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仇家上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1991字

    我跟二麻子俩人加起来的酒量也没有喻帝的一半,喝到半夜我俩已经是不胜酒力,头昏眼花,二麻子更是开始说起了胡话。

    “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喻帝看看墙上的挂钟,起身将右手放在二麻子头顶:“我先传一点内力给他,这本书你等他醒过来之后交给他,让他好好修炼,过段时间我会再来。”说着随手丢了一个东西给我。

    我接住那东西定睛一看,封面上三个大字:驭尸术。

    驭尸?操纵尸体?怎么会有这么邪门的法术?待我反应过来想抬头问时,喻帝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刚刚受完他部分内力的二麻此刻已经躺在地上打起了呼噜。

    “驭尸术……看来那老狗在下面混得不错,连阎王爷座下黑白无常的看家本领都能搞到手。”令爷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沙哑,“要是这小子能全部学会,怕是走遍天下都难寻对手。”

    “黑白无常?那不是专门拘役刚死之人的灵魂到阴间的么?怎么会是驭尸?”禁不住心中的好奇,我开始向令爷打听这驭尸术的来路。

    “世人都只知道黑白无常是索命的,却不知道他俩在当上这官之前,也是人类,并且是都完整掌握驭尸大法的强者。”令爷的话让我吃惊不已,原来黑白无常以前也是人?

    “废话,不是人怎么当鬼?!”我的那点心思,令爷全都能感应到,当下便厉声呵斥,“你不会蠢到这地步吧?”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奇怪既然他们会驭尸这么强大的法术,怎么还会愿意在阎王爷手底下做事?他们的本事应该很强大才对啊!”我赶紧转移令爷的注意力,省得他再打击我。

    “连喻帝这么强大的人死后也只能乖乖到下面去报到,尽管在你看来他很是自由,但实际上却依然受着下面规矩的约束。阎王爷虽然不直接管理,但他手下的那些鬼魂们生前个个都是高手,既然他们都心甘情愿地为阎王爷办事,你难道不觉得阎王爷更厉害?”

    “阎王爷……听着名字就吓人,谁愿意去见他啊,当然是他最厉害了。”我小声嘀咕着,却又被令爷打断。

    “黑白无常生前驭尸太多,阳寿用尽,本想进了地府之后继续称霸一方,却被阎王爷一只手给打败,从此乖乖做起索命的行当,并被阎王爷逼着把驭尸术束之高阁。既然那老狗能拿到这东西,那看来……”

    “什么?”

    “必定是得到阎王爷的允许,将它带到人间寻找合适的继承人。”

    “啊?阎王爷允许?”

    “二麻子魂魄已有三十余岁,身体却只是十岁模样,并且魂魄与身体没有任何冲突,这是学习驭尸术极好的条件。老狗大摇大摆地把驭尸术拿出来并交给他,证明黑白无常也默认二麻子是他们的继承人。既然阎王爷允许,黑白无常又答应,驭尸之术重现人间,那只有一个结论了。”

    “令爷……我总觉得你接下来肯定没好话……”令爷这么说着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死老头每次都学着电视里面那些侦探一样慢悠悠地说话,以为自己在推理。

    “如果我的猜想是真的,那就不是好话不好话的问题了,建强。”

    建强?这是认识令爷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他喊我的名字,平时要么喊傻子要么喊五花,今天这是怎么了?

    “您说,我听着。”由于不知道到底什么事,能让令爷这么认真,我也不由站直了身子,尽量使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很正经。

    “要有一场大乱子,同时牵扯到人间和地府。”

    “不会吧……这么严重……”

    “啥严重啊?说出来让我也担心一下啊!”正当我跟令爷在讨论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男声在门外响起。

    “谁?”我心里一惊,此人好轻的身法,居然我跟令爷都没有察觉到他在门口。

    “别紧张别紧张,是我。”一个中年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穿着件迷彩短袖,军绿色的长裤,脚上蹬着一双军靴,看起来像是个退伍军人。

    “你是谁?”我的右手悄悄靠近书桌的抽屉,里面放着两把匕首,是二麻子以前死活要买下来说是防身用,结果却一直躺在抽屉里动都没动过,没想到今天能派上用场。

    “小兄弟,忘了我啦?你以前不是见过我的嘛!”中年男子一脸轻松,丝毫不把我刚刚拿上手的匕首放在眼里,还在慢慢地走近,两手摊在胸前示意他并没有携带武器。

    “见过?”我在脑中飞快地寻找着跟眼前这人相似的长相,想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于是便抬起匕首又向前跨了一步,“站住!别再往前!”

    “好好好,哎呀小兄弟真是贵人啊,这么快就忘记我了。那天在那个仓库,你不是躲在一堆钢管后面看见我的嘛。”

    仓库?我顿时想起来了,那天正准备修炼,突然来了三个人,而眼前这人便是其中一个,被两外两人喊做老冯的男子。

    “看吧,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会忘记。”中年男子看着我脸上的表情,知道我已经想起来了,便像松了口气一般长叹一声,“唉,小兄弟你躲得好啊,可找得我们累死了,要不是接连几天都在这里感受到那股气,确定这里就是你的家,还真以为你又要躲起来!”

    “哼,这里的确是我的家,你们找我,只怕是为了一个东西吧?”

    听了我的冷哼,中年男子并不急于解释,而是自顾自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随手拿起桌上还没剩小半瓶的酒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脸上露出极为享受的表情:“好酒!”

    “老冯!你又喝酒!”自从男子现身之后令爷便沉默起来,并收起了我身上的妖金诀气息,试图再次隐匿,但从门口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还不快把妖金令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