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偷师钟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173字

    刚刚的一阵打闹引得不少食客前来围观,我跟二麻子也不想再惹出别的事端,抱着还没完全醒过来的小琴匆匆打了个车回到店里。

    “小子,最近可有好好练功?”刚坐下来准备喘口气,喻帝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满身的酒味,看来刚刚喝了不少。

    “正好,令爷找你。”我一见是他,想起之前在饭店令爷嘱咐我的事,便打了个招呼。身边的小琴渐渐睁开眼睛,我见状赶紧让喻帝先躲起来,别被小琴看见了又要昏过去。

    “建强,我怎么在这儿?不是在吃饭吗?”看来小琴还有些迷糊,并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我知道要想起来是迟早的事,既然决定跟她坦白,那还是趁早全说清了比较好。

    “小琴,刚刚我们在饭店跟你那个沈行长一起吃饭,不记得了吗?”

    “记得啊,然后你们把他绑了……然后……对了,有鬼!”小琴一下子全记了起来,声音也拔高了几个调,“有鬼!建强!这世上真的有鬼!我亲眼看到的!一个女的!”这种反应我早就料到了,此刻也并不插嘴,耐心地等她叫喊完,才慢慢点了根烟,二麻子此刻也坐到了一边,准备跟我一起解释。

    “小琴,这个世界上呢,不光有鬼,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我从那次跟二麻子的见面开始说起,把所有在我们两个身上发生过的、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全都跟小琴讲了一遍,她也从一开始的完全不相信,渐渐变成半信半疑。

    “所以,你身上现在有三个东西?”小琴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认真地问我。“是的,有三个东西。最值钱的应该就是这块令牌了,所以很多人都想要,而且拿到它的唯一办法就是先杀了我。”

    “……好刺激!好好玩!能不能教教我那什么什么诀!”

    “呃……”我跟二麻子一脸茫然。这人怎么这么……缺心眼,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还觉得刺激好玩?

    “小姑娘,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哟!”一直躲在一旁的喻帝突然现身,打着酒嗝对小琴笑嘻嘻地调侃着,“不过要是你真感兴趣,我可以给你介绍个师傅!”

    “鬼啊!”刚刚还一脸兴奋的小琴看见突然冒出来的喻帝,瞬间又叫了出来。

    “呃,你不是还觉得好玩的么……”二麻子弱弱地回了一句,和我一样一脸无奈地摇摇头,“唉,女人真善变……”

    玩笑归玩笑,现在全都跟小琴坦白,我反而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至少以后不用再想方设法地瞒着她我的事情了。小琴虽然还是会怕,但起码已经在慢慢接受,这也是个好的开端。至于喻帝所说的给小琴介绍个师傅,我们都挺有兴趣,不过当听到他说那个人脾气古怪,不愿意来人间,想要拜师就必须去地府时,我们三个全都强烈反对,所以这事也就搁了下来。

    转眼已经深夜,我又跟小琴说了会儿话之后便送她回了家,然后关起店门,让令爷和喻帝好好讨论。

    “喻帝,钟馗现在还在地府么?”又是钟馗,令爷的话让我想到今天碰上的那个胡三德,对于他那强大的气势我到现在还有些胆战心惊。

    “在啊,怎么会不在,不过最近人间的小鬼少了,他平时也没什么事做,基本就是在地府到处转悠,像个退了休的老头儿一般。”

    “很久没来人间了?多久?”

    “这个倒不清楚,毕竟我跟他不熟,顶多也就见了面打个招呼,没什么好聊的。妖老头,你问这干嘛?”

    令爷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才慢慢地回答他:“建强今天碰上一个人,会噬魔大法。”

    “什么?!你确定你没看错?”喻帝的反应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就差没蹦起来。

    “那人自己报出来的,我也感应了一下,确实是钟馗的噬魔大法。”

    “这就怪了……虽然钟馗在人间也算是有名气,可从来没听说他收过徒弟啊……而且,就算有徒弟,也应该是鬼,怎么会是人?”喻帝放佛酒醒了,此刻正单手托腮一脸认真地思考着。

    我和二麻子听得一愣一愣,倒也算是弄明白了他俩在讨论什么。

    “这还不简单,明显有人偷学了呗!”二麻子不以为然地抽着烟,一脸的不屑,好像在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两个老家伙还要想这么久,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吧”。

    “废话!既然不可能收人类做徒弟,那必然是有人偷学了!我们在想的是这么多年来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偷学钟馗的功夫,而且照现在这样看,钟馗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要是我们的猜想都成立的话,那这个人必定深藏不露,万一又要跟你作对,更是棘手!”

