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顾爷爷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747字

    铁雄的这场身后事,办的无比之隆重,追悼会加上葬礼,肖林亲自督办,足足进行了五天!

    按照WG的风俗,当人去世后,在举办葬礼当天,一定要有亲戚朋友陪着他,鸣锣敲鼓绕市区主干道走一圈,最后才能进行土葬或者火葬,意为陪伴他最后一次看完故土的风景;也让他在后人祭奠时,能够知道回家的路。

    铁雄出殡的当天,WG市的民众都疯狂了!不仅因为去世的人是铁雄,更是因为那场面,太壮观了!

    是日,一片晴朗,碧空如洗、万里无云。WG市最繁华的的主干道上,只见一辆白色宾利改装成的灵车,顶着巨大的遗像行驶在最前方,铁雄生前最喜欢的座驾,奔驰S350,足足上百辆,跟随缓缓前行。其实属于铁帮的座驾也就只有五六十辆左右,剩下的,都是一些同样开着S350的民众,自发跟随。

    为了不扰民,肖林下令禁止敲锣打鼓。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车辆经过之处,无论是商务区或是住宅区,都会有熟悉或陌生的人提前准备好鞭炮,看见车队行过来,便开始燃放。沿途没有任何间断的鞭炮声,仿佛演奏者一支悲壮的葬歌;而一路伴行红色鞭炮屑,如同传说中的彼岸之花,一路引领着铁雄,迈入极乐之境……

    一个黑帮老大出殡,能够造成如此大的场面,甚至惊动了省台的各大媒体。不过碍于铁雄的特殊身份和在民众当中的特别地位,这些报道最终都被压下,不了了之了。

    随着铁雄下葬以后,WG黑白两道都接到消息,铁帮肖林顺位成为铁帮的第二位龙头。本事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在某些知情人耳中,隐隐听出了风雨欲来的感觉。

    跟铁帮的轰轰烈烈截然不同的是,虎帮上下这五天过得是无比提心吊胆。直到医生终于出来结果,说虎帮的老大靓虎已经顺利度过危险期,大家的心里才重重舒了一口气。

    蓝湾家园,应该算是WG比较古老的一个住宅区了。

    华灯初上,一辆奔驰S350平稳地开了进来,行驶到靠近的东大门的单元楼下面,缓缓停住。

    “好了刀哥,就在这里了。”白起打开后座的车门走下车,从车尾箱内拎出一个偌大的行李箱。铁雪菲也跟着走下车,站在副驾驶位置的窗外,听着肖林殷殷嘱咐。

    “好了丫头,我就把你交给白起兄弟了,学校的事情我这两天就会帮你搞定,你的其他行李东西我也在明后天就帮你送过来。我说白老弟,我家水灵灵的雪菲就交给你了,别让我知道你欺负她,不然,要你好看!”

    “好,遵命!”白起难得地露出顽皮的神态。

    “好了,我们走了,到时候电话联系。”

    来得快,走得也快。白起和铁雪菲目视着车尾转弯消失在眼前,才扭过头相视一笑。

    “好了雪菲,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走吧,我们上楼。”

    白起的家住在三楼,不算高,也配备着电梯,很是方便。

    “叮咚……”

    门铃摁了几下,才听到里面一个不算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谁呀谁呀?”

    听到熟悉的声音,白起脸上悄然露出了一个温情的笑容,大声回应道:“爷爷开门!是我!”

    “哈哈,你这死小子,愿意回来啦!”里面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高兴,很快打开了门,一张挂满笑容,却也挂满皱纹的脸,探了出来。看到门外白起旁边带这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老人家更是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哦!小子,也不介绍一下?”

    “爷爷,她叫雪菲,是我以前在孤儿院的妹妹,也是铁雄、铁老大的女儿,从今天开始,就住在我们家了。雪菲,这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顾爷爷。”白起介绍道。

    “顾爷爷您好,我是雪菲。给您添麻烦了。”铁雪菲红着脸,乖巧的打招呼道。

    “哎哟,不麻烦不麻烦!来来,赶紧里面坐。”顾老爷子赶紧把门敞开,迎接着铁雪菲和白起进入房间。

    铁雪菲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的房间,居然可以如此雅致。

    打开门第一眼的看到的,是一副裱在墙上的巨幅《迎客松》,画上提诗到:绿烟浮动玉云端,苍翠迎风笑客难。名利无人能看破,我独傲啸海山间。落款是小篆的印章,依稀可分辨:顾青立印!

