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黑白无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184字

    门口站着的赫然是那天跟老冯一起来的女人,身边还跟着另一个年轻男子。

    “不是跟你们说了,我自己来,不用你们帮忙!”老冯脸上的表情从享受瞬间换成了发怒,冲着那女人大声吼道,“再说,你那点功力根本帮不上忙!”

    “你再说一遍?!”

    “老冯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了,我们早就把你废了!”

    这是什么情况?内讧?眼前这三个人像吵架一样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咒骂,甚至还隐隐有要动手的趋势,我愣在原地,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他们。

    “接我一招!”只听得那年轻男人突然收住了声音,直接就朝屋内跑来。

    “小心!”仍旧在看好戏的我突然听到令爷的一声惊呼,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年轻人已经出现在了我面前,此刻正在发力要打向我胸口。

    我不由全身一震,立即脚下一个滑步向身侧闪去,同时弯下腰在右手捏好破字诀准备回击,却在要发出的当口被一只手给拽住,抬头一看,老冯满脸堆笑着在我面前:“小兄弟,别紧张。”嘴上这么说手里却在使劲,硬生生地把我已经捏好的手诀给掰开,然后抬起右脚朝我腹部就是狠狠一踢。

    “小子,让开,我来。”老冯拍了拍站在身边的年轻人,示意他往后退,同时蹲下身子朝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的我说道,“小兄弟,我不想再打你,只要你把妖金令交出来,我保证你没有任何危险。”

    “别听他的,只有你死了我才能从你体内出来,他们是下了杀心的!”令爷在我脑中一声怒吼。“裂!”我的右手又重新捏好手诀,直接朝老冯下路攻去。

    “啊呀!这是要我绝后啊!好狠的心!”老冯直接跳开,不知是真怕还是假装,拍着胸口不停喘着气,“还好还好……”说着便两手握拳准备发力,却突然浑身发抖,然后软软地倒了下来。

    “老冯?!”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见中年人意外倒下,以为是我对他下的手,全都做好姿势准备对我下手,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聚不起体内的真气。

    “姐!我没法集气!”

    “我也是!怎么回事?!”

    两人满脸紧张地互相询问,却没发觉此刻在他们身后有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慢慢出现。只有站在他们对面的我看得真切,不由两腿发抖。

    “什么东西……”

    听到我的话,两人也像被电击一般突然停住动作,机械般地慢慢转过身去。

    身后是两张脸,一张黑色的狰狞恐怖,一张白色的笑容满面。

    “黑白无常!”两人均是一声惊呼,撒开脚丫子就猛跑起来,赶紧回到车里直接一脚油门就飚了出去。

    “小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微笑,微笑,不然你这样把客人都吓跑了,怎么做生意啊?”见那两人逃掉,黑白无常便慢慢飘进了屋里,停在老冯的尸体前。

    “笑你妹。”白无常的话让他口里的小黑满脸不爽:“你个整天只知道笑的二货。”

    “发什么楞啊?看见本大人还不行礼?”白无常并不理会他的话,而是把那张看得人毛骨悚然的笑脸转向我:“还是你也想跟我们一起走?”

    “呃……拜见黑白无常两位大人。”我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还是令爷在暗中告诉了我该如何行礼,两手一抱拳,朝着面前这一黑一白九十度大鞠躬。

    “恩,这还差不多,我那徒儿呢?”白无常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继续问我。

    “徒儿?”我傻了,啥徒儿?黑白无常有徒弟?有也不会在我这儿啊……我这儿只有我和那二麻子……等等,令爷说过,二麻子拿到了驭尸术,是得经过阎王爷和黑白无常的认可,那现在……我赶紧把还瘫在沙发上打着呼的二麻子给拎起来,递到他俩面前:“二位的徒儿就是他。”

    我明显看到白无常脸上的笑容抽搐了几下,然后勉强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我这徒儿,鼾声如雷啊,必定是个真汉子纯爷们儿!”又看了看二麻子那小身板,迟疑了一下改了口:“长大以后必定是个真汉子纯爷们儿!”

    “行了,别自我安慰了,赶紧办正事儿。”一旁的黑无常丝毫不理会眼前这个名副其实的便宜徒弟,只是催促着白无常快点工作。

    “哦哦,对对。”白无常被这么一提醒,想起这次来的目的,便清了清嗓子,“冯域宽,男,退伍军人,无业,无妻子儿女。四十八岁卒于酒精中毒,黑白无常奉阎王之命特此前来收其魂魄,以免其在世间久留成妖。”

    啊?这老冯就这样死了?还是酒精中毒?

