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绑架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261字

    (求推荐收藏。也感谢所有支持的朋友!)

    “刀哥,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严重么?”白起严肃问道。

    “倒不算太严重,有几个场子被砸了,伤了十几个弟兄。虎帮这群杂碎太TM无耻了,趁着我们铁帮交接的这会份儿上防备力量不够,居然搞突然袭击!更卑鄙的是,我们找回去的时候,他们竟然提前报了警,十几辆警车守着他们的场子,硬是把我们逼了回来!白起兄弟,我担心他们那些兔崽子不按常理出牌,来找雪菲的麻烦,你一定要小心!”肖林在电话那端细细叮嘱。

    “我知道了刀哥,放心,我会照顾好雪菲的。拜。”白起收起电话,嘴角扬起一丝嗤笑:虎帮,看来上次被收拾得还不够啊!你们最好别来找雪菲的麻烦,不然,你们会很麻烦!

    虽然白起自信雪菲在自己的保护下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白起还是决定,为铁雪菲制作一件专门的护身符。

    制作护身符,若放在两千多年前,白起是没这个能力的。

    想当初,白起是享誉天下的秦国大将,是攻城拔寨无往不利的战神,同时也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但再厉害,也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可到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白起却不能仅仅用普通人定义了。不仅一朝重生,而且身上还发生了很多无法常理解释的神奇事情!

    这种神奇,最初表现在白起的丹田之上。一次无意的运功内视,白起居然发现自己的丹田之上漂浮着一把精致无比的古刀!刀柄处是一狰狞龙首,刀身颀长而霸气,一条细长的血槽贯穿刀刃——正是当年的帝刃!除此外,七彩的璀璨星雾像似有灵性一般,带状盘旋其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

    帝刃在丹田的出现白起完全不能解释,但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白起现在的身体无比坚韧,而且随时可以化身躯的任何一个部位为利器!与此同时,以前阅读天机册时所遇见的、在当时无法理解的疑惑,现在也突然像被点破的窗纸,迎刃而解!

    当初自己无意所得,而后尽数记载心得的天机册,白起一直以为,那是可以战场推演天机的无上之物,可到现在才发现,太肤浅了!天机册,原来不仅可以推演天机,更是可以修炼到掌控天机的玄道至宝!

    白起突然感觉,自己的重生,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而此时,白起正打算用天机册里领悟的符篆能力,为铁雪菲制作一件护身符。

    这可不是像一般寺庙里求来的,心理感受大于实际价值的东西!

    这是真正具有护身能力的神奇之物!

    WG市中学的放学时间都很统一:下午五点整。

    17:00。

    很准时的,白起出现在二中的大门口。

    远远地看见铁雪菲跟同学们说说笑笑地走出来,白起正准备上前招手,却发现校门口一阵骚乱,异变突起!

    一台金杯面包车横冲直撞地闯到校门口,在学生们惊慌躲避中,车门拉开,六个彪形大汉冲了出来,目标明确地直朝铁雪菲而去。

    铁雪菲也明显感受到来者不善,脸色大变地朝校门外跑去。同时,四位身着黑衣的大汉从另一边奔跑着朝铁雪菲迎过来,当头一人朝着铁雪菲身后暴喝道:“毛头,你们虎帮做得太无耻了!”

    “看来刀哥还是留下了伏笔啊,不愧是老江湖。”白起心里赞道,自己却远远站着,并没有任何行动。

    因为白起感觉,真正的威胁,并不在这里。

    果然,正当虎帮和铁帮的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早已停在马路的边的另一辆小车,副驾驶位的门打开,一位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直直走到惊魂甫定的铁雪菲身边。

    校门口人很多,也有很多人在留意着这场打闹事件的主人公铁雪菲。只见那中年男人低头在铁雪菲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绅士地伸出手,搀着显得有些乏力的铁雪菲上了车。

    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铁雪菲被熟人接离开了。而只有眼力如白起才能够看得清楚,那中年男人走过去时,是出手电地一记手刀先敲晕了铁雪菲,然后才用过人的臂力搀着铁雪菲如同正常行走的样子上的车!

    不是自家人!但是无疑,是个高手!

    “陈志,今天算你好运,我毛头哥不跟你玩了,下次见面,一定给你好看。”

    六个人对上四个,事实上半点便宜都没占到,但是毛头依然得瑟的叨叨,匆匆跳回金杯车,绝尘而去。

    以陈志为首的铁帮四人,冲着离去的车鄙夷地唾了一口,然后转身寻起他们大小姐的身影来。

    可此时,哪里还能见到半点铁雪菲的影子?

