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子母阴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349字

    眼瞅着那全身惨白的女尸挺着个大肚子朝我俩慢慢逼近,我大脑里一片空白。虽说之前消灭过腐尸,可那毕竟是在黑咕隆咚的工地上,两眼看不清那腐尸的恶心模样倒也没让我觉得多恐怖。现在可是灯火通明,又是在冷气十足的太平间,别说那女尸,就算是眼前这几十具躺着不动的死人都让我害怕。

    倒是令爷及时点醒我:“猪脑子!别愣着!这子母阴尸刚醒,功力还不到火候,趁着现在用妖金诀灭了她!不然等会儿她吸够了阳气,体内的鬼胎苏醒,到时才真叫麻烦!”

    对啊,我有妖金诀,怕她做啥?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当下凝神运气,右手捏好字诀瞬间对女尸击出。

    “破!”

    “嗷!”

    眼前这女尸肢体僵硬动作缓慢,倒是结结实实挨了我这一下,看样子是吃痛了,停在原地张大嘴巴吼着。长得挺好看怎么声音这么难听……

    二麻子见我算是暂时制住了她,也不再惊慌,而是为我加油鼓劲起来:“好!兄弟!漂亮!趁热打铁灭了她!”

    “闭嘴!”二麻子的反应让我火冒三丈,“你丫的不是一身的本事么?现在晓得靠我了?!”

    “哎,这不是看你身强力壮嘛,你忍心让我这么弱小的身子去对付她?”靠,又是一脸的无辜。这件事情解决后我一定要再找个七老八十的身子把二麻子给塞进去,省得他一天到晚用这小男孩的躯壳来卖萌。

    “小心!”令爷的一声惊呼引得我暂时不去管二麻子这家伙,转过头发现这女尸在原地停了一会儿之后居然像没事一样又朝我慢慢走过来。

    “这怎么回事?妖金诀又没起作用?”第三次了,破字诀我一共用过三次,每一次都是被对方无视。我心里开始嘀咕,以后再有状况,坚决先用裂字诀,破字诀这么弱我怀疑连只蚂蚁都碾不死。

    “裂!”在抱怨的时候我已经重新捏好了手诀,不带丝毫迟疑再次发出。

    还好,这次有效果了。

    女尸直接被击倒在地,看样子竟是没有了反应,重新恢复成之前安安静静躺在铁床上的状态。

    “总算解决了……”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准备拉上二麻子撞门,赶紧从这么让人发冷又害怕的地方逃出去,却又听到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哇……”

    “还没死透?!”我以为女尸又起来了,直接准备用妖金诀的第三层——斗,省得夜长梦多。转头却瞧见女尸依旧保持着平躺的姿势,只是隆起的腹部此时却在不停地翻动。

    “鬼胎要出世了!”

    令爷和二麻子同时喊出声,放佛是印证着他们的话,一个浑身泛黑的婴儿突然破开女尸的肚子直接飞了起来。

    “呜哇!”那女尸虽然早已死亡,身上的血液也根本不再流动,这反而让她此时被开膛破肚的样子显得更加恶心。那婴儿飘在空中也没有动静,只是一直用那双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盯着我们,看得我直哆嗦。

    “鬼胎很强大,我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遇上。你们自己小心。”令爷的话让本来心里就开始打鼓的我更是紧张,这到底是多好的运气才会碰上鬼胎,令爷这活了千年的老古董都没碰上的东西,居然就让我俩见着了,而且仔细算起的话,还是我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兄弟,你快把他解决了,那俩玩意儿瞪得我发毛……”二麻子在后面推了推我,我才发现这家伙本来是站我身边,不晓得啥时候躲到我背后去了,顿时让我又无奈又怀念。无奈的是他空有一身本事却临场退缩;怀念的是以前遇到危险丫也是这么干的……

    “斗!”我只能摇摇头,最终还是指望不上这货啊,还得靠自己。抬起手就是一招三层妖金诀,只见一股若隐若现的暗金色光芒从我手中急速射向那鬼胎,不偏不倚尽数没入他体内。

    “全中!”我打了个响指,“百步穿杨!”说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什么时候也开始像二麻子那样喜欢显摆得瑟了。

    “咕噜……咕噜……”果然有效,鬼胎在受了这一招之后气势明显降了下去,那双小白眼也闭了起来,虽然比非洲鸡还黑,但依旧能看出脸上极其痛苦的表情。说实在的,对这么个小不点下手,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忍,毕竟鬼胎也不是自己想成为这种生物,要怪只能怪他母亲不顾他这条小生命。女尸手腕上两条深深的割痕已经告诉了我们,她是自杀的。自杀的人本身怨气就颇重,肚子里的孩子更是凄惨,未出世便跟着送命,自然是让人唏嘘不已。

    “令爷,这鬼胎也不过如此。”我看着那小家伙此刻痛苦挣扎的身子,心知刚刚那一斗字诀对他来说确实太过强大了,虽然是百年不遇的鬼胎,但毕竟只是刚从母体中脱出,实力肯定不济,再有,谁让他倒霉遇上我这个千年不遇身怀妖金令的对手呢?

