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333字

    “你……你是李花?”沈昊旭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诧,放佛早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孩子!”李花拍了拍怀里的婴儿,口气幽怨。

    没想到沈昊旭只是挣扎着坐了起来,叹了口气:“还是被你找到了,算我倒霉。既然孩子你生出来了,那就好好养着,说吧,要多少钱,我打电话让我老婆……哎哟!疼!疼!”不用说,这番不负责任的话让本来决定围观的我俩又上了火,二麻子直接念起咒语,把刚刚才恢复淡定的沈昊旭再次弄得像煮熟的虾子一般倒在地上蜷缩起来。

    “大侠饶命!”看不出他也晓得江湖上这套,一边呻 吟着一边不停求饶,二麻子折腾了一会儿之后在李花的示意下停了下来,朝还在地上的沈昊旭挥了挥手里的沾着血迹的黄纸,眼里满是威胁。

    “我不要你的钱,我只想知道,你那时候对我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女人终究是感性动物,就算面对着让她丧命的男人,问出来的话却还是带着些许感情。哎,听得我和二麻子都开始低落起来。

    “都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再骗你。我当初只是看上你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就想勾 搭一下。谁知道你居然这么单纯,这么容易就相信我。”

    “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李花都已经因为你送了命!难道你不会继续把谎话编下去!你这样说让她怎么安心投胎?!”二麻子直接破口大骂,甩掉手里的黄纸冲上去照着他的肚子就开踹。沈昊旭躲不了,只得硬着头皮挨着,却依旧是一脸的惊恐。

    “你说什么?李花死了?不可能!她这不是好好地站在这儿!”

    “你再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清楚!”

    随着二麻子的骂声,李花逐渐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本来与常人无异的脸上开始泛起青光,皮肤也变得雪白,怀里的婴儿更是恢复到了之前在太平间时的模样,浑身漆黑,双眼翻白。

    “鬼……鬼……你是鬼!别靠近我!滚!滚!”

    沈昊旭的反应相当激烈,似乎是害怕被杀,拼了命地往后移动,一边用抖到破音的嗓子叫喊。

    “不好!她又要变了!”令爷突然传给我的信息让我浑身一震。变?难道李花又要成为子母阴尸?当下暗暗捏好斗字诀,随时准备朝她击出。帮归帮,但却不能让李花真的要了沈昊旭的命,这样是违背地府规矩的。

    二麻子也撒完了气,转头看见李花变了样子,立即退到了我身后。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李花却又慢慢变回了之前的普通模样,只是脸上挂着泪珠,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既然知道了你是这种人,我也没什么好怨恨的。只求投胎之后能像别人一样,安安分分地过完下辈子。”

    “不错,能克制住怨气了,此鬼若是投胎之路顺利,下辈子必定能生在个好人家,以后说不定也会有一些机缘巧合,能走上一条不平凡的路。”令爷满是欣慰的口气,似乎对李花的表现极为满意。

    “恩人,再次谢过您的恩德。下辈子若有机会,我愿为您做任何事来作为报答。”李花流着泪,抱紧怀里的婴儿开始慢慢消失。

    “不用客气的,赶紧去投胎吧。以后可别这么容易相信人了!”二麻子挥着手,像是在道别一位故人。难得见这家伙一脸正经的模样,看着倒是挺像回事。

    “子母阴尸在哪!”突然从外面传进来的一声叫喊,让我跟二麻子都愣了一下。

    “谁?难道刚刚李花的怨气引来了道上的人?”

    大门一脚被踹开,一个挺强壮的男人冲了进来四处查看着,见只有我和二麻子站在那,小琴依然昏迷着倒在椅子上,沈昊旭被五花大绑着坐在地上直喘气。看了一圈之后发现已经快消失不见的李花,顿时右手一挥:“给老子现身!”

    随着他的动作,李花硬是被他直接吸了过去,原本快看不见的身子此刻也完全现了出来。

    “哼!想跑!还没有哪个鬼能逃得出我胡三德的手掌心!”男人说着又变换了手势,“子母阴尸这种大补的东西,怎能让你下去投胎!”

    我见状大骇,这男的竟然是要吸收李花身上的能量。当即捏好破字诀随手击出,这一下并不是要攻击他,只是想让他放手。

    胡三德也感到了妖金诀的气势,脸上表情变了变,大喝一声“来得好!”,竟然直接用抓在手里的李花移到面前,把她当成挡箭牌。

    “不好!”二麻子看到他的动作,立即助跑了几步准备用身子撞过去,好让胡三德改变位置,让我那一下打不到李花身上。并没有成功,但至少胡三德是稍稍侧了下身子,避开二麻子的同时也让我的破字诀落空了。

    “小子,会妖金诀的那人就是你?”胡三德一脸鄙夷地看了看此刻因为扑空撞到墙而翻滚在地的二麻子,转过头来问我,“妖金令就在你身上?”

