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死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2765字

    (新书起步,求推荐收藏!)

    手术台上的尸体,或许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因为整个看起来,说是人形怪兽可能更为合适。

    铁雄的尸身,哪里还有半点遗像上意气风发的形象!头发枯黄卷曲,而且落得只剩下寥寥数撮;全身的皮肤完全看不见原本的肉色,反而被幽幽的菜青色取而代之;面色漆黑、肌肉深陷,粗大的经络狠狠暴起,如同一团被保留头部形状的焦炭,端的是无比恐怖!更吓人的是,在铁雄的嘴角,两颗硕大的獠牙图突突地翘在唇外,与电视里的吸血獠牙何其相似!

    白起心里暗暗叹息:铁雄再厉害,终究是个普通人。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被下这种阴狠恶毒的青獠蛊!摊上这种东西,哪怕就是被送到这世界上最好的医院被最高规格看护,也决计难逃一死!

    在两千多年前的时代,白起也是在神农经上研究当世巫蛊的时候,看到过关于青獠蛊的描述:以湿阴之地百年腐尸为引,配以地红、生附子、生川乌、生草乌、千足蜈蚣、七彩蜘蛛、青獠蛊虫等配以巫符炼制,粉状,色青。中此蛊毒者,日遭万蚁噬身之痛,七日内化作青面獠牙、遭怨念冲顶而往死。青面獠牙,跟铁雄现在的情形正是一模一样。

    白起不动声色,望向旁边的虎目含泪的刀哥:“看样子,铁老大是中毒死的?”

    “我、我不知道。”刀哥显得无比沮丧,“我们找了全国很多著名的专家,他们都查不出铁哥到底是怎么了,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中毒!但是我知道,这一定是被人害的!天杀的!要是让我揪出了这是谁,我一定要将他扒皮!抽筋!碎骨!凌迟!让弟兄们生饮其血!妈~的!混蛋!”

    刀哥骂骂咧咧,铁雪菲在一旁却哭得差点昏阙过去。

    白起眼明手快,快步走到铁雪菲身后,托起她的身体,右手隐蔽地往她脖颈上一摁,铁雪菲顿时沉沉睡了过去。

    “刀哥是吧?你们大小姐应该是累了,你先带她出去吧。这里交给我,给我半个小时,我还你一个意气风发的铁老大!”

    “小子,你确定你能行?”刀哥试探性的发问,明显对眼前的年轻小伙儿不太信任。

    “你走?或者我走?”白起没有直接应答,只是淡淡的问道。

    “算你狠!我走!只不过,请兑现你说的话,不然,我不保证我的兄弟们在这里做出什么不快乐的事情!”

    说完,刀哥抱着铁雪菲,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出去。

    “这小伙子,人倒是不错,就是性格直了点。须知,过刚则易折啊。”白起摇摇头,老气横秋地评价道,完全忽略了,其实自己现在也就是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而已。

    半个小时后。

    遗体化妆间的窗帘拉开了,门也从里面打开了,白起面带笑容地走了出来。

    在门外,满满当当地挤满了人,大多是铁帮的铮铮汉子,也有殡仪馆的全部化妆师,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只因白起留下的那句话:“给我半个小时,我还你一个意气风发的铁老大!”

    人群的最前方,刀哥一把抓住白起的手,问道:“小兄弟,怎么样?成功了么?”

    看着刀哥焦急而又等不及的模样,白起忍不住想笑:又不是去相亲,干嘛整出这幅模样?这种恢复工作完全是小菜!要不是怕速度太快吓到你们,我就不会在房间里多呆那二十九分钟了。

    “嗯,好了。”白起故作疲惫地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珠。

    “我、我就信你一次!”刀哥强作镇定地说出这句话,扭头奔进了化妆间。

    “耶!我就说了吧,白哥一定能搞定的!哈哈,白哥我爱你!”人群当中,潘华的声音显得无比高调和嚣张。

    “滚!我不近男色!”白起骂道,分开人群就打算离开。

    可就在此时,只见刀哥转身又从化妆间跑了出来,冲白起的背影大声喝道:“白起!站住!”

