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美女投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159字

    有了紫狱鬼焰,我觉得自己就像游戏里的人物一样,那个叫什么名字来着?八神?对对,就是他,哈哈,我现在也能像他一样手中生火,很牛吧?

    虽然这火被生出来之后我没法控制它……

    令爷说了,想要使得这鬼火完全听服于我,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凭我现在的功力,顶多只能召唤出手掌那么大点的火苗,但仅仅就是这么一小团火,我就得整整休息三天才能恢复过来。这么一点火别说打架,烤块肉都难啊。

    “烤肉?你以为鬼火跟人间火一样?”令爷发觉我正在抱怨这火焰的大小,又开始教育起我来,“人死后魂魄都会被黑白无常羁押去地府囚禁,而地府之中越深的地方关押的鬼魂也越强大,但纵然他们强大,每一层也都有克制他们的物体存在。这紫狱鬼焰存在于地府最深层的冥溪之中,冥溪是地府黄泉的源头,河道窄小,水流不多,但正因为其水流之中包含着这种鬼火,再加上冥溪自身强大的灵气,所以虽然细小,但却是能镇住强大鬼魂的顶级存在。”

    “令爷,你开玩笑吧?水怎么可能把火包在里面。”我对令爷的解释有些怀疑,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水能灭火,火又能让水蒸发,这本是两个极端对立的东西。

    “猪脑子!都说不是人间火了,你怎么这么笨?!”得,又惹来一通咒骂:“还是那句话!你找把刀子把自己解决了放我出来,我宁愿继续在土里待着也不要跟着你这么个没脑子的家伙!”

    我缩着脑袋不做声,令爷对于我的心思了解的一清二楚,所以现在连一丝想反抗的念头都没,只能乖乖地听他训斥。

    “诶?有人来了。”兴许是骂累了,令爷丢下这句话之后就不再做声,又像上次一样把自己的气息封闭了起来。

    “人?哪有人?”我看着空荡荡的门口,除了来往的车辆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心想这老家伙现在越来越坏了,骂了人就闪,也好,这会儿他感应不到我在想什么,正好让我狠狠地再骂回来。

    “陈建强?”正当我享受着痛骂令爷这老王八蛋的快感时,门口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居然是姚怡琴。

    “姚怡琴?你……你怎么来了?”看着心目中的女神此刻就在我面前,我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打招呼,心里却不由想到之前在医院中了青魂圈套的那一幕,虽然明知是假的,但留给我的感觉至今回想起来还是会心跳加速。

    姚怡琴看着我站在那眯起眼睛一脸陶醉的样子,愣了愣,然后走到我旁边抬起手在我面前挥了几下:“陈建强,你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请坐请坐,你喝水还是喝水?”天哪,我刚刚在乱想些什么,人家可就在我面前,怎么能这么下流。

    “噗……”见我手忙脚乱的样子,又听到我的语无伦次,姚怡琴扑哧一声笑了,两眼弯成了一个动人的弧度,看得我有些发呆。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

    “呃……没有没有……”又这样,我不由在心里暗自骂着自己,陈建强,稳住啊,你怎么这么花痴,还嫌刚刚丢脸丢得不够啊。

    姚怡琴在沙发上坐下,环顾了一周,然后目光停到我的电脑上。

    “你……你怎么在看那种东西……”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刚刚只顾着听令爷的训斥,开着小电影的网页竟忘了关,此时屏幕上的男女主角正卖力地做着那事。

    “哈……哈哈……是我那小外甥刚刚在上网,不晓得他点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网页。”我赶紧跑过去直接拔掉电源,心想着完了,这下在女神心里的形象完全毁了。不过说起来,貌似我也没啥形象可言吧……

    “喂喂喂,你说谁呐,居然怪到我头上!”刚从房里出来的二麻子听到我的话,一脸的不爽,“自己要看的,不敢承认?!哎你干嘛推我!喂!喂!……”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推进了房里,顺便拿起茶几上放着的苹果往他嘴里一塞,以防他继续多嘴。

    “那是你外甥?长得好可爱啊!”姚怡琴看见王二麻的样子,竟然一脸疼爱:“叫什么名字?”