    想着,老冯的魂魄从身体里慢慢地飘了出来,被黑无常用铁链一下子锁在了脖子上,像是宠物一样牵在手里。

    “小兄弟,老冯生前多有得罪,还望原谅。”此刻的他没了刚刚那种杀气,反倒是相当平和从容。

    “走了,告诉我那徒儿,好生修炼,不然我们这两个师傅可是要请他下去喝茶的。”黑白无常转过身,留下一句话便带着老冯的魂魄一起消失在我眼前。

    而还被我拎在手里的二麻子此刻却慢慢醒过来,揉了揉眼睛道:“我怎么觉得刚刚有人在骂我?”

    “好徒儿你醒啦!”我刚想回答他,已经消失了的黑白无常却突然在我面前出现,同时弯下腰把两张让人害怕的面孔对着二麻子的脸。

    “哇呀呀呀!鬼啊鬼啊!老子不能英年早逝啊!快把我放下来啊啊啊!”这么一吓,二麻子的酒也完全醒了,死命挣扎着要从我手上下来:“兄弟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黑白无常本来一直维持地很好的表情也终于撑不住了,如果说黑无常脸上本来就是发怒,那白无常此刻的表情才真叫恐怖,本来有点类似马戏团小丑那种让人发笑的表情瞬间换成了跟黑无常一般的模样,甚至还把长长的舌头耷拉了出来,足足拖到膝盖的位置:“就这胆子,喻帝那老家伙耍我们?找这么个孬种来当我们徒弟,居然还把驭尸术给他,那老家伙是嫌阎王对他太客气了,还是嫌我俩太信任他了?”

    “诶?这不是黑白无常么?难道我真要死了?”看见那长舌头,还在挣扎乱叫的二麻子倒是安静了下来,“得,死就死,都看见这俩索命鬼了,想逃也逃不掉。”然后从我手中跳了下来,拍拍胸膛,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用很潇洒的动作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用我从来没听到过的认真语气说:“二位,我愿意跟你们去地府,不用把我锁起来。”

    又吸了口烟,仰头吐了几个烟圈:“不过,总得让我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二麻子很难得会有认真的时候,虽然平时都是跟我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但一旦严肃起来,再配上这个十岁的身子,竟然让我心里悄悄升起一股敬佩之情。黑白无常说的不错,这样的人,以后一定是个铁血纯爷们儿。

    “啧啧,表情挺到位,看来我之前的话说错了。”白无常收起垂下来的舌头,又换上先前那副笑容,“再待我来看看你的魂魄究竟有多少能耐。”口气虽然变了,不再那么生硬,可二麻子此时毕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在他们眼里顶多就算个资质不错的人,但白无常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却是满脸的惊奇。

    “这……你是附身的?”

    “没错啊,小爷我虽然是十岁模样,但却是个三十有余的壮汉哦!要是我在我原来的身体里,哪会怕你们这两个鬼!”二麻子听见那充满惊讶的口气,不由得又开始得瑟起来,似乎忘了眼前这两位并不是普通的鬼,而是人见人怕的索命无常。

    “哈哈,小白,吃惊吧?”一直没做声的黑无常此刻仰头大笑,又让我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原来这位除了那个表情还会做其他的啊……顿时心里也不再害怕,而是站到二麻子身边,对着他们抱拳略一施礼:“二位,他是被锁魂灯锁住之后又重新找到凡体的魂魄,令爷……妖金令大人说过他不比常人,虽然现在只有十岁的身体,但只要假以时日,肯定能闯出一番名堂。”

    “不错不错,喻帝那老东西果然好眼力,哈哈哈,这样我就放心了。徒儿,我们可不是来索你魂魄,而是来收别人的命,至于你,尽管放心地活着,我们黑白无常的徒弟可不是谁都能杀的!走了!”说完黑白无常便消失在原地,留下目瞪口呆的二麻子和我。

    “兄弟,听他们的意思……我是他们徒弟?”

    “不然呢?喻帝交给你的那本驭尸术,就是黑白无常的看家本领,他只是帮忙找到合适的人选而已。你小子就乐吧,连黑白无常都当了你师傅,这天上地下,除非阎王爷亲自来收你的命,不然你就算是想死他们二位也会把你从下面再送回来!”说实话,二麻子的遭遇让我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兴奋。兄弟能有如此好运,我自然是更加开心。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我王二麻活了三十多年都没啥作为,这一下子就成了这么牛的人,哈哈哈哈……老天啊你果然很公平啊!”听了我的话,二麻子算是理清了思绪,顿时手扶叉腰肌对着天花板狂笑:“谁敢来犯,我王二麻要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