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218字

    太平间这一出闹剧总算是收了场,虽然有些冷,但至少算是化解了一个有可能成为地方一害的阴尸怨气,也算不负此行。二麻子想要寻找尸体的计划也暂时搁浅,因为这位小爷没能在长时间的冷气包围之下保持坚挺,华丽地重感冒了。

    “哎哟……哎哟……”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几天只要听见小琴来,二麻子这货必定是装出一副快要翘辫子的模样,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叫唤。而我那亲爱的女朋友又天生心软,听到看到他这样瞬间母性爆发,又是喂药又是倒水,还时刻坐在一边用充满母爱光辉的眼神看着他,让我又嫉妒又羡慕,偏偏还得憋着,没法说出来,因为小琴必定会严厉教育我不懂爱护青少年。这滋味……当真叫人抓狂。

    二麻子其实已经好多了,但依然保持着那副欠揍的模样躺在床上,享受着小琴依旧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看不下去,这天趁着她上厕所的当口,凑到二麻子耳边:“小子,对面那老板娘约你今晚吃饭。”

    “真的?”果然,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犹如久旱逢甘露,一下子就从被窝里跳了起来,“哇哈哈哈哈!我王二麻的春天就要来了!”

    “二麻?你好了?”小琴正站在门口,面带欣喜地看着二麻子在床上活蹦乱跳。

    “好啦!琴姐,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这货倒是面不改色,这种明显是骗人的戏码被他演绎得栩栩如生,奥斯卡小金人真该给他一座。

    正当二麻子欢呼雀跃的时候,小琴的手机响了。她拿出看了一眼,一脸的无奈加鄙夷,直接掐断塞回了口袋。

    “怎么不接电话?”见她这样,我随口问了一句。

    “又是那个讨厌的行长,烦死了,天天约我吃饭,上班时候还动不动去我办公室拼命找我说话。也不看看自己一把年纪了有老婆有孩子的,还学别人想找小三。听同事说他以前在外面包过好几个女的,后来要么被老婆发现了,要么就没下文。他老婆也是个人才,知道自己男人在外面乱搞,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别人找上门时还会帮着他一起对付,真是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般配的夫妻。”

    “行长?喜欢乱搞?”这几个字勾起了我的兴趣,二麻子也安静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是你们单位的?”

    “对啊!名字也很恶心,长得也很恶心,秃头,龅牙,小眼睛,猪腰子脸。”

    在脑海里拼凑了一下这几个特征,得出来一张电视里常常看到的猥琐小日本的形象。我跟二麻子对视了一眼,极有默契地又同时露出邪恶笑容。

    “他叫什么?”为了进一步确定心中的想法,二麻子问出了最关键的一句。

    “我都不好意思说……一个男人,叫……叫沈昊旭!”显然,小琴也很聪明地联想到了谐音,面带不屑地答道。

    “嘿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肾好虚先生,咱这还没开始找呢,您就自个儿送上门来,您的肾那是得多虚才能这么心急?”二麻子说出了我们仨同时想到的那三个字,引得小琴一阵爆笑。

    “哈哈哈……别说了,我要笑死了,跟同事每次说到他都要笑上好一会儿。到底是怎样的父母才会恨自己的孩子恨到如此地步啊!”

    玩笑归玩笑,这个连着几天让我们无从下手不知从哪找起的沈昊旭,还真就自个儿冒了出来。我跟二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采用温柔的方法,让小琴约他出来,先玩玩他。我承认我有私心,毕竟谁让他不长眼居然敢调 戏我的女友。二麻子也很理解我的想法,还表示一定会让他欲仙,欲死。整个讨论过程我们俩都不时奸笑,并伴以极其猥琐的眼神,弄得小琴都开始怀疑我俩是不是心理变态。

    晚饭时候,我让小琴事先打了电话给那位行长,约着在某个饭店见面。电话里那猥琐男的声音让我和二麻子又是一阵吐槽,还真符合他的形象,带着明显的口音和隔着电话都能看见的奸笑。此刻我们三个正坐在一个包厢里,一边喝着茶一边耐心地等着这位仁兄现身。

    美女的邀请总是很有效,挂掉电话不到半小时,一个头顶反光两眼笑眯眯地中年男人出现在房间门口,当看到还有我和二麻子在场时,脸上的笑容稍稍滞了一下。

    “小姚啊,这两位是?”