    “的确,斗字是妖金诀第三层,其杀伤力与前两字相比已经提升了两倍不止。鬼胎尚未成型,受此一击必定已是重伤。五花,你再补上一下,送他们母子下去吧!应该也是命苦之人,不然怎会落到割腕自杀的境地。”

    令爷的话也让我深有感触,看那女尸,二十多岁的黄金年纪,还怀着孕,应当正是享受初为人母的喜悦,却舍得自断生命,十有八九是因为负心汉吧。一边惋惜着,我一边准备用破字诀灭掉眼前两具肉身,好让其魂魄不再在世间流离,早日进入地府投胎再次为人。

    正当我准备动手的时候,已经趴在女尸身上的鬼胎再次有了动作。突然像刚刚一样又浮了起来,本来没有瞳孔的双眼也恢复了正常,脸上带着婴儿特有的那种纯真笑容。

    “恩人。”女尸也突然动了起来,皮开肉绽的腹部此刻已经复原,站在原地笑吟吟地看着我。

    这是什么情况?刚刚还让人害怕的一母一子怎么现在像是刚从丧尸状态变回了人类?

    二麻子倒是不含糊,已经开始对那具裸着的躯体流起了哈喇子,让我又生出想踹他的冲动。

    “恩人,多谢出手相帮。”

    这下轮到我们犯傻了。相帮?我除了那几下妖金诀好像啥都没做……难道这世上真有被当头痛打然后幡然醒悟的说法?

    “算是歪打正着,刚刚那几下彻底去掉了他们身上的怨气。”令爷及时出声解释。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心想总得做点什么,不能就由着这俩人以这个状态继续存在吧,不然被别人看见岂不得吓死。

    “恩人,我只有一事相求。”

    “啥事?只要你开口,没有我王二麻办不到的!”我还没接话,二麻子立即擦了擦嘴边的口水,一脸“你就是要我死我也二话不说死在你面前”的欠揍样。

    “我自杀,实在是逼不得已……那个负心汉有妻子儿女,虽然我都知道,可我就是爱上了他。结果我怀孕之后却怎么都找不到他人,只剩下我一个和这肚里的孩子……我实在走投无路,父母也不认我这个女儿……”

    这种桥段其实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很多很多,无非就是些有钱的男人包了二 奶养了小三,有点良心的,出事之后会用钱摆平。而面前这女尸口中的那个男人,就是那种没良心没人性的了,自己舒服了,女的怀孕,拍拍屁股走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把所有的痛苦都留给女人。

    “你是想让他抵命么?”电视电影里也看过不少类似情况,我心知她提出的要求肯定会是这个,不等她说完便开口问她。

    “不想取他性命,毕竟还有家人需要他。我只是想再见他一面,亲口问他。”

    出乎意料,这话让我开始有些佩服眼前这女人了。虽然是因那人而死,却没有复仇的念头,这得是多宽广的胸怀才能做到。

    二麻子也收起了那副调笑的模样,一本正经地回答她:“姑娘,这事你放心,就算他躲到太平洋底下,我也把他给你抓回来!”

    二麻子的话我向来都是听一半留一半,只是这句我也感同身受。毕竟帮人也是帮,帮尸也是帮,更何况眼前的情况如此,作为男人我从心底里都觉得丢脸,要是找到他,不动手是不可能的,先打他个满脸桃花开,再处理一下省得她见到了会心软。

    “我叫李花。他叫沈昊旭,是个银行行长。但具体是哪家我不清楚,他也从不肯和我说。”

    沈昊旭,这名字,顿时一副猥琐小人的模样在我跟二麻子心里升了起来,我俩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邪恶地笑了。

    “姑娘,还有别的事么?”既然子母阴尸现在已经没了怨气,那当下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找到那男的。我又问了句,在得到答复之后便准备跟二麻子一起离开,这里实在是冷到一定境界了。

    “靠,老头儿!开门!”二麻子又扯着嗓子大喊,“再不开小爷我就发飙了!”

    “我开了我就是傻蛋!”没想到这么久的时间,门外那老头居然还一直在守着,而且一直紧锁大门。

    “老人家……麻烦开开门,我们不是鬼,是人。”我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善一些,长时间的冷气已经让我的舌头开始发麻。

    “你们真是人?”门外的声音还是用着不确定的口气,但至少有些松动了。

    “真的是人!不然你要咋样都行!”二麻子也学乖了,捏着嗓子说话,听上去不男不女,倒也没了刚刚那种凶恶口气。

    “好吧……”犹豫了许久,似乎是放下心了,太平间的大门缓缓被打开。

    “他娘的……”二麻子当即变脸,一看大门已开第一时间冲了出去,看样子是要找那老头麻烦。

    门外空无一人,只有一个急促的脚步声越跑越远。

    “逃得倒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