,我是男的,对男人没兴趣!”二麻子以为喻帝说的看上他是看上他这个人,顿时双手抱胸喊道,“我可不搞基!”

    喻帝又是一阵狂笑:“放心,我对小男孩也没兴趣。只是不晓得你要不要学法术呢?”

    一听这话,二麻子的神情从怀疑渐渐变为惊喜:“你要教我法术?”

    “当然,不过你年纪还小,只能学些皮毛,自保是没问题的。”

    “你们俩兄弟今天算是撞大运了,一个受了老狗的鬼火,一个又被老狗看上要教法术。”令爷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嫉妒,又带着欣慰:“想当年无数人磕破了头皮要拜他为师都不会被他正眼瞧上一下。”

    听了这话,又感应到刚刚进入体内还在躁动着的紫火,我突然意识到令爷话里的分量。

    “二麻子,还不跪下拜师!”

    我一声吆喝,二麻子当即扑通一声跪下,扯着嗓子大喊:“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说好说!去买酒去!”喻帝捋着胸前那把紫色胡子,笑吟吟地看着我俩,一脸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