    转身进门,就能看见一套看起来很有年头的红木家具。虽然房间里也有电视机、冰箱等现代家电,但是却被巧妙地组合出一种别致的古韵古香。

    “哇,顾爷爷,你们家太漂亮了!”铁雪菲欢呼雀跃的说道。想起自己以后就会住在这里,每天还会有白起哥哥陪着,感觉,真的很幸福呢!

    白起把行李箱拉倒一个精致的小房间:“雪菲,以后你就住这里了。先收拾一下吧!”

    “嗯!”铁雪菲很是兴奋。

    趁着铁雪菲收拾房间的当头,白起把自己跟铁雪菲的关系前因后果简洁地讲给了顾爷爷——顾青立,顾青立才恍然。

    “爷爷,你不会怪我先斩后奏吧?”白起笑问道。

    “你小子,先斩后奏的事情还办的少?懒得跟你计较!”顾青立笑骂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儿啊,也怪我,要不是这几天人民医院硬是拉我过去折腾了几宿,铁雄出殡这么大的事情我应该亲自到场才是。”

    “人民医院?爷爷,虽然你以前号称WG外科一把刀,但是你已经退下来这么多年了,而且现在还是青山殡仪馆的馆长,按理说,有什么事他们也不应该找你啊!”白起疑惑道。

    “这一次是有些麻烦。铁雄是铁帮的龙头你现在知道了?但是你知不知道铁帮还有个最大的对头,叫虎帮的?”顾青立正色道。

    “我知道啊。”白起听到这,已经大概猜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顾青立自顾自说道:“这虎帮现在的老大、叫什么靓虎的年轻后生,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身上的骨头几乎被尽数错位,差点没在医院里过去!这个虎帮可不比铁帮,这可是一群什么事儿都敢做的乌合之众,如果让那个靓虎死在医院,那可真就麻烦了!”

    白起皱了皱眉。没有想到当日一时念起放过他们,还会留下这么大的后遗症。

    “爷爷,那后来呢?”

    “后来?哈哈,白起,说到这爷爷真得谢谢你,幸亏有你上次捡到的那本医书啊,我才堪堪把他救了回来!也不知道写那书的人是谁,当真是神人!”顾青立眼里充满了敬仰之色。

    白起附和地笑笑。既然是神奇的医术,哪有这么轻易地被随便捡到?那是白起从神农经里誊写出来的一些外科医术,想着给自己这当了一辈子外科医生的便宜爷爷更多一些灵感和突破。

    “我听说一起有将近三十个人受伤了吧?其他的人怎么样?”白起不动神色地问道。

    顾青立看看白起:“连你都听说了?看来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二十四个人,都是整整齐齐断掉四根肋骨的,这个倒还算简单,医院里外科主任老钱做了三个手术以后,后面的那二十一个,都让那些实习医生参照着蓝本手术完了。只不过另外的一个姓廖的,有些奇怪。”

    白起问道:“他怎么了?”

    “他伤的很重,四肢的主神经都Ⅴ度损伤。本来我们都把他送上手术台了,可是却被一个暴力的男人冲开了手术室,还喂他吃了点什么,然后抱起他就要走。”

    “那后来怎么样?那个男人是谁?”

    “当时我们都报警了,结果出来一个老头,说那个男人是廖姓病人的父亲,让我们放他们走。”

    “那你们就放人走了?那可是重伤病人!”白起惊讶道。

    顾青立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医院真这么草率?不是我们不想留,而是没办法留。”

    “为什么?”

    “你知道那个拦住我们的老头是谁么?那是虎帮的开山老大——杨虎!”

    正说到此,房间里传出了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白起哥哥,顾爷爷!我的房间收拾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