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太平间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519字

    虽然对于偷尸体这事儿挺自信,但现在天刚黑正是人们外出活动的时候,要是我们背着个尸体大摇大摆在马路上走过,肯定又得被警察叔叔请去好好招待,所以我跟二麻子简单计划了一下,等到午夜才分别穿上黑衣黑裤出门。

    这样子打扮是二麻子提出来的,令爷也表示同意,说这样能与黑夜融为一体,比较不容易被人发现。可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又不是古代,穿个夜行衣就能来去自如,再说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太平间,除了尸体还是尸体,我们这个模样难道还能被尸体发现么?

    可惜少数只能服从多数,二比一,我不得不在二麻子和令爷的呵斥下服从他们的要求,没办法,这一老一小自从能相互交流之后完全成了同个鼻孔出气的哥俩,处处针对我,我合计着干脆找时间把令爷交给二麻子得了,让他俩腻歪去,我安安稳稳抱着小琴过我的逍遥日子。

    这样的想法又招来令爷一通臭骂,还威胁着要是我敢这么做他立马就把小琴送去地府给阎王当小老婆。得,这下我算是被他给牢牢抓住死穴了。

    再怎么热闹的城市,午夜的户外总是会让人感到浑身不舒服,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却能感觉到从四面八方射来的无形眼神,好像鬼魂处处存在。虽然我跟二麻子都有些功力,但毕竟只是凡人,这样的压迫感与生俱来,想甩也甩不掉。我跟二麻子一路猛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也就是之前老外包泊所待过的医院。

    人这辈子有两个地方是最讨厌去的,一个是火葬场,一个就是医院。火葬场自不必说,不管是去送别亲人朋友还是自己进去,必定是个让人伤心害怕的地方。而医院呢,人进去只有一个目的,看病。小毛病吃几贴药挂几瓶水,最多住个十天半个月院就能痊愈,至少也能让来这的人们出去的时候心情愉悦;若是大毛病,那对不起了,有钱的会不惜代价留在这养病,而穷苦人甚至只能回家等死。

    就算我跟二麻子这次的目的是来偷尸体,跟看病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此时到达围墙外仰视着那栋又高又大四四方方的建筑,以及零星几个窗户透出来的惨白灯光,心情也被感染得煞白。

    “兄弟,赶紧的,这里让我浑身难受。”二麻子道出了我的心声。我转过身点了点头,便示意他按照计划先从我肩膀上翻过墙去。

    这小子个头不大,动作挺利索,三下五除二便翻了过去,然后在里面小声喊着让我快点。

    顺利完成,我跟二麻子又观察了一会,确定周围没人,便蹑手蹑脚地进了楼。此时因为已经午夜,整栋楼里除了值班的医生护士和那些没睡着的病号,并没有其他人。我俩趁大厅的值班护士不注意,偷偷地溜到了楼梯间,二麻子果断朝着楼下跑去,被我一把拉住。

    “你干嘛?”

    “去太平间啊!难道去找小护士谈心?”

    “你怎么知道太平间在地下室?”

    “兄弟,你不傻吧?没瞧见电视里头那些医院的太平间都建在地下室?”

    二麻子一脸的不屑,居然还朝我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说不定这家医院不一样呐?要不找个人问问,别一会儿到了地下室啥都没还浪费时间。”我并不是跟他抬杠,而是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医院的太平间并不一定都在地下室,我记得大学时候有个舍友喜欢讲鬼故事,就说过他们那的医院太平间是建在楼顶的。就是因为想到这个,所以才觉得该先打听一下,省得一会儿浪费力气。

    二麻子听我这么一解释,也觉得有些道理,毕竟这医院我俩都来过,但去太平间却是头一次,别到时摆了个乌龙。

    正当我跟二麻子争着谁去问比较合适的时候,他突然安静了下来,两眼直盯着我身边。我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心想难道我旁边有鬼,却听到他开口:“兄弟,看看你旁边。”

    旁边是啥?我转过头去,赫然看见墙上贴着一张医院楼层图,而在顶楼的位子,写着三个大字,太平间。

    “还真在顶楼!”这个答案真是让我又兴奋又沮丧。兴奋的是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二麻子错了;沮丧的是这里一共十八层,因为我俩要去的地方太特殊,没法坐电梯,不然会被监控拍到,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爬楼梯徒步走上去。

    “到底是谁发明了楼梯这玩意儿……又是谁发明了监控这玩意儿……”我跟二麻子两人一边穿着粗气一边抓着扶手一级一级往上爬,他满嘴的抱怨,“这什么破医院,人都死了还往那么高的地方送。”

    十八层楼,足足花了我俩十分钟才爬完,还不算中途休息喘气的时间。不过虽然辛苦,但至少当“太平间”三个大字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还是挺有满足感的。

    “哇哈哈,小爷我来啦!”二麻子两眼放光,仿佛他面前已经是整整齐齐地摆着无数尸体任他挑选。我稍稍平复了一下沉重的呼吸,正色问他:“你找尸体,有什么条件么?”

