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杨家大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344字

    (点击,收藏,统统的……良民!)

    “什么居然是你?老先生,我们以前见过?”白起看着眼前这位陌生的却气质儒雅的老人,疑惑道。

    “你……你……你们……”程长青激动得手指颤抖,重重指了指白起,末了又指朝顾长青,脸上的神情五花八门变换得厉害。

    “大橙子,大橙子,你这是怎么了,可不要吓我!白起,赶紧的,扶你家程爷爷进门去。”顾青立一把抓住程长青的胳臂,示意白起一起将程长青扶进房去。

    “不用——顾青立,亏我们相交多年,你是瞒得我好苦啊!”程长青毫不领情地推开顾青立的手,气呼呼地说道,“枉我一直把你当作至交好友,你却是耍着我玩儿呢?可怜我还像个傻子一样向你炫耀那位能施展‘玄龙百变’的青年,让你假装不知道!他是你的孙子你能不知道?!简直要气死我了!你简直比牛的那啥还能装啊!”

    玄龙百变?白起?

    这回顾立青是彻底迷糊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白起,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起算是明白了,原来自己在二中门口的施针的那一幕,全被眼前的老爷子看在眼里啊。

    顶着顾青立疑惑无比的眼神,白起耸耸肩,轻松笑道:“爷爷,我那两下子您还不知道?我今天啊,也就是在是去接雪菲的路上见义勇为了一把而已,针灸?还是您教我的呢!至于程爷爷说到什么龙什么百变的,我也听得迷糊啊。”

    “你这死孩子,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你学的那两下子针灸,还效仿着去救死扶伤?你挺能耐啊!你知不知道如果用得不好是会害死人的!”顾青立须眉顿起愤怒地责骂道,转而望向程长青,“大橙子,这次你可真是看错了,白起这小子的针灸还是我教的,他那两下子哪会什么玄龙百变?神奇?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看着顾青立不似作假的斥责,和白起虚心受教的诺诺,反倒让程长青感觉不好意思了。

    “老骨头,算了算了,别对小辈发这么打脾气,你看吧,其实这也怪我,你也知道,这人一上了年纪吧,眼神确实会有些不太好……来来,家里有酒没?喝酒,向你赔罪!”

    “哈哈,大橙子,这你可问对了,在我家,别的没有,但从不缺酒!你知道,我也就好这一口……白起,赶紧下厨,多加两个下酒菜。”

    “程爷爷,您请坐吧。白起哥哥,我来帮你……”

    “老骨头,你家这一龙一凤,还真的是金童玉女啊!羡慕哟……哈哈……”

    就在顾青立家中二老 二少餐桌之上推杯换盏其乐融融的时候,青山殡仪馆,虎帮杨虎杨靓的灵堂,正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吧嗒、吧嗒……”

    灵堂外,沉重的皮鞋撞击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渐渐清晰出现在大家的视线范围。

    “有客到!”站在灵堂外的门童传话道。

    “滚开!”来客的声音压抑而冰冷,伸手毫不客气地将门童推飞出去好远。

    “哎呀,你怎么这样,你怎么打人呀!”门童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被摔疼的屁股,厉声尖叫。灵堂内,也陆陆续续有人跑了出来,挡住了这个魁梧男人前进的路线。

    “站住!你是谁?居然敢在虎爷和虎哥的灵堂闹事!”一个手臂上系着白绫的虎帮成员大声喝道。

    来客是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极为厉害的男人!身着紧身皮衣裤,极具流线和爆发力的肌肉呼之欲出,额前的一缕雪白刘海斜斜垂下来,稳稳地遮住了左眼。

    “庞吉呢!叫他出来!出来!”

    什么叫做狮吼音波功,今天这虎帮的哥们算是见识了,分明沉沉的一句话差点没把耳朵震懵。

    “什么人,敢来我虎帮的地盘闹事!”微带嘶哑的声音从灵堂内的休息室传来。正是庞吉。

    庞吉绝对算是虎帮的元老了,杨虎刚开始出来闯荡的时候,就有了跟班庞吉。慢慢的,随着虎帮的成立和不断壮大,昔日连小学都没毕业的混混庞吉,如今也宛然成了虎帮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大人物。随着杨虎杨靓一死,庞吉更是隐隐成了虎帮中的当家之人!

    “你的虎帮?庞吉,你好大的架子啊!你当杨家的人全死光了么!”

    来人不冷不淡地地回应道。

    庞吉正慢悠悠走过来,听到这话,正欲大怒,可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那张脸以后,却顿时面色煞白,说话都开始颤抖:“彪、彪少爷?您、您回来了?”

    被称为“彪少爷”的男人邪邪一笑:“怎么了庞吉,好像你不太希望我回来啊!”

