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蛇蝎美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3189字

    一连几天,除了小琴来做饭打扫的时候会跟她聊会儿天,其他时间我和二麻子都很默契地各自修炼。体内的那股力量似乎也极其配合,经过近一个星期的苦修,我终于能够召唤出可以覆盖整条手臂的鬼焰,而且收放自如,不必再在之后通过连续几天的休息才能恢复;妖金诀也精进了很多,从最低层次的破字诀开始,裂、斗、残、蚀、霸,这五字都已经完全掌握,甚至可以在内力充足的情况下连出两招最高层次的灭字诀。令爷对我的进步很是欣喜,这几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小子!我就知道我没看错!”

    二麻子的驭尸术似乎停在了一个瓶颈,用他的话说现在最多只能同时控制两具人的尸体,并且只是单纯的控制,仅仅能做出攻击防御等基本动作,说白了就是电视里那些丧尸一样,只不过是完全服从他的命令而已。

    “兄弟,不是我不想进步,实在是书里那些阵法我看不懂,要不改天再找我那俩师傅上来请教请教。”二麻子满脸的歉意,看得出是真心话,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令爷喻帝都说过,驭尸术极难掌握,在这短短几天里面能有如此进步,已经很是不错了。

    除了修炼,我依旧在回想徐子东那天的话。他说像胡三德这样的人,以后我会碰见不少,意思难道是还有很多会噬魔大法的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势力?徐子东又是什么势力?看那天胡三德喊他徐公子,还有那恭敬的模样,难道是他的下属?

    没想到才安稳了一个多星期,我这问题就有了答案,不过随之而来的事情,却是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大师,在吗?”虽然修炼,但每天我依旧是开着店门,期待着能有一些事情来让我验证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这天刚吃过饭,生意就来了。

    我和二麻子闻声全都转过头望去,就看见一个年轻女人站在门口,打扮得极为时尚,长得又漂亮,瞬间就把二麻子心里那股花痴劲给提了起来。

    “有!有!这位美女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二麻子脸上全是夸张的表情,那眼神恨不得把这女的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大师!你可得救救小女子!”那女的看见二麻子迎上前去,突然扑通一声跪下,顿时那张闭月羞花的脸上垂下了两行泪珠,“要是大师不肯救我,我就死在这里!”

    什么情况?动不动就把死字挂在嘴边,这女的看起来挺年轻,怎么说起话来跟那些市井大妈一个样?而且……这女的看起来有些眼熟,我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二麻子可没那脑子想这些,一见这美女在他面前跪下,还哭得声嘶力竭,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又是递面纸又是倒茶的,那殷勤的模样简直就像小太监见了皇上一般。

    “美女,好些了么?别急,慢慢说,不管是啥事,咱哥俩都能帮你解决!”见她稍稍平复了情绪,二麻子这才坐下,只是那副猴急的样子丝毫没有收敛。

    “谢谢大师……我叫年丽娜,今年二十三岁。有个谈了四年的男朋友,我们从今年年初就开始计划,本来准备国庆的时候结婚,双方家长也都同意。可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年丽娜再一次啜泣起来,“可是就在上个月,我男朋友他突然得了一种怪病……”

    随着她夹杂着哽咽的解释,我们倒也算是基本明白了她说的话。

    “娜娜,你男朋友这情况听着不像是病,倒像是鬼上身。”二麻子不知何时连称呼都改了,言语里透着一股自来熟的亲热,就差把还在默默流着泪的年丽娜搂进怀里。

    “确实,如果她说的都是实话,这个男的的确被鬼上身,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鬼。”令爷在我和二麻子的脑中同时传达着这样的讯息,“应该是怨气颇深之鬼,所以即便是像她说的那样,请了无数个道士,却依旧束手无策。不过……”

    “不过令爷出马,再加上咱哥俩,肯定不在话下!”二麻子打断令爷的话,讨好似的说道。

    “少拍我马屁!不过要是她骗了咱……那可就不好说了。这女的外表看上去是个普通人,我也感应不到她身上任何气场,但怪就怪在这里。”令爷的话也让我不由得开始怀疑,我确定我以前见过她,虽然想不起来时间地点,但她这张脸在我的印象里绝对出现过。

    “一个正常人,就算再普通,身上也会有一定强弱的气场存在,只要你们细心感应都会察觉到。但眼前这个女人,别说气场,我甚至都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吐纳,难道是个鬼?但鬼怎么可能敢在大白天出来?”

