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护身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643字

    当白起拿出一条项链在铁雪菲面前晃荡的时候,铁雪菲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

    天哪,太美了!

    单看项链坠,那一把微缩无数倍的精致古刀!龙首为柄,张狂霸气;刀身颀长,钢中泛柔,璀璨的银色炫亮夺目!刀身之上,更有一道炫目的红色,勾勒出神秘的血槽。龙首之上,一根细小的链子巧妙穿过,整条项链晃出来,神秘的质感,足以吸引所有人惊艳的目光!

    “白起哥哥,这、这是送给我的么?”铁雪菲的双眼已经开始冒起了星星!

    “当然是送给你,不然,这个世界上还有哪家的姑娘能配得上这跟项链!”白起笑道,“来,我来帮你带上。”

    “嗯!”铁雪菲重重点头,兀自挽起了脖后的长发,让如玉的颈部暴露在空气中。

    白起走到铁雪菲身后,轻柔地将项链戴在她脖子上。

    项链刚带好,铁雪菲便兴奋地跳转身来:“白起哥哥,好看吗?”

    白起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铁雪菲:身着一件简单白色T恤,发育远超同龄人的峰度将T恤高高撑起,项链坠的刀尖堪堪垂在V领正中央,炫亮的银色和如凝脂雪白的肌肤相配益彰,青春洋溢的气息中透着丝丝神秘高贵的色彩,再配上精致的五官,简直完美得无以复加!

    白起都忍不住心脏重重一跳,由衷叹道:“好看,太美了!”

    “真的?嘿嘿,白起哥哥对我最好了!”铁雪菲得意地一转起了圈,快乐翩舞。白起恍惚看到,眼前的身影,和十几年前、草丛中快乐舞动的的红衣小女孩相重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缓缓涌上心头。

    “白起哥哥,这条项链是不是你专门为我买的?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谢谢你白起哥哥!么么!”铁雪菲欢乐得已经不能自已,甚至耍怪地朝白起抛起了飞吻。

    白起无谓地笑笑:“算是吧。来,雪菲,借你的手给我。”

    铁雪菲并不知道白起想要做什么,但却毫不迟疑乖乖地把右手递了过去。只看见白起一只手握住住铁雪菲的柔夷,另一只手有些失礼地从她的胸口捏住了刀型的项链坠,朝着她手上一扎。

    “啊!”铁雪菲痛呼一声,“白起哥哥,你干嘛!”

    “没干嘛,只是看你得意忘形,提醒一下你,这把刀不仅仅是刀的形状,而且还有刀的锋利哦,佩戴的时候要小心!当然,如果哪一天不幸遇到了传说中的流氓,还可以用来防身。哈哈哈,没伤到吧?”

    顶着铁雪菲嗔怪的眼神,白起哈哈一笑。而铁雪菲并没有看到,就在刀尖碰触到手心的那一瞬,一颗几乎微不可查的血珠应经被刀尖吸了出来,诡异地融进了项链坠。与此同时,刀刃上的红色血槽,隐隐一亮,更显得加红莹剔透起来。

    这时,白起心里才真正放下了一块石头:经过这么一次滴血认主,刀型坠链才完整地成为了铁雪菲的护身符。

    真正的护身符!

    当白起回到青山殡仪馆,发现殡仪馆居然又出现了一周前的盛况:门前的停车位被满满当当的车堆满,馆内最大的灵堂内,两张巨大的遗像,一老一少,容貌竟似如此的相似。

    杨虎!杨靓!

    如此戏剧化的父子同堂,有一种说不出的讽刺。

    “白哥白哥,你终于来了!”白起刚走进殡仪馆,便被正准备打电话的潘华看到了,远远招呼道。

    “一边去!都干嘛呢,在馆内大呼小叫的!”白起笑骂。

    “刚想给你打电话呢白哥!天哪,我都……”潘华一边迎上来,一边心虚地瞅了瞅四周,探头附在白起耳边说道,“我都快被虎帮的那群家伙折腾死了!”