    这一下,不仅白起停住了脚步,刚从恐惧中走出来的殡仪馆的一众人,更是噤若寒蝉。

    难道,白起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就在众人疑惑时,但见刀哥一个大跨步跑到白起面前,堂堂八尺男儿,就这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刀哥,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刀哥这一举动,可是吓坏了铁帮的众位弟兄。原本还凑在门口等结果的黑衣大汉们,纷纷跑了过来,就想先把刀哥拉起来。

    不料刀哥大手一挥,皱眉骂道:“都给我滚后面去,跪下!”

    黑衣大汉们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铁哥不在了,刀哥的话就是最高指令。于是,哗啦啦,跪出了一大片黑色风景。

    “白起,白兄弟,谢谢你,你是我们铁帮的大恩人!我们代表铁帮,感谢万分啊!”

    “刀哥,男儿膝下有黄金,随便下跪,可不是男人本色!起来!”

    白起单手拉着刀哥的手臂,轻轻一抬,刀哥只感觉无从抗拒的巨力从臂膀上传来,八尺壮汉愣愣地被提了起来。

    刀哥眼里的震惊,白起尽收眼底。不动声色地拍了拍刀哥膝盖处的灰尘,白起说道:“听我的同事潘华告诉我,铁帮虽然是WG的巨头社团,但一直以来都是严以律下是非分明,铁哥生前更是WG市民众的黑色保护神,所以,让他体体面面地走,是我们应该做的。更何况,雪菲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他的父亲,也算是我的亲人。于情于理,我今天做的都很应该,不用谢我。你们也都起来吧。”

    跪在地上的黑衣大汉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动。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耳朵都聋了不成?白兄弟都让你们起来了,还跪着干什么!”刀哥怒骂道。

    原本跪在地上的黑衣大汉们顿时麻利地站了起来,只是神情都有些委屈:刀哥,不是你让跪的么,你都没开口,我们怎么敢站起来?

    白起微微一笑:“这不就对了!都别在这里站着了,该干嘛都干嘛去,别耽误各自手头上的事情。”

    “白兄弟说得对,该干嘛干嘛去。张海、陈斌,你们安排人用最好的灵柩接大哥出来!其余人,都先回灵堂候命。”刀哥的指令简短有力,突然一拍脑袋,“对了,这里谁是潘华?”

    潘华兢兢战战地走了出来,小声说道:“刀哥,我是潘华!”

    “哈,好兄弟,你讲的好啊!我们铁帮不仅是非分明,恩怨也分明!这次要谢谢你向白兄弟说情,你对我们有恩哪!兄弟们,记住,以后潘华也是我们铁帮的兄弟,大家有福同享!”

    刀哥有力地手拍得潘华痛得龇牙。不过,痛并快乐着!

    ……

    偌大的灵堂之上,已经摆满了来自WG黑白道各界的花圈和花篮,二十条挂着长长挽联的白色氢气球,缓缓地飘荡着,仿佛在摇曳着一支招魂之舞。刀哥和铁雪菲,作为铁哥在世时最得力的助手和最疼爱的女儿,此刻正在家属区跪谢来自各方的吊唁。

    突然,一位褐色短发的黑衣人跑了进来,附在刀哥耳畔轻声说了些什么,却只见刀哥愤怒地拍地而起:“王八蛋!这该死的王八蛋居然还有脸来铁哥的灵堂,TMD!让我砍了他!”

    “哈哈哈,刀哥呀,这么久不见,火气还是这么大?悠着点,人老了,要学会修心养性,要不然,这里很快又要帮你摆上一场。”

    “狗嘴吐不出象牙!王八蛋,铁哥英灵不远,我先提你的狗头作祭奠!”

    刀哥须眉顿起,就要冲上前去,但是却被身后一帮弟兄死死啦住:“刀哥,不要冲动啊,现在市局的曹局长和市委的要员都在这里,小不忍则乱大谋,千万要忍住啊!”

    “哟哟哟,我好怕呀!疯狗年年有,今天特别多!”铁雄的遗像前,一个身穿花衬衫,带着墨镜油头粉面的男子,叼着雪茄深深吸上一口,指着正前方的遗像,阴阳怪调,“铁哥,我羡慕你呀,走得早啊,不然下场可就悲惨咯,不被疯狗咬死,也得被疯狗气死!”

    在WG,敢在铁雄灵堂上如此放肆的人,只有一个——虎帮,靓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