    “哪能没条件?”二麻子对我的问题不以为然,“书上说什么尸体必须完整,必须是自然死亡或是被杀,病死或车祸事故之类的尸体不能用。”

    事故死亡的尸体可能四肢不全,这我能理解,可病死的为什么不能用?而且为什么被杀的反而能用?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想让二麻子给我解释明白,可却被他不耐烦地挥挥手:“我哪知道,有机会去问问我那俩师傅不就行了。”

    好嘛,这小子完全就是啥都不思考就只照着书上生搬硬套啊!我也没什么好说,毕竟二麻子才是驭尸术的传人,不再多问,跟着他一起推开了那扇紧闭着的大门。

    随着我俩的动作,一股寒气直冲而来,让本就穿着短袖薄裤的我们不由打了个冷战。

    “真他娘的冷啊……”二麻子使劲搓着双手,试图取暖。

    太平间里漆黑一片,除了冷气那听起来很是强劲的噪音,偌大的一个房间里寂静无声。我在身边的墙壁上慢慢摸索,按下了开关,顿时灯火通明,几十具被蒙着白布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铁床上,竟让我心里生出了些许惧意。

    “以前这情景少说也得吓掉我半条命,可现在,”二麻子像是见到宝贝一般贪婪地看着前方,眯起双眼,“我怎么觉得这么兴奋!”

    我只能暗自叹了口气,驭尸术让二麻子变得越来越重口味了,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兄弟,你歇着吧,我来就行。”本来我就不愿意碰尸体,连看都不想看,现在听他这样说自然是极合我心意,当即就站在原地再也不动。

    “不行,不行,不行……”二麻子一具具地看过去,接连说出十几个不行,脸上居然还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正当我看不下去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听到他惊喜的声音:“就她了!”

    我闻声走过去,只见他双手掀起那白布,铁床上躺着的赫然是一个皮肤惨白的女人。虽然已经死亡,但面孔还是能看出她生前是个美女,五官精致,而且竟然是瓜子脸,樱桃小口,挺拔的鼻梁还有那长长的睫毛,让人不禁哀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已经死亡。不过漂亮归漂亮,我还是对着二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变态!找女的做啥?难道驭尸术里规定要找女尸吗?你丫的看上她长相了是吧?要不要我送你下去跟她腻歪?!”

    “诶?怎么她的肚子……”二麻子对我的咒骂充耳不闻,自顾自地把白布完全掀掉,露出了那女尸的全身,我也愣住了。

    女尸的腹部有些隆起,弧度还不小,看这身子应该不是肥胖导致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她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跟着一起遭殃。

    “造孽啊……”二麻子收起了脸上的奸笑,摇着头,似乎在为她惋惜,“我还是积点德,不动她吧。”说着便把白布重新盖上,转过身去准继续寻找合适的尸体。

    “嘻嘻嘻……”就在我俩转身的当口,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笑声。

    “你脑子出毛病了?”我以为是二麻子发神经,笑得这么恶心,头也没回就扔给他一句。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回答,心里有些不爽,“你死啦?话都不回?”

    “兄弟……看……看这边……”二麻子声音有些发抖,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你不是挺重口味的嘛?怎么……”转过头准备挖苦他几句,却瞧见刚刚那具女尸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身上的白布也滑到了地上,此刻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俩。

    “我去!”最不愿碰上的事儿却偏偏要追着我们,本来出发之前我就担心过会不会碰上诈尸,二麻子当时拍着胸膛保证道:“有我在,怕啥?诈了尸我就把他收了!谁让他自个儿报名的!”

    当时的豪言壮语仿佛还在耳边回响,二麻子却一把拉住我撒腿就跑:“还愣着干啥?等着帮她接生啊?!”

    “你不是说能收了她么?!跑什么跑?”

    “收你妹啊!她怀着孕呐!一尸两命我怎么收?我现在的功力只能收一具尸体!”

    二麻子的话让我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完了,怕什么来什么。现在才想起来令爷之前说过有身孕的女尸煞气极强,遇上了千万不要惹她,还特意提醒我俩。当时我跟二麻子全都认为没这么好运气头一次进太平间就能碰上这么个玩意儿,却没想到令爷的话果真应验了。

    “谁他妈把门关上了?!”二麻子已经跑到门口,使劲拍打着那扇本来被我留着个缝隙此时却已经紧紧关闭的大门,“喂!外头有人没?放我们出去啊!”

    我正想骂二麻子被吓糊涂了这里哪有别人,却听到门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他:“你给我乖乖待在里面!我老头子可不怕什么诈尸!”话是这么说,可因为颤抖而几乎破音的声调还是出卖了他。

    “完了,我怎么就忘了太平间都是有人看门的,刚刚进来时候没瞧见,以为没在,怎么现在突然就冒出来了?”二麻子止住了拍门的手,低下头自言自语。

    “喂,我说,您能待会儿再思考人生么?”我盯着那慢慢靠近的女尸,心里一阵阵地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