    “你应该也看到,昨天晚上虎帮的新老龙头都死了,死在了自家的别墅。杨虎好像是被人捏碎了喉软骨,死的时候憋得满脸满眼都大充血,惨不忍睹;他家小子靓虎也好不到哪去,几天前听说他受重伤全身骨头错位,好不容易被我们顾老爷子治好,但真的是厄运难挡,这一次,再度被搞成了骨头错位,而且比上次的更严重。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靓虎一不小心,就没撑过去,挂了。可问题是,除了白哥你之外,我们十来个化妆师之前从来没处理过这种怪异的死状,而他们两个又是身份特殊,我们没把握完全恢复好,所以,就等着白哥回来救场啊!”

    白起哑然失笑:自己造成的这种死状,普通人的确会感到束手无策!

    “虽然我不喜欢他们,但是我们做殡葬的,也有我们的职业道德,放心,没事,就交给我了。”

    让死者体面地离开人世,为他们的人生画上叹号而非句号,这是今生白起从选择做遗体化妆师起,便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原则!

    “嘿嘿!谢谢了白哥!就知道您老人家一定可以妙手仁术、回转乾坤、颠倒黑白……”

    “停停停!再下去就‘是非不分’了!叫你小子平时多读点书!”看着潘华嬉皮笑脸地凑过来,白起连忙打断道。

    “嘿嘿。”潘华不好意思地搓搓手,继而说道,“白哥,你说这**是不是真这么邪?当黑帮老大就注定不得善终么?先是铁老大,现在又是虎老大和虎哥,怎么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呢?”

    白起笑意盈盈:“华子,我说,你是黑帮老大么?”

    “不是。”潘华诺诺。

    “那你想当黑帮老大么?”

    “额,这个……不想。”

    “哈,那黑帮老大是否不得善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

    一个小时后,就当白起将面容安详,仿佛熟睡中的杨家父子交给潘华时,肖林的一个电话让白起微感意外。

    “白起兄弟,有件事情,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出身大世家的子弟?是不是有高手在暗中保护你?”

    白起一愣,老实回答道:“刀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你应该知道,我是孤儿,从小都是。”

    “我也知道,但是……”心中的团团疑惑挠得肖林几欲发狂。

    市局的曹局长刚才才找过他,说起一件奇怪的事情。

    在杨虎的别墅里,除了那些昏倒在各处的护卫和保姆外,其实在杨虎的死亡现场,还有一个重度昏迷,却不是虎帮成员的男人。

    这个男人明显身份斐然,在医院的病房被护理苏醒后,很快便被省里来人保释了出来。

    他在离开时,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说了一句,杀死杨虎和杨靓的,应该是一个姓白的白衣蒙面人,而且评价是:人力不可敌!

    听肖林一解释,白起已经明白,廖东来并没有完全透露自己的身份。当然,当时自己带着面具且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

    “哈哈,刀哥,你不会认为那个姓白的蒙面人是我吧?虽然我挺不待见虎帮的这群人,但如果他们不主动来找我麻烦,我也不去刻意招惹他们。更何况,我一弱小子,赤手空拳的,双拳也难敌四手啊。”

    “这倒也是。其实我也听说过你这个‘白’姓的来由,白起,挺有意思的,哈……哦,不好意思啊白起兄弟,我就一粗人,不要介意哈!我只是很疑惑,这个姓白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虎老大和靓虎?是寻仇?是偶然?还是在特意帮我们铁帮?”

    “刀哥,别想太多,如果真有这么个人在帮铁帮,也不见的是件坏事。至少,现在的虎帮已经处在群龙无首的境地,对于铁帮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啊。”

    “哈哈,对对对,你小子说得对,这才是件大事,差点被那些旁枝末节的东西给扰乱了。看来,我得要要好好部署一下了……铁帮……虎帮……哈哈……”

    白起轻轻收起了电话。WG黑道,只要一个老大,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