    WG市近郊。杨虎的别墅内。

    “我说老廖啊,你这么明目张胆地把铁家大小姐绑我家里来,就真不担心给我这把老骨头添麻烦?”杨虎看着躺在沙发上,依然昏迷不醒的铁雪菲,笑问道。

    廖东来捧起一杯茶,品上一口,说道:“老杨,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我就不喜欢你老来虚的。要知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把她留在这里,一来可以帮你打击你的死对头,二来也可以用来引出那个白衣面具人。看着你家小子那样,你就不心疼?”

    “哈哈哈,你不喜欢我的虚,可我就喜欢你的直!”杨虎不以为然,哈哈大笑道,“我说老廖,咱们猜猜,现在铁帮里面,会不会翻了天了?”

    杨虎这话还真没说错,当陈志四人把铁雪菲失踪的消息告诉肖林的时候,肖林的暴怒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让你们四个去保护雪菲,是因为你们四个身手好,脑子灵活,但是你们今天是怎么了?脑袋被驴踢了么!当着面还把雪菲弄丢了!铁老大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果她有半点的损伤,我下去怎么跟铁哥交代!”肖林怒不可歇!“还有,白起呢!他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白哥?我们没见到他呀!”

    “你们的帐,一会我跟你们算!”肖林气呼呼地掏出手机,拨通白起的电话。

    “@#$%^&”

    一首英文版的“亡灵战歌”,突兀地响起在杨虎别墅空荡的大厅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你电话。”

    “你电话。”

    杨虎和廖东来几乎同时朝对方说道。

    “不好意思,是我的手机响。”隐在暗处的白起以最快的速度带上虎纹面具,掩饰住身份的同时,也同时掩饰住自己的满脸的尴尬:太丢脸了,居然忘记了这一茬!

    “是谁!”廖东来不愧是古武高手,手中茶杯迅速往桌上一摆,立刻进入了备战状态。而杨虎身上,此时也没有了老态,警戒地看着四周。

    “咳咳……”只见大厅当中一阵看得见的的空气波纹晃动,一个白色的身影鬼魅地飘了出来。

    不光杨虎,饶是廖东来,都被眼前这景象吓了一跳。

    白起先看了一眼昏沉在沙发上的铁雪菲,而后看着眼前的二人,声音悠悠道:“听说,你们在找我?”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儿子廖正良和虎帮的靓虎,是不是你伤的!”虽然眼前男人的出现带给自己深深地无力感,但廖东来还是很快调整了状态,恨声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的。只是,你难道不觉得,我下手轻了么?”白起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感情色彩。

    “你没杀他们,我感谢你,但是你却让他们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身不如死!你到底是什么人!”廖东来追问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但是,你不该动我保护的人!你也姓廖?你是廖正良的父亲?在当代的苗疆廖氏里,你是什么位置?”

    虽然廖正良提起过,这个白衣面具人跟廖氏有些关系,但是亲耳听到白衣人说起,廖东来还是感觉心中一震。

    “我是正良的父亲,苗疆廖氏当代家主,廖东来!敢问,阁下和我们廖氏到底是何关系?”

    杨虎在旁也是陪笑道:“对啊,不要一家人错会一家人了。”

    “我有跟你说话么,虎老大!”白起的声音冰冷如实质,让杨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廖东来,廖家主!你说的没错,我跟你们廖家是有很深的渊源,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说也罢。”

    “可否知道前辈名讳?”

    “我姓白。”

    “姓白?”廖东来更笃定了心中的猜测,“阁下是白起老祖一脉么?”

    “啊?啊、算是……对,我就是!”这个问题让白起回答得当真是纠结。

    “以白起老祖和我们廖家老祖的关系……难怪阁下说跟我们廖家有很深的渊源,也难怪阁下会对正良手下留情了。”廖东来恍然道。

    “叙旧的话就不多说了,廖东来,我就问你一句:你一定要参合到铁帮和虎帮的争斗里来么?我记得,这跟你们‘不入俗世,与世不争’的家训很不符啊!”白起满是深意地问。

    “这个……廖氏隐世太久了,我们也需要寻求发展……”廖东来有些尴尬道。

    “所以,你就找上了虎帮?如果我说,铁帮也可以同样给你想要的条件,甚至更好,像靓虎这样的败类,你还会护着他么?”白起深邃地目光望向廖东来。

    “阁下,我跟虎帮是有些利益关系在里面,但更重要的是,杨虎曾经救过我一命!”廖东来正色说道。

    “廖家主,要不是看在你们廖氏的面子上,靓虎六天前就死了,而且会死的很惨!我说这些只想告诉你,你欠他们的,已经还了!如今两个帮派之间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