    “呃……”说实话我跟王麻子从来没考虑过他现在的身份,只是随便安了个我外甥的名头便没再多想,这时姚怡琴问起来,竟然把我难住了。

    “我叫王二麻,姐姐好。”正当我努力搜索合适的名字时,二麻子一手拿着啃到一半的苹果又从房里走出来,不过这时他的脸上已经完全是一个十岁男孩该有的表情,天真,可爱,要不是我知道他的底细,还真会被骗住。

    “王二麻?好奇怪,怎么能给小孩子起这么一个别扭的名字。”

    “爹娘没文化,就随便给我起了这个名字,姐姐别取笑我。”二麻子那双努力睁大的眼睛里此刻流露出的无辜让我不禁想踢他一脚,臭小子,居然卖萌。

    “当然不会取笑你啦,这么乖的孩子。不过不能喊我姐姐哦,我跟你舅舅是同辈的,喊我阿姨吧。”

    “二麻,你作业做了么?”看不下去了,我故意装作很严肃的语气问他。

    “呃……”二麻子没想到我来这么一句,一时没了声音,原地思考了一阵之后,转身回了房间,关门的时候狠狠瞪了我一眼。

    哼,臭小子跟我斗,还嫩了点。

    “建强,你怎么开起了店?那份工作不做了吗?”姚怡琴见二麻子回了房,也开始跟我聊起来,问了之后又自己接起了话,“对哦,你中彩票了,那么多的钱自然是不必再为别人打工。”

    “是啊。”我不晓得该接什么话,只能随口应了一声。总不能跟她诉苦说那笔钱全都被我体内那个千年老王八给占据着,我根本没法用吧。令爷说过他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免不必要的麻烦。况且现在对妖金令虎视眈眈的人很多,都想要我的命,能少牵扯一些人就尽量低调。

    姚怡琴突然低下了头,沉默了很久才开口:“上次你在机场碰见我,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想起那次的情形,我心里还是有些堵。虽然现在知道她跟那男的分手了,但毕竟当时的甜蜜让我很是吃醋。

    “我跟他……分手了。”

    “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听了我的回答姚怡琴突然抬起头,满脸的惊讶。

    我当即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不能让她知道徐子东来过,不然很难解释清楚,只能随便打了个哈哈:“那啥,我猜的,呵呵呵……”

    “哦……恩……”姚怡琴又恢复到了低着头的状态,两手不停扯着自己的衣角:“我从你爸爸那儿打听到你在这里开店,所以想过来看看你。”

    “顺便……顺便想跟你说些心里话。”

    不知道为何,听到她这么说,我的心脏忽然加速跳动,呼吸也有些急促,难道……梦中的女神要对我示爱?不应该啊,徐子东看上去是个典型的公子哥,又帅又有钱,用现在的话讲叫高富帅。既然连他都不要,那怎么会看上我这种充其量比普通屌丝有些能耐的,怎么形容来着,屌绳?比丝粗的应该是绳吧?

    “我想……我喜欢你。”这话一出,本来缠绕在我心头的那些胡思乱想顿时就被抛到爪哇国去了,脑袋里全是“逆袭!推倒!”这样的词汇。

    “还记得我们在咖啡馆的那次见面吗?其实那时候我也很抗拒相亲,只是迫于无奈答应了。不过在见到你的一刹那,我本来想好见个面就走的计划瞬间被推翻,因为我发现……我开始相信一见钟情这个词。”

    “跟你的聊天也很开心,那天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吃晚饭,但之前已经跟朋友约好了,所以还是没能继续。”

    “之后我很多次都想再找你,可是又不敢,觉得如果你对我有意思的话,应该会主动来找我,所以就一直等你的电话,可是你从来没再找过我。”

    “我以为我俩是有缘无分,时间一长也没再多想。后来遇到徐子东,对我很好,我想着能有这样一个男人在身边也是福气,就答应了他。那次出去旅游,本来是我跟他第一次出远门,却又在机场碰见了你。”

    “那时的你比第一次见面时更瘦,更黑,但却更有男人味,让我心里本来已经深埋起来的希望又重新点燃。直到现在……我才有勇气过来找你,跟你当面说这些话。”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姚怡琴仍旧低着头不敢看我。而我也完全愣在了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

    幸福来得太快……快到你无法想象……

    “答应啊!猪脑子!这么好的姑娘你还犹豫啥?”令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听得出来他也被姚怡琴刚刚的肺腑之言所感动,有些哽咽。

    姚怡琴在沉默一会儿之后见我没有反应,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却被我从后面一把抱住。

    “我也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抱着她的瞬间,我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老天对我太照顾了。

    二麻子在一旁偷偷地从门缝里看着我俩,脸上也满是欣喜的神色。

    “我答应你!”姚怡琴在我怀里转过身,张开双手用力抱住我,感觉跟在医院的那次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