    令爷严厉的声音里透着掩不住的担忧,让我深深觉得这噬魔大法肯定是极为强大的招数,会这功夫的人必定极难对付。可照胡三德之前说的话来推断,他也对我身上的妖金令感兴趣,甚至动起了手,这岂不意味着我很危险?

    “如果偷学功夫的就是这个胡三德,那倒不需要多紧张,你的紫狱鬼焰毕竟不是凡物,大不了一把火烧毁他的魂魄。但此人脾气暴躁,绝对不像是能偷偷到地府偷学武功的样子。噬魔大法虽是钟馗所创,但他也是经历了无数时间才练到现在这个地步,胡三德的暴脾气绝对不可能在地府隐忍多年,只怕幕后还有高手。”

    “小子,紫狱鬼焰练的怎么样了?”喻帝听到令爷说起,便转头问我。

    “实在难练,现在也只能生出掌心这么大的火苗,而且事后需要调养几天才能恢复。”我无奈,紫狱鬼焰确实是好东西,能灼人魂魄,可惜要练成的话需要太多时间精力。

    “不错了,以你凡人之躯,能够与它相结合而不排斥已经是很大的运气。不要着急,慢慢来。”喻帝安慰了几句,让我担忧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下,虽然难度大,但我也得继续努力。

    “我说几位,又开茶话会呢?”正当我们四个相互聊着,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

    “无常?”喻帝首先认出了这声音,然后开始四下寻找,“来了就现身啊!难道要我们几个跟你躲猫猫?”

    白无常那张嬉笑的脸率先显露了出来:“嘿嘿,这不上来收魂,顺道来看一眼嘛,瞧瞧我那徒儿是否认真练功。”

    二麻子一听,知道是来找他的,噌的一声从沙发上跳起:“徒儿拜见师傅!”

    “免礼免礼,我这好徒儿清醒的时候还是挺懂道理的嘛!”随着黑无常的现身,两位千年好搭档终于又再次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身后依然是一个被铁链锁着脖子的魂魄。

    “还行,驭尸术入门了,接下来就该找具尸体练练手。”仔细端详了二麻子一会儿,黑无常那始终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徒儿,继续努力。”

    “正好,二位,有点事情想咨询一下。”令爷见黑白无常都在,心知地府的事问他们准没错,便开口把先前我们正在讨论的话题又复述了一遍。

    “噬魔大法啊……钟馗这些年已经完全不问世事,倒是听说他曾经抓住过一个偷学他法术的人,不过后来却是被阎王爷亲自打到地府最深处了,永世不得翻身。”白无常听完令爷的话,想了一会之后对我们回道,“这是我俩当上无常之前的事了,也只是听说。”

    “这样啊……被锁在地府最深处,又是阎王亲自动手,那自然可以看做是彻底消失了。只是这胡三德的噬魔大法却是真真切切,必定是钟馗的功法,难道还有别人,而且没被发现?”喻帝又开始托腮沉思,引得我们几个也跟着努力思考起来。

    “四位,咱就不打扰了,赶着回去交差。要是还有问题,喻帝你直接去找那钟馗不就行了。”黑白无常眼看着就慢慢消失,只撂下这么一句话。

    令爷也跟着附和:“是啊,老家伙,你下去找他问问,总比我们自己在这儿瞎猜的好。”

    “别提了,那老鬼脾气怪得很,就因为上次喝酒没叫他,到现在还跟我磕着。我要再去找他,我这老脸往哪儿放。”

    原来地府里的人际关系也跟我们人间差不多,我在脑海中稍稍构思了一下喻帝和钟馗喝酒吵架的场面,越想越欢乐,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这小子笑什么?敢取笑你师傅?”放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喻帝板着脸一顿呵斥,末了又叹了口气,“算了,丢脸就丢脸,为了我这宝贝徒弟,我就再去找他问问。”说完便消失不见,跟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

    “都大半夜了,总算折腾完,累死我了。”二麻子见喻帝已走,径自回了房间,关起门来呼呼大睡。只剩我一人依旧坐在沙发上,脑子里继续思考着刚刚的问题。

    “噬魔大法,确实很厉害,胡三德那一掌我根本就不敢接。要是真有幕后人亲自动手,凭我现在的功力,估计就是被当成蚂蚁给碾成渣的命。我得赶紧把妖金诀练熟了,再彻底掌控鬼焰,不然到时别说保护别人,连自己的命都会被人轻松夺去。”

    这样想着,令爷也表示赞同。我当即盘好双腿,放弃睡眠时间开始修炼。

    胡三德出现了,离真正的敌人出场还会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