    “哪里,哪里,我们现在虎帮上下,都在求着盼着彪少爷回来主持大局呢!老天开眼,您终于回来了,我高兴、高兴都来不及啊!”庞吉强撑着笑脸回答道。

    “盼我回来,盼我回来干什么?”这彪少爷刚还是笑意盈盈,这突然间脸色拉的无比吓人,“等我回来一个一个敲爆你们的脑袋么!谁TM能告诉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老爸会死!为什么弟弟也死了!为什么!为什么!”

    咆哮间,彪少爷发泄性的一拳打在了灵堂的外墙上,只听“轰”的一声,然后“哗——嘣、崩……”

    另外一间灵堂的某位男家属正在外面吐烟圈,可眼前突来的恐怖一幕,却惊得他直接把烟蒂倒吸进了嘴里!

    “啊!”

    实心的墙壁,居然被一拳捣出一个直径近一米的空心大洞来!

    “杨彪,不要冲动!”这时,灵堂外飞奔进来一个同样紧身皮衣,身材无限好的萝莉型长发少女,一把压住了某只还想继续发泄的拳头!

    眼前这位一举吓呆众人的彪少爷,正是已故的虎帮帮主杨虎不为外人所知、却又是心中最大骄傲的大儿子,杨彪!

    “不要冲动?唐雯,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知道这灵堂里死的人是我的爸爸和弟弟么!你知不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这两位亲人!仅有的两位亲人!如今都躺在棺材里了,你还叫我冷静!我去年买了个表!(WQNMLGB)”

    唐雯被杨彪突然的这一句粗口骂得满脸通红,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再刺激他:“杨彪,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你是我的伙伴,我也替你难受,但是你不要忘了,你是我们A组的力神,我们都不想看见你丧失理智。”

    “力神,去TMD的力神,”刚才还冷酷霸道的杨彪,此刻眼眶中居然有莹莹的泪光闪动,“如果不是因为从小力气超乎常人,我就不会被A组看中。如果不进A组,我就不会跟爸爸和弟弟分开——如果不分开,至少我还能用我自己的力量来保护他们!最不济,这里也可以同时摆上三副棺材而不是两副!我恨哪!啊——”

    杨彪仰天而啸,凄厉的声音传出去好远,好远……

    这名叫做唐雯的女孩刚想再说点什么,一位清瘦的男子走进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阻止道:“小雯,别打扰他,让他发泄出来,有好处的。”

    “队长,可是他……”

    “我曾经有过和他相同的经历,所以,我能明白他现在的心情。痛、悔、恨、怒……不足以表述万一啊。”

    就在这时,大厅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和奔跑的声音。清瘦男子眺目一望,无奈道:“这媒体,还真是见缝插针无孔不入……小雯,我们的身份不宜曝光,我们走。”

    唐雯却担心看着杨彪:“队长,那杨彪呢?我们带他一起走啊!”

    “他是死者的亲属,名正言顺没关系的。先走吧,晚点再来。”清瘦男子拉着唐雯,一个诡异的闪身,便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

    蜂拥而至的各路媒体,虽然被及时冲上来的虎帮成员控制在了灵堂之外,但是无数闪光的长枪短炮,依然定格住了灵堂前,杨彪威猛而冰冷地背影。

    “雪菲,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清晨,白起走出房间,见铁雪菲正看着一份报纸入神,便兀自走了过去,顿时,一副巨大的标题引入眼帘:《强势回归,虎帮新主再掀狂潮?》旁边的插画,正是一道冰冷孤寂的身影,和一道还在簌簌掉落墙渣的破墙。

    坦白说相片的质量不是很好,但是白起的目光依然多打量了几眼那个圆形的墙洞,心中叹道:“看来,我还是小瞧了。这个平凡人的世界,高手还真不少啊。”

    “白起哥哥,怎么就起来了,你昨天招呼两位爷爷到好晚,趁今天周六,多睡会嘛。”铁雪菲回过神来,向白起招呼道。

    话说昨天晚上,十来年不见,顾老爷子和程老爷子都兴奋地喝高了,最后醉到个个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幸好有白起在,把他们搬到床上顺便帮他们化解了部分酒气,不然两位都是年逾七十的老人家,酩酊大醉下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不太美妙的事情。

    “我一向早起惯了,倒是你,雪菲,平常上学你都要睡到踩点起,今天怎么反而起这么早,不像你的风格啊。”白起调笑道。

    “就知道笑我,”铁雪菲故意哼哼道,“你当我不想睡啊?刀叔昨天跟我约好,说今天一早要带我去买衣服呢。嘿嘿,白起哥哥,要不要一起去啊?把你打扮得更帅气一点,女孩子们就会像蜜蜂见到鲜花一样扑过来哦!”

    “得了得了,我怕被蛰成释迦牟尼。”白起故作胆小地摆摆手,“还是你们去吧,玩的开心点。”

    就在这时,熟悉的“亡灵战歌”从白起裤兜里响了起来。白起接通手机,听着电话那端传递着信息,自己一句话没说,但是面色,却是一点一点沉了下来。

    收起电话,白起苦笑地望着铁雪菲:“老妹,看来今天你这衣服是买不成了。刀哥出事了。”