    “哦,行长,这是我男朋友,这个小孩是他外甥。”小琴不会撒谎,说出了实话,虽然让我有些吃惊但对计划倒是没什么大影响。本来就是男朋友,说不说都没事,反正一会儿咱哥俩会让你好好享受一番。

    二麻子明显是跟我想的一样,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走到沈昊旭面前:“大伯!我看你红光满面气度不凡,想必遇上喜事了吧?”一副算命先生的口气,配上他的个头长相倒是让人忍俊不禁。

    沈昊旭此时的脸色已经阴了下来,不过像是又想到了什么,重新眯起眼睛:“哦,原来是你男朋友啊,好说好说,这顿我请了。”

    看来是把我当成穷小子了。我心里暗暗想着,哼,爷的身家说出来吓死你,就凭一块令爷,你就算是瑞士银行行长我都能把你手里的钱全抢过来。

    心里骂着,脸上却依旧保持微笑:“沈行长,快请坐,我女朋友多亏您照顾才工作得这么出色啊。”

    “那是,小姚虽然年轻,但前途不可限量,长得又标致,只要再懂点事,我保证她以后衣食无忧!”他倒是大言不惭,一挥手以为自己是指点江山的将军,“这个小朋友人不大,说的话倒蛮有趣,看不出来你姐姐还挺会生啊!”

    二麻子依旧嬉笑着,手里偷偷拿出一颗图钉。

    “大伯!我会看手相,要不我帮您看看?”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说完沈昊旭便伸出了左手,刚被二麻子握上便叫了起来,“哎哟!你这娃娃怎么喜欢害人呐?”低头看见手心里多了个图钉,正好刺进肉中,他满脸的不愉快,就差要动手了。

    “沈行长!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嘛,他贪玩爱胡闹,别管他。来来来,抽烟。”眼见二麻子达成目的,我便迎上前去掏出之前准备好的香烟,抽出一根帮他点着。

    “哟,你这小子还抽得起这烟?”

    “哪儿抽得起这么好的,都是小琴说要和行长您吃饭,我这不为了她有面子才去买的嘛。”我现在才发现自己溜须拍马的功夫这么好,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挺想直接把他抽一顿,但为了计划,我还是忍了。

    “我就说嘛,你小子看着就像兜里只有几张纸币却硬要装富的。没啥,我也是从穷小子过来的,年轻人只要懂得识时务,嘴再甜些,头再低些,自然会有好日子。”这一番得瑟让我有些无语,看来当领导的都喜欢教育人这话确实不假。

    随着菜一道一道地上,酒一杯一杯地灌,这位肾好虚先生终于也开始慢慢说起了胡话,直接无视我和二麻子,对着小琴敞开了心扉。

    “小姚呐……嗝……不是行长不看重你呀……你说你这顿饭要是早半个月找我吃,我不就把升主任的机会给你了嘛……嗝……不过呢,半年后还有个职位能空出来,所以……你明白的吧?”

    小琴此时已经忍无可忍,直接往他脸上泼了整整一杯酒,让他的嗓门瞬间高了起来。

    “你这是做啥?”

    眼看小琴要受不了了,我赶紧招呼还在大快朵颐的二麻子,准备动手。

    二麻子也不含糊,扔下筷子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麻绳,在沈昊旭的骂声中和我一起麻溜儿地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这是要绑架!当心我报警!逃不掉的!你们三个!”

    二麻子拿出之前扎他手心的图钉,把上面的血迹抹在了一张黄纸上,然后闭上眼睛默念了几句咒语,就听见沈昊旭哭爹喊娘的声音。

    “哎哟痛死我了,哎哟你个小杂种在弄什么歪门邪道!”

    这是二麻子从驭尸术中学来的,可以通过血液来暂时让一个人尝点苦头,说白了就是简化版的扎小人。这也是这次计划的主要手段,嘿嘿,谁让他打我女朋友的主意。

    “恩人!求你住手!”正当二麻子玩得起劲的时候,一个女声传了进来。

    “李花?”

    一个人影在包厢里慢慢出现,手里抱着个婴儿。

    “是我,恩人。”

    “鬼啊!”被折腾得已经大小便失 禁的沈昊旭没有反应,倒是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小琴先喊了出来,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靠……你出现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吓死人怎么办?”眼看着小琴晕倒,我急了,这女尸怎么说出现就出现,难道还把自己当成人?话说回来,她不是尸体么,怎么会像鬼一样隐形?

    “这就是他们的鬼魂。”一直没作声的令爷发话了,“想必肉身已经被火化了,因为还有未尽的心愿所以魂魄还没有被投入轮回之中。说起来,下面那黑白两位应该也是帮了忙的,暂时将她的魂魄留在奈何桥前,没让她进入地府。”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也不好再追究什么,和二麻子站到一边等待着好戏上演,心里也在琢磨着一会儿该怎么跟小琴解释。

    “沈昊旭,你还认识我么?”抱着婴儿的女鬼朝我鞠了一躬之后,便转过身去开始质问起躺在地上的那个肾好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