    二麻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因为面前的年丽娜见我们依旧坐着毫无动静,又有要起身跪下去的意思,被他及时制止:“不要这样,我们现在就去你男朋友家里。”说完回头看着我,那眼神大有“你不去咱以后连兄弟都没得做”的意思。我无奈,只得起身,简单准备一下之后便出门坐上了年丽娜开来的车,朝她男朋友家里驶去。

    一路上年丽娜只是面无表情地控制着方向盘,并没有跟我们再多说什么。倒是令爷,不时地嘱咐我们俩小心,惹得二麻子低声嘀咕:“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这娜娜明显是人,令爷你别老是疑神疑鬼的行么。”令爷见他如此不耐烦,也没多说什么,又单独叮嘱了我几句之后便不再出声。

    “到了。”

    不知为何,平时从来不晕车的我经过这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之后竟然有些昏昏沉沉,感觉像是浑身没了力气。二麻子的情况也差不多,瘫坐在座位上,四肢无力。

    “姐!你可回来了!怎么样?人带来了么?”

    “我办事,什么时候失手过?都在后座乖乖地瘫着呢!”

    我只听到这两句话,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隐约看到一个男的凑到车窗前看着我们,脸上带着猎人瞧见猎物的喜悦。

    “哼,什么妖金诀传人,在我独门秘制的迷 药之下不还是像只软脚虾!”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顶着依旧有些犯晕的脑子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手脚均被绑住,而二麻子就在我身边,跟我一样,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哟,醒啦?做了个好梦吧?”昏过去之前的那个男声此时又在我耳边响起,而这个声音的主人正从门外慢悠悠地踱进来,“我年少的迷 药,滋味不错吧?”

    “醒了?抓紧时间动手吧!一会让胡三德瞧瞧咱姐弟俩的能耐,省得仗着老家伙重用他而老是趾高气昂的。”这是年丽娜的声音,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换了装束,一身的黑衣黑裤,头发已经被梳成简单的马尾扎在脑后。

    “是你!”她现在的样子终于让我认了出来,她就是和那个冯域宽一起三番五次找我要妖金令的人!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应该是她的弟弟。

    “终于认出来了?我就说吧,姐你的化妆本事真不是盖的,那么浓的妆连我都差点认不出,何况他们两个!”一旁的年轻男人听见我的话,不由朝着年丽娜竖起了大拇指。

    “够了,等把妖金令取出来了再夸我吧!”年丽娜说着就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慢慢朝我靠近。

    “我去你大爷的!”二麻子刚刚醒过来,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不过从眼前的这处境来判断他也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了,当即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居然敢骗小爷我!看我不收拾死你!”嘴上骂得凶,可身子却是被牢牢绑住,丝毫不能动弹。

    “陈建强是吧?你身边整天跟着这么个烦人的玩意儿,不嫌累么?我来帮你解脱吧!可别怪我,要怪就怪那块妖金令选谁不好偏偏选了你,我们也只好让你受点委屈了。放心,不会痛苦的,保证让你死得轻轻松松。”年丽娜此刻的表情完全看不出这是那个之前还跟我们哭哭啼啼的柔弱女子,倒像是一个老巫婆。

    “令爷……真让您说着了,可惜我没多留个心眼……只怕,以后就没法继续跟您唠嗑了哈。”不知为何,看着年丽娜慢慢逼近,我心里反倒没有了之前的慌张,而是静了下来,竟然有种视死如归的烈士情怀从心底油然而生。

    “建强啊,想死还是有点早了。”

    令爷也并没有变化,依旧是那副沙哑淡定的嗓音,只是这次不是在我脑海中响起,而是像普通人说话一样从我传到了我耳朵里。

    “鬼啊!”这次轮到年丽娜尖叫了,为什么女的看见鬼魂之后第一个反应都是这样?我记得她不是一直都很彪悍的么?我也没空想那么多,因为此刻出现在我们几个面前的鬼魂,是一个老者。

    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老者,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我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我和二麻子此刻都忘记了一切,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而他,却是满脸微笑地盯着我们俩,完全无视了还站在一旁的年丽娜和她弟弟。

    “令爷?”呆了许久,我试着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老者闻言仰天大笑,抬手捋了捋垂到胸前的那一把白须。

    “哈哈哈……怎么?老子变成了人样,你们就全都不认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