    “没错,你也是要夺令的人么?”我摆好架势,准备随时应付胡三德的攻击。

    “这子母阴尸,是你放她走的?”

    “是!她现在已经没了怨气,应该投胎去了!”

    胡三德显然对我的话不屑一顾,撇了撇嘴角:“也好,有妖金令在面前,相比之下这子母阴尸也没啥大用了,我胡爷今天就做个好人,送她上路!”说完手里发力,硬是让李花直接在我们面前惨叫着即刻消失。

    “破!”我看见李花那痛苦的表情,心知胡三德肯定做了什么手脚,立即捏好字诀朝他发去。

    “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的半吊子妖金诀对上我八层圆满的噬魔大法会是个什么样!”胡三德见我有所动作,哈哈大笑了几声,抬起右手居然很轻松地就化解掉我的破字诀。

    “哼!堂堂妖金诀也不过如此!就这点功力,给胡爷我挠痒痒都嫌轻!”

    遇上对手了,这是我第一个反应。其实我的妖金诀几乎从未实战过:青魂,那是他自动消失了,并没有能打起来;喻帝,那老家伙完全就是为了试试我的反应;李花,阴差阳错去除了她的怨气。这三次根本就不算真正的战斗。但眼前这个胡三德,却让我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噬魔大法?”令爷突然问了句,“建强,别冲动,想办法跟他周旋一会儿,我要感应一下他身上这门功夫。”

    “感应?”

    “别问这么多,想办法拖时间。”

    令爷不再说话,我也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做到拖延时间,因为胡三德此时的样子像是准备再次出手杀我一般。

    “小子!接招!”胡三德将体内功力引至掌心,朝着我再次袭来,“锥魔刺!”

    我赶紧朝一边躲避,看他那凶悍的模样,要是被这掌打到肯定不死也得脱层皮。

    “想到了!”正在聚精会神防着胡三德再次袭击的我,被令爷这突然一嗓子给吓得不清。

    “令爷!别一惊一乍的行么!我这儿还有对手呐!送了命你就没主了!”

    “废什么话!噬魔大法是钟馗的,这人怎么会?!难道是偷学的?”令爷的话让我迷糊起来。钟馗?那不是传说中鬼见了都怕的强者么?怎么跟眼前这胡三德又扯上关系了?

    “诶?这小妞长得倒不错!刚刚没瞧见嘛!”正当我跟令爷相互讨论着,胡三德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看着此刻还在昏迷着的小琴,“嘿嘿,今晚又能春宵一刻啦!”说着便要动手把小琴抱起来。

    “住手!”我当即喊了出来,却没想到又听到另一个声音说着跟我相同的话。

    转过头就看见徐子东站在门口,瞪着双眼盯住了准备对小琴下手的胡三德。

    “哟!徐公子嘛,怎么,你也看上这小妞了?”胡三德竟然认识徐子东,看见他站在门口也停了手,一脸奸笑,“要不咱俩一起?”

    “胡三德!你把你那流氓样收起来!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徐子东无视他的话,直接恶狠狠地一拳打在了门上,“你要是敢对她下手,我废了你命脉让你当太监,信不信!”

    “哎哟,徐公子好大的火气,你想吃独食就说嘛,我胡三德自然是不会跟你抢的咯!那这小妞就留给你啦!”又朝我瞪了几眼,“小子,算你走运!今天老子心情好,改天再来教训你!”说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经过徐子东的时候稍稍弯了弯腰,竟然是一副恭敬的模样。

    “以后再碰上他,小心点。他可是出了名的遇男开杀,遇女开剥的老流氓。”见胡三德离开,徐子东才收起了怒气,走到我面前轻声说道。

    “你认识他?”

    “不能说认识,家父跟他有些往来,所以我也只是知道他这个人,没什么好名声。”

    此刻小琴也微微动了动,看样子是要醒过来。我赶紧跑过去扶她坐好,等着她睁眼。

    “现在你们在一起了吧?挺好的,好好照顾她。”徐子东见我不再搭理,也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来补了一句,“你的妖金诀……也好好练练吧,以后像胡三德这种货色你还会遇上不少。而且……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可能也是对手了。”

    说完径自走了,只剩下我怀抱着正在醒转的小琴,仔细思考着他话里的含义。

    “建强,等回去了,把事情都告诉小琴吧,总瞒着也不是个办法。”令爷的声音透着些许无奈。

    “是啊,兄弟,该让她知道了,既然你们现在在处对象,那就该全都坦白。”二麻子也走过来,附和着令爷的话。

    “恩,我也想好了,全都告诉她。”我点了点头,“只是令爷,徐子东刚刚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慢慢就会明白的……对了,等回去了,你想办法找喻帝来一下,我有些事要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